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12

12 常有的调查手段

 

接到安室的邀请时,赤井就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他此刻以冲矢昴的姿态坐在白色马自达的副驾驶座上,悠闲抱着双臂。外面公路两旁视野逐渐开阔,他们已经驶出了东京,蓝天白云映衬下,身边正在开车的安室的侧颜格外清爽,但却比他们以真身相处时更显安静话少。

终于打算把橡皮骨头丢出去了吗……

“真是不可思议,居然能和安室先生一起去箱根泡温泉。”

“我也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安室眼睛一翻,对他们以这种方式见面所包含的滑稽意味表示无奈。“其实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赤井只是用冲矢那种温文的气场笑了笑。“不,我很高兴哦。毕竟是第一次被恋人主动邀请啊。”

安室忍不住扭过脸来责怪地瞪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真的搞懂现在的处境了嘛?

的确——赤井将视线移到后视镜上。他们的车并没被跟踪,根据打前站的FBI探员那里传来的消息,在目的地也并没有发现黑衣组织在埋伏,这应该是波本单独执行的任务。不过从安室谨慎的言行来看,还是小心为好。

温泉,也就意味着——

“昴先生,那我先进去等你了。”

赤井放好行李转过身来时,安室已换了浴衣,把毛巾搭在木盆边沿,朝他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便沿着走廊离开了。他们抵达这家和式温泉旅馆已经是傍晚,此前两人先是在外面吃了个晚饭。这样绿树掩映幽静古朴的地方他们平日里很少有机会来,远离大都会的喧嚣之后,好像不知不觉整个人就变得放松了不少。然而看安室刚刚笑容,他还没忘记此行的目的,那表情当中带着一丝挑战,提醒赤井接下来必须以行动来作为回应。

这样的“作战”真是前所未有。

盥洗完毕,男人把毛巾系在腰上赤脚走下台阶,打开通向温泉的栅门那一瞬,他确信在安室脸上看到了惊讶。赤井装作没看见,大喇喇走过去,踩着温热的石头探进水里。

“有什么不对吗?”

潮湿的水雾让冲矢的眼镜蒙上一层雾气,他摘掉眼镜放到一边放好,回过头来,安室正努力掩饰着刚才的失神。

“不、没什么……”

安室很意外。尽管他已想到既然赤井敢答应一起来温泉,就必定有什么方法让伪装不至于暴露,但当看到脖子上并未戴着变声器的冲矢昴坦然走进来时,他还是吃了一惊。

这人怎么做到的??就算变装足够防水,可是那个一直靠高领隐藏的变声器……

安室并不知道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柯南已经拜托博士将此前的变声颈环做了改进,变成了可以用变装涂层掩盖的超薄芯片覆膜。尽管技术稳定性上还有一定风险,但可以紧急应付短暂的危机。赤井看他发愣的样子,不禁想逗逗他。

“这样一个劲地盯着我,安室先生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啊、抱歉……因为第一次看到你不戴眼镜的样子……”安室微窘地移开视线。

真让人恼火,又被赤井给先着一棋。他缩了缩双臂,让水面淹过肩膀。虽然此行的目的只是向琴酒交差,但他其实还没有真正决定到底该如何处理赤井的事。

话又说回来,这个人真的是赤井吗?

安室不由得重新端详对方。宽大的肩膀,结实匀称的肌肉,然而这一切并不能成为依据。这个顶着冲矢昴外表的男人,会不会真的是实际存在的另外一个人?当赤井彻底收敛气息藏进那副皮囊深处的时候,安室发现自己忽然变得不那么确定了,并且,他察觉了一直存在于心中某处的恐慌。

仿佛赤井真的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面前另一个陌生的男子。

假如他今后不能再与真实的赤井会面——作为波本,为了卧底任务彻底与赤井保持距离,而赤井也一直以这副假面孔活下去,假如对着这张脸,他将再不能说出真心的话,而他们永远隔着那一层距离——

 “你还好吗?”

安室摇摇头,觉得胸口发闷,“大概是温泉太热了。”

一只手拢住了他的肩膀。冲矢关切地望着他。距离倏尔拉近,安室看到那对总是眯缝着的眼睛睁开了一些,是他熟悉的墨绿的瞳孔。

那个夜晚的电话又浮现在脑海里:我要你活着。

安室悲哀地发现自己的错误。从来叶山道上他让部下们不再追击“复活”的赤井那一刻,他就犯下了这个错误,如今已经积重难返。他曾经铁了心决定把赤井当做祭品和进身之阶,但当他一朝放弃,就再也无法第二次重拾那样的决心了。

“以前我的一个好友曾经说我过于自信,也许会因为自信而送命呢。”安室自嘲地勾起嘴角。

“你的那位朋友大概并不了解你吧。”冲矢说。

“为什么?”

“因为他不知道你会遇到一个愿意为你排忧解难的恋人。”

“哈哈,也对呢。”安室抬起双手,湿淋淋地贴上对方的脸。“昴先生……你的眼睛很好看。”

他凝视着那片绿色慢慢贴近过来,直到融化。

 

离开温泉回到房间之后的一切都是预料中的进展,腰带被解开衣襟大敞躺在褥子上的时候安室努力克制住自己的不适应。他此前一向拒绝赤井以冲矢的面貌抱他,即使上次在车子里做的时候也是要赤井卸掉了易容,但如今安室说服自己必须接受这样的改变,接受他们之间必须重新建立的隔阂。然而赤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这样的话会好一些吗……”

没有等待安室的同意,赤井抽出浴衣的束带,蒙上了安室的眼睛。安室几乎有些好笑:“等等、这是什么情趣吗——”随即便被吻住了。

两人互相贴合着对方,抚摸逐渐变得急切。忽然,耳边变回了赤井深沉的声线,安室不禁浑身一颤:

 

“自信不会害死你的,安室君。……温柔才会。”

 

TBC

评论(18)
热度(151)

2016-09-08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