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09

09 直到变成南瓜为止


“爸爸!你有在听吗!”

“啊??”

看到小五郎仍然盯着电视,少女挑眉叉起腰。“真是的!”她把手里的一张纸在他眼前晃着,“是町内会的通知啦!要不是我刚刚去查看了一下信箱……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去帮忙啦?”

“哼!那种闹哄哄的夏日祭有什么好玩的,要去你们去吧!”

“那个,兰姐姐,我出去一下先……”

柯南转动把手一闪身从门缝溜了出去,背后传来兰的抱怨:“就快要吃晚饭了,不要玩太久啦!”他一边应着一边冲下楼梯,来到街上一转头,正好看到了安室。

“咦,柯南君?”

安室还是老样子系着围裙,正站在椅子上往店面的门窗上方贴一些装饰品,听到声音笑眯眯地朝他扭过脸来。“安室先生是在为夏日祭做准备吗?”

“对呀,店长觉得这是个推广招牌吸引客人的机会……花车会在整个米花町巡游对吧?到时候肯定会有许多人从这条街经过的。”

“这样啊……”

“怎么了?”

“其实本来是想问安室先生要不要一起逛逛祭典的,商店街那边晚上会有庙会。”柯南推推眼镜,“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呢?”

安室一愣,随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谢谢你,”他从椅子上跳下来,蹲下身把手掌放在小学生头顶上摸了摸。“但是我到时候要在这边做店里的工作,就不能和你们一起去玩了……如果遇到有趣的事,就等之后再讲给我听吧!”

他的笑脸滴水不漏,柯南也只好作罢了。

有趣的事,吗……

回到住处之后安室又回想起这个意味深长的邀请。多半是那个侦探小鬼又跟赤井打过招呼了吧,他们两个倒真是结成了牢不可破的统一战线……不过赤井那家伙也真是的,总拿小孩子来当挡箭牌,以为我这样就会心软吗?

然而,安室在心里知道,自己不愿去跟赤井碰面还有其他的原因。除了暴露身份的担忧之外,他现在也有些不确定,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赤井。

洗过澡的安室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进卧室,视线落在柜子抽屉。他拉开它,里面静静躺着之前从宫野明美的房子带回来的信封。安室盯了一会,猛地把抽屉关上,然后仰面把自己丢到床上,燠恼地叹了口气。

只要跟赤井沾边,麻烦就从来没有完过。

 

***

夏日祭比预想的还要盛大,到了晚上,5丁目这并不宽敞的街道也变得行人如织。波洛门口应景地挂起了日式灯笼,梓小姐在店里忙着,安室则在门口负责招徕生意。

为了配合气氛,安室这天穿了件水色细条纹的浴衣,扎起了袖子站在灯下,给过往游人发一些广告单和自制的小点心。不时有女孩子上来搭话,他便笑盈盈地向她们推荐店里的甜品。忽然身边响起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

“请给我来一份。”

安室吓了一跳。扭头一看,一个穿黑色浴衣的男人双手插在袖筒里,戴着狐狸的面具,看起来有些滑稽。然而从面具一侧垂下来的那绺熟悉的黑色卷发……安室张口结舌地瞪着对方。

“敬请惠顾。”他呆呆地把广告单递过去,狐狸男子道了声谢谢,站在原地,似乎是从头到脚打量了他片刻,然后就走掉了。安室一头雾水地望着那个背影。

——搞什么鬼?!

安室摇摇头,赤井的突然出现让他的脑子里乱起来。是要向他传递什么情报吗?执行任务中?还是说那家伙单纯只是想过来晃悠一圈?不管怎样,只能装作不认识、表现得自然一点了。

金发青年心不在焉地继续发着传单,无意识地望向赤井消失的方向,赤井早已混进人群无法找到了,他甚至怀疑刚才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恶,真想知道赤井在做什么!

不过那个狐狸面具倒是挺适合他的,虽然很好笑……

突然出现,又在别人回过神之前消失,这也太狡诈了。被好奇心和焦灼所折磨,安室感觉夏夜的气温似乎也升高了。就在这时冷不丁他又听到了相同的声音:

“请再给我来一份。”

安室手一抖,险些把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下。来人依旧穿着黑色浴衣,面具这次换成了假面骑士,和刚才一样双手抄着袖子优哉游哉地站在他面前。

安室直直地瞪着他,想用心电感应穿透那张面具。你到底来干嘛??他在心里呐喊着。

然而假面骑士赤井还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敬请惠顾。”安室咬着牙说,塞了份小点心到他手心里,指间互相碰触的时候,安室一瞬以为赤井要握住自己的手,可是并没有发生。假面骑士道了声谢,把点心揣到袖子里,又走掉了。

这个人是来讨嫌的吗!!当第三次看到戴着夏亚·阿兹纳布尔头盔面罩的男人走过来时,安室简直要愤怒了。

“梓小姐!抱歉你先帮忙应付一下这里,我去去就回!”

“咦等等、安室先生?!”

虽然有些抱歉但在她追出来之前他就闯进了人流里。一边在行人之间绕道向前,安室伸着脖子搜寻,很快发现了目标。“那边的夏亚!你给我站住!”他吼道。

戴着头盔像个cosplay玩家的男人听话地停下了,安室借着灯火能看到他嘴边带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你在想什么啊?”安室赶到对方身边,恼火地揪住他的前襟。赤井·阿兹纳布尔举起双手表示不反抗,依然微微笑着。

“抱歉,只是想多看你几眼。安室君,你穿浴衣很好看。”

安室一噎。“不要做奇怪的事,这样更惹眼了啊……”他敲了一下对方的头盔。“不热吗?”

“相比起穿高领衣服来说还是要凉快一点。”赤井说,“事实上,这一点也不惹眼。你看,没有人会注意的。”

他们环视四周,的确,奇装异服的人也不少,人们都沉浸在享受祭典的热闹气氛当中。回过神,安室发现自己被赤井拉到了路边,刚想抗议,眼前忽然什么罩下来,赤井把之前的那张狐狸面具戴在了他头上。

“OK,变装完毕。”

“这算哪门子变装……喂,你要带我去哪!”

“反正你都跟着我过来了,就顺便逛一会如何。”

这才是你几次三番故意路过波洛门前的目的吧,安室不甘心地意识到自己又跳进了圈套。但也许是四周漂浮的欢声笑语、迷离的光线和温热的香气,让他也不由自主放松了神经。

那天晚上,商店街的店主流传着一个传说,有个可怕的客人在射击游戏的摊位前面把架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打了下来,不过他只拿走了其中一个奖品,然后将它送给了身边的恋人。但对于安室来说,那天晚上就像做梦一样,在潮水般的人流中赤井牢牢地牵着他的手,他们玩着老套的游戏,说着和工作和任务都毫无关系的傻瓜话题,当所有人都抬头去看烟火的时候赤井从身后环住了他,隔着浴衣能感觉到体温,微潮的汗意还有心跳。

呐,赤井。

我找到明美的遗物了,是留给你的。

有好几次他几乎要说出来了,但到嘴边又一次次咽了下去。这样是不是自私?安室搞不清楚,这个想法让他喉咙里发苦,他对自己说,我会告诉赤井的,但不是今天。不是现在。

最后一朵烟花炸开,然后慢慢回归黑暗。仰望天空的人们发出了叹息声,渐渐开始散开了。安室从赤井的手臂当中钻出来。“看得出我再怎么警告你也阻止不了你四处乱晃了。”他故作严肃说,“不管怎样,记住上次电话里我说过的话。”

“可以保证。”赤井指了指脑袋上的夏亚头盔。“毕竟能干掉我的只有Amuro嘛。”

安室低低笑了,然后掀起自己的面具亲了他一下。在转身走开的时刻,安室知道,夏天就这样结束了。

 

 

TBC

这两周都是晚班,每天回家实在没有劲写文了。求M20能上映给我洪荒之力!QAQ

评论(2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