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名取x的场】直到夜幕降临

直到夜幕彻底降临,他们还是没能从山里走出去,这次成为对手的妖怪似乎布下了很难破解的迷魂阵。式神们升起了篝火,一行人只能准备在山谷里过夜。

“为什么你看起来好像还挺开心的?”

名取瞥了的场一眼,后者一副笑微微的模样,挑了块离火堆比较近的大石头上坐下来。

“因为这样在野外露宿的机会很难得啊。”他捡起树枝拨弄着火,没有被遮住的那只眼睛转了转,目光落到夏目身上。“而且夜晚是每个人防御最弱的时候,有很多可乘之机。”

少年警惕地瞪着他,直到怀中传来猫咪老师的叫嚷:“喂夏目,我要被你勒死了!”

“啊……”

鉴于此前的场曾一度盯上了猫咪老师的妖力,夏目担心着他又会使出什么卑鄙的伎俩,决定牢牢抱着猫咪老师不要松手。见他紧绷的样子,名取摇摇头。

“的场,这种时候不要开玩笑了。夏目,你也累坏了,先睡一会吧,这里有式神和我们两个守着,不会有事的。”

“没错,还有保镖的我哦~”猫咪说。夏目低头看看它,终于舒展眉眼笑了一下。

“名取先生,谢谢你。”

夜渐渐深了,少年在火堆一旁和衣而卧,火堆另一边,名取与的场各自坐在那里,谛听着山林间野兽的声音,彼此长久地沉默。

“那孩子看我的眼神,跟当年的你很像呢。”的场忽然说。

名取讶然扭头望着他。

“皱着眉,一副看我不顺眼的样子。”的场把裹在肩上的毯子紧了紧,凝视着燃烧的火堆,自顾自笑了。“还真是有点怀念,最近这些年你都不太会有那种眼神了。”

“大概是老练了吧。”名取耸耸肩。人的年岁增长之后,大都学会了不过于坦率。

“你觉得他长大后也会变得和现在的你一样吗?”

“我想不会。”名取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一丝困意。“这孩子跟你我都不一样,他恐怕会一直保持着自己……所以你也差不多收手吧,静司。别再试图招徕他了。”

的场缄默了片刻。

“你真是温柔啊,周一。不过也正是因此吧——对于已经彻底看清现实、放弃了梦想的成年人来说,那样幼稚的善良和信念才显得格外惹眼,害我总是忍不住想去打碎它。”

“你真是恶劣啊。”

“哈哈,过奖了。”但也许是被火光映照的缘故,的场的脸看上去比平时多了一些柔和。

“其实我是真的蛮开心哦。作为的场家的当家,平常总是会有部下们跟着,像这样跟朋友一起在深山老林里迷路,倒是挺稀罕的体验。”

他们互相对视着。有那么一瞬间,名取似乎又感觉到了某种遥远的、他以为已经消失抑或被彻底隐藏的东西——那是很多年前,当他们还是和夏目差不多大的年纪,名取周一曾在的场静司身上感觉到过的,当那个头发尚未及肩的少年站在粼粼河水彼岸的时候,当他低头注视着手里的壶、说如果有了式神一定会好好珍惜的时候……那种感觉,大概是寂寞吧。

“静司,其实我还没有放弃啊。”名取轻声说。

的场略带诧异地转过脸来看他。名取依然注视着黑暗中的火焰。

“……所以你也可以试试,不要放弃。”

许久,他听到低低的笑声。

“真是个傻瓜啊。”

火堆的温暖烘在背后,夏目其实却一直没有睡着。他背对着那两人,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话。原来名取先生和的场先生在私下会互相叫对方的名字吗?他们之间也许有我所不知道的过去的交情吧。不知为何,夏目感到一阵奇妙的安心,这安心并非来自他此刻被两个强大的除妖人保护着,而是来自于和背后温暖着他的火焰一样的、普通的人性。

这世界上未知的秘密太多,而最难解的是人心。可还是不要放弃吧,不要放弃心底的恻隐,不要放弃互相理解、找寻——

直到永恒的夜幕降临。


FIN

评论(2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