— 松风+:.゜(*゚∀゚*)゜.:。+ —

【赤安】蚌与沙07

07 Deep River

 

 

20号公路在夜晚人烟稀少。安室把车子停在附近,自己钻进公共电话亭里。他检查了一下环境安全,便拿起话筒。

琴酒和伏特加在波洛咖啡厅做的小手脚,他在他们走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安室猜到这是组织施压的方式,也不打算拆穿,但既然面临怀疑,就不得不更加小心行事。他已经和风见约定了尽量不用手机传递情报。

那一边很快接了起来。“喂?”出于谨慎,安室没有自报家门。

“是我。”

风见的嗓音带有微妙的犹豫,安室敏锐捕捉到这一点:“怎么了?”

“没、没什么,您稍等一下……哇啊!你干什么!!”

近似于扭打的撞击声和风见震惊的抗议声,然后电话里静了下去。安室不禁吃了一惊:发生什么事?那边遇到袭击了?!

但很快,一个新的声线解开了他的所有疑惑,同时也让他的心脏一下子猛跳起来。

“抱歉啊,安室君。”

——赤井!!安室咬住嘴唇。

电话里的男人接着说:“风见君正巧在我这边商量今后的联络问题,刚刚他不留神绊了一跤,不过没有大碍。”

知道赤井肯定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安室又好气又好笑。“快把手机还给风见。”他责备地说。

“关于联络机制的事,”赤井无动于衷地继续,“我想还是直接和你商定比较快一些。”

“对不起!降谷先生!”背景里传来风见懊恼的喊声。安室叹了口气,心知只要电话攥在赤井手里,除非他主动放手,风见是绝对没办法抢回去了。

 

“除了波洛之外你有受到组织的监视或者跟踪吗?”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但不排除今后……”

赤井似乎早有所料。“知道了。我会想想办法的。”

“等等、什么叫想想办法啊!?”安室急促地制止,一只手攥紧了电话线。“知道我很危险的话就别自作主张地出现,不然我这么谨慎行事不就白费了吗!”

“这种话那天在我的车里你已经说过了。”

安室倒抽一口气,一想到风见和其他人可能还在旁边听着,不禁更觉羞耻。然而赤井浑厚的声音就在耳畔,时刻动摇着他已经下定的决心。

这种感觉,比起苏格兰死去、他在组织内部陷入孤身一人境况的那段日子还要难熬。

两人简要商议了接下来各自的行动方针,原本要交代给风见的话,也都让赤井带到。安室知道他们两人都在拖延着,寻找着冠冕堂皇的话题,为的是再多听一分一秒对方的声音;他们都在避而不谈,避开那个核心——这种状态要持续到什么时候?透过电话亭玻璃,空无一人的公路向着黑夜中的地平线延伸,远山上方星河安静地流淌。安室终于狠了狠心:“就这样吧,我要挂断了。”

“等下。”

他的手在空气中艰难地停滞,不,不要问,拜托不要问——然而他听到赤井说:你是不是被组织分配了什么新的任务?

安室觉得心脏静止了一秒,然后又缓缓重启。不管沉默还是说任何话,对赤井而言也许都能成为线索。“我不能告诉你。”最后他说。

赤井没有表示出什么,只是略作停顿,然后以轻柔但不容置疑的调子说:“不论如何,安室君,不要试图一个人扛住所有事情。你知道,我拼上性命也会保护你的。”

忽然间一股激流向上冲进安室的胸膛,让他喉头发紧,他想起赤井曾经说,自己是被他叼在嘴里的那块橡皮骨头,需要的时候丢出去就可以了;他想起他接下来要执行的那个任务,想起琴酒深不可测的眼神。

“我不需要你拼上性命保护我,赤井秀一!”他以几乎带着怒火的力道回答,然后将话筒掷回电话机上。

“……我要你活着。”

 

***

宫野明美在组织的视线之外有其他的藏身之所,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尽管最终仍因为轻信而失去了生命。

说轻信也许并不准确,她之所以孤注一掷参与了抢劫案,并寄希望于琴酒能遵守诺言,是出于要保护妹妹的绝望的爱。为别人拼上性命是勇敢的,但受到保护而活下来的人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安室将开锁的细铁丝收回口袋里,然后拧开了门把手。

找到这处藏身地点花费了他一番功夫,此前琴酒曾经找到过宫野的另一处安全屋,据说还差点顺藤摸瓜抓到雪莉的行踪。安室一直并不想与这对姐妹扯上利害关系,只是这次被下了命令,只有择机行事。

屋子里很整洁,富有女性气息,尽管因为几年的尘封而带上了陈旧气息。安室站在玄关犹豫了一下,在心里默念道:“明美小姐,打扰了。”然后迈开腿进屋开始了地毯式搜查。

那死去的姑娘将一切都收拾得体,仿佛她已做好准备再也不回到这里了,又仿佛她要在这里迎接谁,迎接崭新的生活。安室在翻箱倒柜的时候仍然十分小心,同时他的情绪始终浮在微妙的半空中,就像等待另一只鞋子落地的声音——他预备着有什么会突然掉下来,在他的心上狠狠砸个洞。

青年一边挨个检查客厅茶柜的抽屉,思绪移到了任务命令上。为什么琴酒会把调查宫野明美的事情交给他?按说他和明美并没有直接关系——而在组织里间接的关系,只有赤井。

假如琴酒的矛头,指向的并不是安室本身……

仿佛照应他的思路,安室在卧室发现了写字台被移动过的痕迹。地板上有一道被长时间压过造成的凹痕,那应该是书桌的原位置。他将桌子推回原处,露出了被桌脚盖住的一条粘合处。他沿着那里将地板撬开。

底下露出人工挖开一小块的空间,里面藏着一只盒子。安室把盒子拿出来,在打开的瞬间,他知道那另一只鞋子终于掉下来了。

盒子里露出一张合影,上面黑发男人的面孔他非常熟悉。

 

 

TBC

最近要回趟老家,下周再更~

评论(11)
热度(142)

2016-07-26

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