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17

17 狼群

 

福特野马向着目的地疾驰。耳麦里传来FBI先头队员的联络:“目标进入旧厂区,尚未发现其他同伙,完毕。”“注意隐蔽不要被发现,听我的指令再行动。”詹姆斯的声音说。赤井勾了勾嘴角,瞥一眼横放在副驾驶座的狙击枪,踩下了刹车。

这不会是最后的战役。他回想起出发之前他的小房东的话,那时候小银弹的APTX4869解药已快到时限。“受伤被困的野兽会竭尽全力挣扎,要小心啊,赤井先生。越是靠近成功的时刻就越危险……”
他上一次看见少年露出这样的眼神,还是在“天体观测”之后,当柯南把安室的口信和三明治一并带到工藤宅,同时向他通报了琴酒的动向。

『赤井先生你追查琴酒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是杀害灰原姐姐的凶手吧?但是你提到琴酒的时候——』

『我的确恨琴酒,但并非仅此而已……干我们这行,面对敌人时只有恨意是不够的。』

外人也许很难理解吧,这种伴随着危险的战栗而来的、近乎期待的心情。多年前,当他决定追查父亲消失的秘密时,将敌人送入地狱的信念如一团火在他心中燃烧着;经历过挫败、失意、泥泞中的摸爬滚打之后,那团火如今已没有那么旺了,但变得更加精纯,他发现自己不再急迫,而是将最终目标分割成若干步骤,然后享受每一次狩猎。

Armies fall, one soldier at a time.

设计假死并伪装成冲矢昴,放长线钓大鱼这样的布局对他来说是超常规的举动,实际不太符合赤井的本性。尤其是,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安室这个意外的变数,导致所有的丝线缠绕成难解难分的一团。

但现在他终于可以回归本性了——无需再隐藏利爪和獠牙,自由地在黑夜中潜行。柯南君大概看穿了他的心情,所以才那样告诫吧,果然是个过于敏锐的小鬼。

他自己又何尝不明白呢?当瞄准镜里出现他的敌人们时,世界会忽然清明,一切其他杂音全部消失,那种感觉犹如注视情人,扣下扳机的渴望诱惑他的手指,甘美令人心痒……然而不可以沉溺其中,他身上还担负着更多的东西。

耳机里有了新的对话。“第二目标出现,是保时捷356A没错。”

赤井的眼睛淡漠地亮了亮。他将车子熄火,伸手取过自己的枪。

 

***

“你们来得好慢。”贝尔摩德说。

琴酒的车停在厂房的后门,他没有下车,路灯的光照不到这里,他们笼罩在阴影之中。

“那个叫工藤的侦探小鬼的事处理得如何了?”

“原本是打算至少带着他的尸体回来的,但那边似乎察觉了我,所以只好先收手了。”贝尔摩德耸耸肩,“再说,现在已经不是追查那件事的时候了吧?还是先考虑怎么保全组织比较重要。”她朝前走了两步,伸手去拉保时捷的车门。“上面一直没有联络,我也有些担心,我们是不是应当——”

她忽然停住,眼神变得警觉起来。

车门是锁着的,看来琴酒并没有打算让她上车。

“回答我的问题,贝尔摩德。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事到如今还有时间互相猜疑?”

“不,这很重要。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就越不能大意。”

女演员垂下手臂,姣好的脸上闪现出愤怒。“没能成功抓住那个高中生侦探的确是我的失败,但并不能就此说明我是不忠诚的!难道你忘了我是如何追杀雪莉的吗?如果不相信的话就带我到boss那里去吧,我们可以当面对质。”

琴酒只是在车窗内阴森地盯着她。

“我最讨厌的,就是说谎的人。”他说。“危机当前,那位大人的所在更需要谨慎保密,尤其是在知道你和TA的关系之后……”

一瞬间,贝尔摩德显露出惊愕,但随即像是已有预料般,她的表情如涟漪散去的水面恢复平静,变成“到此为止了”的绝望和觉悟。

“来这里之前,我收到了朗姆发来的讯息。你的秘密太多了,贝尔摩德……让组织遭遇这场倾覆的秘密也包括在其中吗?”

“哦,这么说你也意识到了吗?Gin……组织早晚要崩坏,现在只不过是第一轮的坍塌罢了。”她凄然注视他。“我没有背叛,我和你的不同只在于我一直在等待着那一天来临罢了。”

银发男人冷哼。

“组织是没这么容易完蛋的。就算天塌下来,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杀光所有的老鼠。至于你……”

他动了动手臂,贝尔摩德看到他亮出手中的枪,但就在同一时间,驾驶座上的伏特加突然发出惊呼:“大哥,不好!!”紧接着,子弹不知从何处划破了夜空。当她在一阵剧痛中倒下去的时候,听见他仍在叫喊:“有人埋伏!!!”

她伏在地面上,意识却异常清晰。更多子弹击中了防弹玻璃,车窗被裂痕所覆盖;保时捷发出轰鸣开动,如同想要从陷阱中逃出的困兽,但一发弹药精确击中了油箱,车子爆炸了,火光照亮了一切。

这就是最后了吗?她想着,被击中的伤腿让她无法动弹,烈焰和浓烟让她分不清琴酒他们是否正设法逃出生天,但她能听到脚步声,远去的和接近的,直到有谁对她说话。

“把手放在脑后,就这样不要动!”

茱蒂·斯泰琳拿枪指着她。周遭还有其他FBI,有的在检查,有的在用通讯器汇报什么。

“看来你们赢了一局,小猫咪。”魔女因伤痛而喘息着,却依旧勾出带有一丝玩味的笑。

“我们还会继续赢下去的。”茱蒂严肃凝视着自己的仇敌,搜过武器之后,两个探员将贝尔摩德扶了起来并给她应急处理伤口。“多谢你了,让我们得以摸到这里来把你们一网打尽。”

“这可难说,九头蛇砍掉八个头也还是会重新长出来……”

“掌握了你也就掌握了砍掉最后首脑的线索。”

“我已经无法再触及那里了。”贝尔摩德摇摇头。伤感夹杂着一股奇妙的倦意,似乎让她变得苍老。“女演员要谢幕了,还是祝福那些仍在舞台上拼命的人吧。”

那些犯傻的男人们,可是为尊严而战斗的动物。她忽然想起了波本,不知他此刻在哪?

 

 

***

“这是个圈套,难道贝尔摩德是故意把我们引进这里?”

“不像。更可能是她被FBI跟踪了。”琴酒低声说,这时他和伏特加正在黑暗而堆满货物的厂房里潜行,他的忠实手下刚刚在汽车炸毁的时候为保护他而受了点伤,琴酒自己开路,让对方跟在后面。

来这里之前他已留了一手,让科恩和基安蒂躲在一段距离之外接应;没有下车也是提防着伏击,但FBI以火力压制迫使他们弃车,果然是重兵埋伏了吗。虽然很不爽,但必须承认波本之前的话是正确的。

“大哥,如果我们……”

“闭上你的嘴。”琴酒的威吓听起来并没有失去底气,这让伏特加略感宽心。“从这里出去之后再说。”

稀薄的月光从天窗洒在高高堆放的货物上方,他们静悄悄地绕过一堆箱子,距离十米开外是组织以前在这里藏匿时预留的一条暗道。琴酒探出半个身子,又猛然缩回,一发子弹打在他刚刚所在的位置。

然后他听到了他一度以为再也不会听到的那个声线。

“在我的同事们循着这声枪响找过来之前,我们大概还有两三分钟时间,是出来谈谈还是按老规矩?”

琴酒吸了口气,尽管身在暗处,伏特加还是能看到他的眼睛里燃起了盎然的杀意。

“这需要问吗?”

“呵……那就还是老规矩了。”

紧接着琴酒一跃而起,在他的枪口迸出火花的同时对面的人影一闪而过,然后斜刺里呼地风声接近,仿佛狼从丛林中扑来,迅猛突破了他的防卫半径。左手臂弯被枪托重重一砸,琴酒闷哼一声但仍未松掉手里的武器,伏特加在他身后喊着什么。

“趁现在出去!”琴酒吼道。他抬起脸望着来人的绿眼睛,拧出一个笑。

“好久不见了,赤井秀一。”

 

 

 

TBC

下一章:假酒能顶半边天(x)

两章能结束吗……大概还有个番外吧。

评论(16)
热度(120)

2016-09-18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