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蚌与沙10

10 第二场雨

 

 

“毛利老师,这是今天新做的点心,送给你们尝尝……”笑容可掬地推开门,安室不由得愣住了。

屋子里气氛凝重得像水泥一样。“发生什么事了?”他把托盘放在茶几上,悄声问一旁的柯南。小学生没有回答,脸色显得有些僵硬,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少女则更加神情低落。

只有桌上的小电视里断断续续传出声音。

“销声匿迹许久的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此次协助警方侦破了……”

安室吃了一惊。他绕到写字桌后毛利小五郎的椅子旁,朝电视望去。屏幕上的少年在媒体包围下显得志得意满。

“工藤君!请问你前段时间在做什么?”

“啊,抱歉抱歉!因为遇到了一些意外的事情,不得已休学了一段时间。”

“工藤君!接下来会回到学校吗!你对未来有何打算?”

“暂时还不行,具体原因我不能讲,总之……”

“就跟你说不要老想着那个臭小子了!”小五郎忽然发起火,吓了安室一跳。“我看他早就把你忘到脑后了,哼!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他朝女儿抱怨,姑娘忍不住啜泣起来。

“也许新一君有什么苦衷吧,”安室安慰道。

“可是……”她抹着眼角,“他为什么一点也不告诉我呢,这次回来也是……”

柯南痛苦地望着她。

“我先回店里去了。”作为外人,安室也不好再多待下去。他顺着楼梯走到一半,后面的门开了,柯南追了出来。“安室哥哥,盘子忘记了。”

“谢谢,”他笑着伸出手去接,却听到男孩压低声音:“你有什么头绪吗,安室先生?”

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也许并不是毫无关联的。那个“工藤新一”的露脸让事态更加蹊跷了。随之而来的危险,很有可能是——安室正待回答,手机在这时候响了。他把托盘夹在腋下,从围裙口袋里取出手机。

“波本,琴酒那里要你过去一趟。马上。”是贝尔摩德的声音。

通话结束之后安室回过头,柯南还站在楼梯上方望着他,带着与年龄不符的忧虑,而那当中又有仿佛做出觉悟的表情。“如果你指的是电视里那位的话,我的头绪并不比你更多。”安室说。

柯南未予置否。“那个人也知道了。”他意有所指。

安室知道说的是赤井。“那么他又有何高见呢?”或许是这句话里有一丝揶揄,柯南的眉目间松动了一下。

“他说,他最喜欢的那种酒,只要能保持纯粹就可以了。”

回到街边的时候,安室抬头看向侦探事务所的窗棂。一只鸽子扑棱棱地从窗台上飞走了。不知道毛利父女是否还在为工藤新一是不是负心汉而争执,他以半是感慨半是哀怜的心情想到,在他们眼中,世界并不存在折叠起来的另一面。但愿他们永远也不需要知道。

 

***

“APTX4869的名单上工藤新一是标记‘死亡’啊。”

“那份名单是雪莉经手过的东西,要篡改易如反掌。”琴酒以一种看着脑子不会转弯的蠢蛋的眼神看着伏特加。“假如雪莉没有死的话,那个高中生侦探同样有可能——或者他们互相协力。”

“可是,奇怪,那个药怎么会……”

“这个你就得去问雪莉了。”倚在沙发里的美女双腿相叠,慵懒地吐了口烟。“比起这个,应当拼命隐藏自己还活着的那个小帅哥,为什么会突然重新出现在公众视线里?太可疑了吧。”

“故意的……圈套吗?”

“查一下和他相关的人。”

“他的父母好像都常年在国外,工藤——是那个小说家吧,前不久得奖的那个。”

“伏特加,去把颁奖式的资料调出来给我看。”琴酒命令道。他向后靠进椅垫,贝尔摩德挪近来,用自己的烟点燃琴酒的那根,嘴角挂上暧昧的笑意。

“有什么好笑的。”

“没,就是觉得事情好像会变得很有趣。”

琴酒低哼一声,这时门打开了。“喔,小波本来了~”她招招手。

“找我什么事?”屋子里的烟味让安室皱了皱眉。贝尔摩德示意他坐在另一边。“你肯定也看到消息了吧……关于那个高中生工藤。”

安室冷笑,“我还以为那是某人了结干净的案子呢。”

他的讽刺显然是针对琴酒的,当事人脸色自然并不好看。波本嘴不饶人是组织里出了名的。“好啦,”贝尔摩德半是劝解地开口,“你是最擅长调查的嘛,所以才要请你来说说看法。”

“我看那个出现在电视上的未必是工藤本人,”安室直截了当摊开手,“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吧?幽灵船的那次。或许是别的什么人出于某种目的冒充了他。”

“就算如此,一而再再而三有人冒充他,巧合吗?”

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播放奥斯卡颁奖视频,工藤优作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这倒是不像是儿子生死不明的人会有的表情……”伏特加摸着下巴。

“话说回来,你的上一个任务怎么样了?关于宫野明美的搜查。”贝尔摩德悄悄凑到安室耳边问道。安室眨眨眼睛。

“怎么,你也知道啊?”

“这个任务不算机密级别。”

“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安室兴致不高地托着腮帮。“地址倒是找到了,但那里只有一些她的私人物品。这两天我刚准备报告来着。”

这时他们听到视频里会场的笑声,似乎是工藤优作说了什么俏皮话。“所以,我们要先从工藤夫妇开始查吗……”安室问。

但他随即意识到了什么。

琴酒的表情变了。从他进入这房间起就一直没说过话的银发男人仍然盯着屏幕,脸上却逐渐浮现出了若有所悟的、可怕的笑意。颁奖主持人接过了话筒:

“我很好奇您的夫人看了《绯色探员》的电影之后是如何评价的呢,对了,正好男主角的扮演者,xxx·xx先生就坐在下面,接下来让我们有请——”

琴酒啪地合上电脑,站了起来。

“贝尔摩德,波本。你们之前一起合作调查的是什么?”

贝尔摩德瞥了安室一眼。“你是说方舟的那个案子吗?”

“不对,更早以前。”

她沉默了。安室感到她在犹豫,他抬起头,和琴酒的目光相对。琴酒的眼神像一条准备好攻击的蛇。安室吸了口气。


“……调查赤井秀一之死。”

 

 

 

TBC


评论(19)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