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 15

15 孩子们的战争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褴褛的帆布被海风吹动,在头顶上方猎猎作响。

“工藤新一因为药物的作用变成了小孩子,这件事如果被发现的话他将面临危险,而这种危险有可能很快就会发生了……为了让怀疑者不再怀疑那个药有幼小化的效力,工藤新一需要再死去一次——以长大后的面貌。”

“所以你才找上我来当这个替死鬼?”基德脑筋转的飞快。“你不可能大费周章只是为了保护他吧?这样做必然对你也有好处……难不成,药的副作用曝光对你也有威胁?”

贝尔摩德拍了拍手。

“我得再夸你一次了,小帅哥。你的理解力很不错,既然如此,就再告诉你一个故事吧……”

快斗凝神望着她。

“曾有两位女演员拜盗一先生为师学习易容术,她们学得都很出色,互相竞争,变装能够以假乱真。其中一个想更进一步,便抢先拜托他再把变声术也传授给她。他答应了。……但是,她学成之后忽然想到,假如另一个女演员也同样要求学习变声术,她便优势不再了。如何阻止对方学到这种世所罕有的技巧呢?她想啊想啊,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她阴柔地笑了,欣赏着对面少年完全僵住的样子。

“你……难道是你把我父亲……?!”

“果然,”贝尔摩德长长的睫毛一动,“你在某个方面和盗一先生很像——在天真这点上。”

快斗意识到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拍。由于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她的讲述吸引,没有留意到她什么时候从身上掏出了武器。

砰地一声,魔术枪打着旋飞了出去。男孩仓促地向后打了个滚躲开她的进击,但尽管他很灵巧,在老练的女杀手面前却丝毫没有优势。眼看着她抽出了匕首,突然嗖地什么东西破风飞来,打中贝尔摩德的手臂,匕首飞上天,然后掉进了海里。

快斗愕然看着那个飞过来的东西滚到自己脚边:一只足球。

他从地板上爬起来,咧咧嘴:“不好意思,我还不太想当替死鬼啊。毕竟我要是死了的话,某个名侦探大概会伤心呢。”

“你就做梦吧。”一个声音回应了他。快斗扭过脸,看见男主角(长大版)正站在甲板入口。

“为什么……!”贝尔摩德震惊地望着两个少年。工藤向前走了几步:

“被这个装神弄鬼的小偷冒充,我怎么可能不追查个水落石出。”(“装神弄鬼??”基德小声抗议,侦探无视了他。)“虽然没有想到是你在接近他,但既然已经知道了你的目的,这幕戏差不多也可以结束了。”

少年忽然换了一种表情,认真的神情让贝尔摩德想起了一年多之前纽约的雨夜。

“谢谢你保护我,沙朗·温亚德。但我不想逃避自己的命运,更遑论让无辜的人代替我了。如果你非要那么做的话,就杀了现在的我然后带去组织那里好了。”

“喂!名侦探你……”快斗一时语塞。

“但这是下下策。”侦探直直盯着面前的女人。“你不希望APTX4869的秘密曝光,所以与基德的整个交易都是你的单独行动,包括到这里来也一样;你在组织里的地位面临着重大的威胁,为此不得不铤而走险,但我在赌——赌你不会杀我。”

“多谢,”她冷冷道,“的确我之前对你手下留情,但那不代表我会一直这样做!”

“那你又为何要让冒牌的工藤新一出现在公众视线?那是你给我们的提醒!新闻出现之后,凡是可能被波及的人,都已经疏散完毕了;我父母也在第一时间就隐藏了起来……你并不想真的害死我们一家。不是吗?”

贝尔摩德不动声色,眼睛里闪着光亮。

“我们都不希望药的事情被组织发现,为什么不合作一次?”

“你是在策反我吗?银色子弹君。”

“可以这么说吧。这种随时可能吞噬自己的组织,干嘛要拼命在其中苟活下去?”

他们沉默地听着海风呼啸。太阳已经完全沉没,星星开始出现在天空当中。过了一会,女演员脸上浮现出一丝惨淡的微笑。

“因为我是腐烂的苹果(Rotten apple)啊。”

侦探一愣,紧接着听到身边的怪盗叫道:“不好!”随着话音,他们脚下的那块甲板突然向下打开,两个高中生猝不及防同时掉了下去。嘎吱一声,甲板又重新合拢了。

贝尔摩德抬起脚跟轻轻一碰,将陷阱的开关锁死。她直起身,脸色苍白地站了片刻,然后从船上离开了。

 

***

“啊疼疼疼……”

船舱内部黑咕隆咚的,快斗龇牙咧嘴地爬起来,摸索了两下,从身上找出手电来照明,房间里空无一物,随即他找到了正揉着后脑勺的男主角。“你还好吧?侦探。”

“勉勉强强。”

“那个女人走了吗?”基德把他拉起来,仰头望望天花板又打量四周。因为曾是幽灵船题材电影的拍摄地,这里面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头疼了,看起来是个密室啊。”手机也没有信号。

“怪盗不是最擅长逃跑吗?”

“话是这么说……”基德开始翻找自己身上带着的东西。工藤震惊地看到他以无法看清的手法从身上不知什么地方掏出了白色礼帽,从礼帽里掏出了一簇玫瑰,一把彩纸,一串小旗子,一副扑克牌,一只兔子,一只鸽子……“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出门在外我又不知道会用上什么东西,有备无患嘛!”

快斗把兔子塞进男主角手里,又继续从身上掏出了一堆诸如闪光弹烟雾弹飞镖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能用么?”看到他亮出一套螺丝刀开锁工具,男主角不禁长叹一口气。

“这房间的门一看就是只能从外面打开啊。”

“其实我有一把可以钻透金属和玻璃的熔断枪,盗窃展品必备!但是体积有点大所以来的时候跟滑翔翼一起藏在甲板上面了……”

“这屋子连通风口都没有,这样下去我们说不定会窒息死。”

“拜托啊名侦探,别吓唬人了,用你那超一流的头脑想想办法!”

“这还不都是你的错!”

“怎么又成了我的错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想想继续高中生水平的争辩也没什么意义,工藤决定沉默。怪盗尝试着在门缝那里鼓捣了几下,忽然说:

“那个女人……真的是她害死了我父亲吗?”

“不可能。”侦探断然道,“我听我母亲讲过,她是先于贝尔摩德出师的,而且她们关系很好,再说黑羽先生去世是在那之后很久了……刚才她不过是编段故事分散你注意力而已。”

快斗转过脸瞅着他。一片黑漆漆当中,借着手机的微光,他的同伴抱着兔子,肩膀上站鸽子,和严肃的表情形成鲜明反差。

“你追查你父亲死因的心情我明白,但是做这种事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因为之前你一直不愿让我掺和你的事呀。”小偷先生垂下肩膀笑了。“行了,这下算扯平了吧。”

“说得轻巧!拜你所赐,赤井先生他们的计划都不得不整个提前了,你知道有多麻烦吗……”

“赤井先生?什么计划?”快斗茫然地望着他。

工藤刚想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房门发出一声巨响。男孩们立刻紧张起来。“我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丢个烟雾弹或者催泪弹,然后我们夺路跑出去!”快斗三两下收拾起东西,关掉光源,然后摸黑拽住男主角的胳膊。“准备……”

然而对方没有继续破坏大门。他们听见一阵类似于电焊的噪音,然后是咔哒一声门锁掉落的声音。接着,门慢慢打开了,一个男人站在那。

“你的熔断枪还蛮好使的。”

两个高中生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逆着灯光,肩上背着狙击步枪的男人侧过身,新一和快斗看见他嘴角还叼着根烟。

“侦探游戏该结束了,”赤井说,“接下来是大人的战争。”

 

 

 

TBC

 下一章  波本的选择是……?

评论(29)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