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14

14 漩涡 

 

一切显得如此混乱,榎本梓几乎意识不到自己正被挟持着后退。安室的一只手臂架在她脖颈上,带着她朝波洛的后门移动,那些举枪的男人仍然维持着对峙的姿势,警惕地一点点向他们靠近。

“都别过来!!”安室以强悍的魄力吼道。

她的视野在晃动,紧张得喘不上气来,膝盖抑制不住地发软,后背被迫靠在安室胸口。抵在太阳穴上的枪口又压紧了一些,然而在这同时,她听到了细如幻觉的耳语:

“不要害怕,配合我一下。”

诶?

她试图去确认,但被紧紧挟持,无法扭头看到安室的脸。一片空白的大脑中除了恐惧之外,某个隐约存在的疑念此刻苏醒了:

安室先生,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波洛打工的这些日子,她对安室并没有戒心,但她也曾隐隐感到他也许藏着什么秘密。他看起来温柔、阳光、无可挑剔,但也会偶尔露出她所不熟悉的表情,那表情让她感到他与一个她所无法涉足的世界存在着关联。

加上前不久找到店里来的那两个可疑的黑衣男子……

这时他们已经退到了大街上,安室猛地一扯她的胳膊低声道:“跑起来!!”她被带着跌跌撞撞冲过街道冲进小巷,小巷那头有一辆白色马自达停在那。安室三两下将她推上车,然后迅速发动车子,轰鸣着驶离这片街区。波洛店里的那些人并没有追上来。

“你还好吧?”

安室把手枪收到腰间,一手扯掉身上的围裙。他转过脸,发现座位上的女孩子正抖如筛糠。“抱歉梓小姐,刚才有些粗暴吓着你了,”安室缓和了脸色,“等离开这一带我就找个地方让你下车。”

“安、安室先生……你……”

听到她战战兢兢开口,安室心想果然还是要问他的身份了,正思考如何作答,却不料她捏紧双拳,一脸严重地说:

“你果然欠了黑社会很多钱吗!?”

青年一怔,忍不住失笑。

“你还记着这个啊……”他摇了摇头,“刚才到店里来抓我的那些家伙并不是黑社会。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波洛咖啡厅里有组织先前安装的隐藏摄像头,他必须以这种方式逃脱才不会露出破绽。不过琴酒会不会相信就是另一回事了。但FBI会在波洛采取行动这点也在他意料之外——这也是赤井的布置吗?

那个男人说,温柔才会害死你。

事实提醒着他——并不仅仅他需要以波本的心态去行动,红方也同样要以对待组织成员波本的态度来对付他了。

最逼真的演戏,就是回到本来的状态。

“差不多了,梓小姐,你就在这边下车吧。”RX-7在路边停下,安室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请代我向店长说声对不起吧,没有办法亲自向他辞职了。”

“安室先生——”姑娘站在车窗外,仍然搞不清状况的样子,但看起来不像之前那么害怕了。她翕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吐出几个字:“你要当心啊!”

安室笑了。所有无法付诸语言的含义,都包含着这个笑容里面。

“嗯,你也多保重。”

白色马自达绝尘而去。梓呆呆地站在路边,心里朦胧地察觉到,自己也许不会再看见这个叫安室透的男人了。

 

***

“咦,这不是阿笠博士和小哀吗?”

候机厅里的落地窗前,毛利一家遇到了熟人。兰高兴地和他们打招呼,灰原礼貌地点点头:“你好。”

“真巧啊,您也去北海道吗?”英理问。

“哈哈,对,我们也抽中了旅游奖券……”阿笠挠着后脑勺,“毛利老弟呢?”

“哼,他啊,跑到吸烟区抽烟去了。”

坐在吸烟室椅子上吞云吐雾的小五郎,身边忽然坐下了一个陌生人。“毛利先生,我是警察厅的风见。”戴眼镜的男子掏出证件,用不让四周察觉的音量对他说道:“请别担心,您和家人离开东京后会很安全的,我的同事奉命将一路保护你们。”

毛利小五郎并没有显得特别吃惊,只问道:“奉命?谁的命令?”

风见沉默了一下。“是某位一直在保护你们的人。”

侦探想起了那个总是笑眯眯地叫着“毛利老师”的青年。“早知道就多收一些学费了。”他嘀咕着。

“呃,您在说什么?”

“没什么,”小五郎掸了掸烟灰,目光透过吸烟室玻璃落在远处妻女身上,她们在夕阳的柔光中有说有笑。

“替我祝他好运吧!”

 

***

快斗站在甲板上四下张望。太阳正在下沉,风呼呼地刮过海面,悬挂着破破烂烂风帆的轮船停靠在岸边,上面空无一人。

“上次是600米高塔,这次是幽灵船吗……”他小声吐槽。在他前面登上甲板的女人悠然地斜倚在栏杆上。

“我觉得这地方不错,你觉得呢?”

“听说自从那次出了杀人事件之后这艘船就被影业公司搁置了,后来被不明来路的买主买走……”少年勾勾嘴角,“我想这买主肯定相当有钱。”

克莉丝·温亚德——贝尔摩德若有所思地望着海面。她一边耳孔里的耳机正听着琴酒的通话。

“波本的行踪暴露了。FBI出现在那家咖啡厅,但是被他逃脱了……负责基尔的库拉索那边联系不上,看来FBI这次是在多个地点一起动手了,你赶紧处理好那边,到B点来会合!”

她摘掉耳机转过身,赫然看到快斗的手里举着基德惯用的魔术枪。

“按照约定,我已经扮成工藤新一的样子在公众面前露脸了,接下来作为交换,可以告诉我关于我父亲的事了吧?”他的眼神很冷静。“温亚德小姐——你是否真的知道真相,还是说只是拿这当噱头来吸引我上钩?”

“聪明的孩子,”女影星叹息一声。“既然你早就心存怀疑,又为何愿意和我做约定?”

“因为关于父亲的事只要有一丝线索,我就不会放过机会。你不也是瞅准了这一点才找上我的吗?”

她发出沙哑的笑声,让快斗脊背一寒。

“的确这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是因为在铃木特快列车上,你的意外搅局让我意识到你和工藤家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

魔女微微一笑。

 

“你愿意替他去死吗?”

 

 

 

TBC

 下一章,赤井大大不来捡漏吗?

评论(14)
热度(138)

2016-09-12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