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11

11 猜疑

 

屋子里一片静寂。“赤井秀一”这个名字好像一发消音弹,让气氛瞬间变得紧绷了。

琴酒阴鸷地注视了安室片刻,忽然低声笑了。

“绯色探员……呵呵呵。以FBI为原型。真是个好剧本,听起来有点耳熟不是吗?”

“大哥,你的意思是——”

安室感觉贝尔摩德在身边不易察觉地动了动,她细长的鞋跟碰了一下他的小腿。他心领神会,没有去看她,琴酒正在他们面前缓慢地踱步,有些审问的意味。

“最近听到死人的名字似乎有点过于频繁了。说说看,波本,关于赤井秀一你调查到了什么?”

安室眉毛一挑。“我早就说那个男人不可能简单就死掉,可惜一直没什么人相信。这会倒乐意听我的推理了?”

“哎呀,你又来了。”贝尔摩德拍拍他的肩膀。

他的咄咄逼人再次让琴酒面色愠怒,不过这正是安室的目的。表现得强势会让自己不容易被抓住破绽。与此同时他的脑内正飞快地筛选着语言。赤井的那句传话忽然蹦了出来:

「我喜欢的那种酒,只需要保持纯粹就可以了」

意思是让我以波本的身份去思考吗……

以纯粹的波本的心态……

“真正引起我怀疑赤井没有死,是那次在铃木特快上。”安室开口道,“虽然那次成功炸死了雪莉,但在那趟车上我看到一个和赤井有些像的可疑男人,所以决定重新调查。”

他开始复述曾经在工藤家中对“冲矢昴”讲述的那段推理,关于赤井如何利用楠田的尸体掉包而逃脱,不过在当中略去了针对柯南的评价。这期间屋里其他几人的眼睛都钉在他身上,琴酒面无表情,贝尔摩德则在沙发坐垫上变换姿势,显得有一丝不安。

“之后我把那次乘坐过铃木特快的旅客对照赤井的死亡时间筛查了一遍,找出在那前后有异动的人……锁定了几个比较有可能的,但最后剩下了一个最可疑的家伙。”

他停顿了一下。

“——是个名叫冲矢昴的东都大学研究生,现在就住在工藤家。”

听到最后一个词的时候,好像“啪”地一声,缺失的拼图严丝合缝了。琴酒又盯了他片刻,然后重新拿了根烟叼在嘴里。“有点意思。不过既然都调查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没有向组织报告?”

“因为……”

安室踌躇了一下,“因为我跟他交往了。”

即使是琴酒,在这种时候也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伏特加在一边被呛到险些把酒喷了出来。安室扫了他们一眼,贝尔摩德一副快要笑了的样子。“喂,你们这是什么反应,”他不满道,“这是常有的调查手段吧?如果他不是那个FBI的话也就没什么了,如果他真的是赤井秀一,暂时让他以为我还不知道他的真身,就算为了迷惑我,他也会先装作若无其事地应付一阵子,更容易找到下手的机会不是吗?”

“真是那样的话,你们等于在互相钓鱼,就看谁先收网了……”

“至少目前我还没从他身上套到什么有用的,到目前为止他也没做什么手脚,没有对我进行跟踪或者窃听之类的迹象,”安室在心里吐槽着自己,脸上仍然一本正经。“不像某些人,明明同是组织成员还要搞监视。”

看来在波洛咖啡厅装有隐藏摄像头的事情早就被波本察觉了,不过琴酒对他这次的指责并未着恼,反而咧嘴笑了,这笑容让安室脊背一寒。

“你说得对,波本。”

他终于将烟点燃,在缭绕的烟雾后面安室看到他点了点头,眼睛里又放出那种好像永远不会熄灭的冰冷的光线。基本上,那就是琴酒决定要做什么让他感到痛快的事情之前的神情。

“那么这项工作就交给你吧,既然你希望信任……去把这个人的底细挖出来,只要排除不掉嫌疑,保险起见也要除掉他。”

安室站了起来,挺直腰板。

“虽然我是个自信的人,但假设对手是赤井秀一,你觉得这样就能干掉他,可能性大吗?”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琴酒无情地说,“用‘常有的调查手段’,嗯?”

安室沉着脸瞪视他几秒,破开烟雾,转身走出了房间。贝尔摩德望着房门,过了会才抱臂扭头:“你也会信任别人?真少见。”

“开什么玩笑。”

银发男人将烟丢到地上,用脚踏碎了火星。

“通知库拉索,她的任务是先把基尔控制住。至于波本,他的NOC嫌疑也没有排除,假如出了什么岔子……就让他和那个男人一起从世界上消失吧。”

 

 

***

这天晚上外面的风声很大,半夜的时候柯南醒过来,也不知道是因为风声还是因为脑海里嘈杂的思绪。

要变天了吗……

他望望模糊一片的窗玻璃,又看看一边鼾声大作的小五郎,感觉毫无睡意。就在这时他似乎听到下面有一些什么细微的声音。

男主角立刻全副警惕,他的心怦怦跳着,三两下套上衣服,将手表麻醉枪的盖子打开,蹑手蹑脚顺着楼梯溜了下去。将事务所的门打开一条缝,却看见窗边站在一个黑影。

“果然是你……基德!”

听到声音,白衣少年扭过头来,屋子里很暗,难以分辨他的表情。“看来吵醒你了。”

“你来干什么?”

“我也想这么问我自己呢。”柯南在这时察觉对方的语气不似平常,有些沉重,又似乎在迷惘着什么。“大概是想向你道歉吧?”

“为什么要扮成我的样子在媒体面前破案……你明知道这样会给我身边的人带来危险!!”

“呵,从什么时候起你自动默认我是你的同伴了?”

云朵从夜空中漂移,月光时明时暗地照到窗台上。基德冷然的表情让柯南感到悚然,但他的心被怒火占据,无法注意到那当中的悲哀。

“我毕竟是个犯罪者,你的敌人。名侦探……果然还是不适合我来假扮。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决定了,因为有一件我无论如何都想弄清楚的事情。”

“为此你可以不择手段?听着,假如兰他们为此遇到什么威胁——”

“保护她是你的职责,不是我的。”快斗生硬地说,然而又重新露出一丝笑容。“多保重吧,骑士先生……幸福的傻子。”

少年刷地拉开窗子向后一仰,风呼地冲进屋里。侦探冲过去,从二楼向下望,深夜的街道上怪盗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直到天亮,他仍怀疑这次见面是一个梦境,同时又想到那家伙曾经留下的疑问。

「想知道的话,就用你的一辈子去推理吧。」

我是不是一辈子都弄不明白?

 

***

“能不能请你别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啦。”

安室皱眉。对面的贝尔摩德依旧似笑非笑。“没办法,好奇是女人的天性。”
“除非是琴酒派你来监视我的,否则还是请回吧。”

“我这就走。”她磨蹭着跨上自己的摩托车。“……虽然之前就听你说过那个秘密情人,但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啊。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怎么可能。”安室板着脸,心中感叹这次真是自己挖坑坑自己。贝尔摩德戴上头盔,在放下面罩之前停住动作。

“波本,我们之间的那个契约还有效,对吧?”

安室回望过去,她的浅色眼睛里藏着某种微妙的情绪。在接受琴酒的盘问时,她也曾暗示他不要打破他们结成同盟关系所定下的条件。他简单地点点头。她微微抿嘴,似乎决定相信他。

“那么祝你们约会愉快~”

绝对不可能会愉快。安室忍住想拔脚走开的冲动目送她绝尘而去。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原本已经下定决心跟赤井隔绝联系,万般谨慎专注卧底的工作,结果居然被命令去跟冲矢昴约会……

“啊,安室先生。”后方传来他早已熟悉的那个虚假的嗓音。安室脖子一僵。转过去时却迅速换了一副面孔。

“昴先生,”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这样称呼赤井。金发青年笑容甜美。

“我等你很久了。”

 

 

 

TBC

下一章:常有的调♂查♂手♂段

评论(28)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