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18

18 月亮之所以如此明亮

 

“不断的怀疑和互相戒备,正是这些构成了组织的防火墙,但当怀疑变成一种习惯,它就可以被人掌握……”赤井仍然维持着角力的姿势,同时使自己处在伏特加射击的死角。戴墨镜的男子似乎仍在犹豫是听从琴酒的指令撤退还是上来帮忙。“曾经你对基尔的怀疑给了我制造假死的机会,现在你对波本的怀疑又使他疲于自保、在调查我的过程中孤立被动。这一切合起来构成了你的败因——Gin,你不明白信任的力量。”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懂。”银发男人发出嘶嘶的笑声,看上去恨不得把赤井挫骨扬灰。“你们只不过摸到组织的皮毛,抓住多少小喽啰都不会有用的。”

赤井的肩膀因用力而微微抖动,眼光同样锐利到仿佛要掐死对方。“是啊,所以抓住你就显得格外有用了。”

他猛然出手,琴酒向后避开,抬手就是一枪但被赤井闪过了,随即两人重新拉开距离各自找到掩体。交火的动静不小,外面远远传来了人声,看样子FBI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撤!”琴酒再一次命令伏特加,同时险险躲开赤井的又一梭子弹。脱身是第一位的,恋战没有意义。但他们距离暗道入口仍隔着几米的距离,一旦行动就会暴露在赤井的火线之内。只要赤井还在,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试一次如何?试试承认错误。”FBI王牌的声音出乎意料地平和,但琴酒却在其中听出了加倍的嘲讽,这令他怒火中烧。

“你想要我赔礼道歉吗?为那个被我杀死的女人?”

“不……你太骄傲而不把罪孽放在眼里,但犯错是人之常情。”赤井说。“多疑让你被算计了一次,再来一次同样的错误就足够葬送你了,不得不说,这种结局缺乏吸引力。”

“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当年没有亲手干掉你。”琴酒咬着牙说。

“多谢了,这也是我的夙愿。”赤井俯身在黑暗中瞄准,全部注意力都收敛到了狙击的前一刻;另一边的货堆后面琴酒同样举起了枪——

砰!!

声音来自暗道的方向。琴酒不由露出意外的表情,而当赤井在瞄准镜里看到来人时,他感到整个晚上一直在压抑的某种东西清晰地逼近了溢出线。

我应当想到的。他在心里咒骂。

不……他早就想到了,只不过到现在才让自己承认,承认他和琴酒其实都是半斤八两,他究竟是有多愚蠢多无情才会将同样的错误犯第二次:一再对他所珍视的人放手,将他们留给黑色的鸦群。

 

安室站在那。

 

如果时间倒流到前一个夜晚,当零君从他身边悄悄坐起,掀开被子离去的时候,倘若自己醒着,是否会做出另一个选择——听凭冲动的驱使、将恋人强行拉回怀中,用力抱住,任对方怎么抗议挣扎也不再放手……这样的冲动已经不是第一次,而是犹如潮水反复涨落,每次当安室背转身,迈步离他远去的时候,这感觉都在暗暗啮咬他。但该死的理性总会压倒一切,每一次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次,而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好好告别。

他看到安室端起了步枪,枪口朝向的不是琴酒,而是他。

下一秒子弹擦着赤井的耳朵飞过,他向侧边一滚,这个空隙立刻给琴酒他们抓住,伏特加猛冲了两步到安室身后,闪进暗道之内。“大哥!”

“快!”安室吼道。

琴酒一边开火一边向安室靠拢,赤井借助货架的缝隙滑行到另一边,试图再次阻碍对方的行动。这时厂房大门开了,FBI的人加入战局,阻止最后的组织成员逃离。新角度的攻击让安室不得不离开掩体,在这一刹那,他和赤井同时进入了对方的狙击圈内。

跟在伏特加之后,琴酒也成功逃进暗道。男人回头时,正看到波本举枪。探照灯的光从后方射来,点亮了波本的轮廓,青年的眼睛里是他从未见过的某种东西,而当他的视线匆匆扫过不远处的赤井秀一时,从正在瞄准的赤井眼里也发现了同样的神色。

那情绪不是恨意,但却与恨意接近,坚不可摧,生生不息。直觉告诉琴酒,强大的力量犹如磁极终将使这两人互相碰撞,而等他能够弄懂那是什么,极有可能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了。

 

***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扣动扳机。

安室没有打中赤井,但命中了斜上方的一根吊索。断裂的吊索使悬在上面的货物开始滚落,催垮了赤井的脚下的平衡。他看到那个男人被轰然坍塌的建材挡住,而在那之前他被狙击子弹的冲力向后带去,尽管有防弹衣保护,肋下传来的疼痛还是让安室视线一花,一股血腥味呛进喉咙里。

然后谁的手抓住了他,将他从地面拖起来,安室模糊地听到琴酒对伏特加说:“架住他”,接着视野就暗了下来。他们在暗道底部着陆,这动作让他的肋骨又是一阵剧痛。

“混蛋FBI……”安室真心实意地骂道。

三人沿着暗道快速行进,起先后面有追赶的动静,但这是扇岛地区,地下道错综复杂,他们很快甩掉了追兵。安室被夹在琴酒和伏特加之间,回忆起上次来这一带是赤井带着他,那晚上他们一起去了海边,在那里赤井对他说:回家吧。

从出口爬出地面,他们看到了不远处停着基安蒂的道奇蝰蛇。两个杀手见到琴酒,显然大大松了一口气。安室一只手捂住肋侧,让自己喘口气。“我们要挤一辆车吗?”他还是平时那副略带讥笑的口吻。

“先离开这。”琴酒果断指示。

车子在沉默中前行,直到开出一段距离之后,琴酒才说:“解释吧。”

“记得提醒你的跟班,下次在把什么人绑起来的时候,最好检查一下对方是不是在他袖子里黏了发信器。”安室冷眼看着伏特加慌慌张抬起手臂,在袖子内侧寻找。“我花了大约二十分钟从那里逃出来——别用这种表情看我,换了你也不会乖乖待着吧?——然后根据发信器的位置找到了这里,并且确定你们遇到了麻烦。”

“所以你们就把枪给他,而且告诉他暗道?”

对上琴酒责备的目光,基安蒂有些紧张,“可,可是波本说——”

“他们要么杀了我自己跑路然后迟早被抓,要么相信我让我去接应你们出来。”安室说,“眼下这种情况没了领头的你,他们就和无头苍蝇没什么区别,不过你也可以解释为这是因为你饱受爱戴。”

假如贝尔摩德还在的话,她大约会为这样的俏皮话而笑出声来。然而眼下这辆车里的五个人已是目前能够集结到的全部人员。大厦将倾的气氛笼罩在他们头顶。

“那么你呢?”最后琴酒问。“你可以自己逃走,犯不着专门回来搭救我们。”

“当然,我有目的。”安室明白他的疑念犹如野草,永远不可能根除干净。“前段时间上面的联络都被你们把持,你们完蛋的话,我跟组织也联系不上了。再说这样做多少也可以算是邀功吧,毕竟在危难时刻留下来的才更有可能被那位大人委以重任。”

琴酒不再说话,点了根烟,这意味着盘问告一段落了。安室垂下眼睑依靠上车窗,其他几人大约也都累了,各自想心事。安室不知道他们将去向哪里,只知道他离赤井越来越远,就此成为地球上互相失散的两个点。

 

 

***

“贝尔摩德的递送手续已经都准备妥当了,她会被送回总部,组织不会再找到她了。日本公安那边已经开始审问库拉索,我们确认了会互相交换审讯情报。”

“这也算一半一半了。”赤井喝了一口黑咖啡。他眼窝深陷,茱蒂感觉他有可能一转眼就要倒下去了,全仗着意志力在运转。“我说秀,你到底有没有真的休息过啊?!这一周几乎天天都在连续工作吧?”

赤井只是摆摆手,无动于衷的样子让茱蒂十分为难,他看上去谁的话也听不进去。那天晚上,在厂区的枪战之后,她看到他从仓库里摇摇晃晃出来,毫不在意身上的尘土,只有眼睛深处还有亮光。从那时起他就是这副样子了——就像燃尽的火堆一样。

着急也不是办法,女探员叹息着走开,把小小的房东搬来当救兵。

“这一次组织在美国的网络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欧洲那边也收获不小,不过毕竟日本的老巢还没有找到,这阵子你的熟人们还是先避一避为好。”赤井对推门进屋的柯南说。小学生真诚地笑了笑,“谢谢你,赤井先生。”

他趴上窗沿,望着庭院外米花町的夜景。“所以接下来只能等待安室先生的消息了,对吗?”

“……”

“我想安室先生近段时间应当不会跟这边联络了。”柯南直率地说。“最后的楔子钉进了组织的中心部,但排异反应的观察期还没有过,他不能做出任何被怀疑的举动。组织元气大伤,剩余成员的去向大概都会有变动,而他恐怕会被秘密安排到某个既不会威胁到组织心脏、也没有旁人可以借力的地方吧。”

“所以,这样没日没夜地等着也不是办法……安室先生会笑话你的。”

小银弹仰头微笑,赤井不由得回以微笑。

“说的也是。”

零君在哪,受的伤好了吗,是否仍在被琴酒监视?尽管赤井相信安室的能力,他的大脑仍不受控制地在不断推理着,是否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安室的下落。只要躺下一合眼,他的眼前就会一遍遍地回放安室与他最后的对峙,安室作为波本向他开枪的那个瞬间,他以本能和绝对理智做出了回击……

“赤井先生。”柯南小声提醒他,赤井注意到楼下气氛不对劲,守在院外的FBI似乎发出了警示。有什么人闯进来了。

他示意男孩留在楼上,自己下楼梯到工藤家的门厅,门已经打开,茱蒂和卡迈尔等人从不同角度用手枪包围着来客,脸色都很吃惊,而来客只是泰然自若地站在那里,举手示意身上没有武器。

是一个银色头发的青年,看上去有点眼熟。

 

“来而不往非礼也。”槙岛笑眯眯地说。


TBC

 次回结局!!!!

本章标题来自根都古的一个漫画里的台词:月亮之所以如此明亮 是因为身在黑暗之中

评论(1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