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19(最终话!!)

19(最终话)爱的剧本

 

“打扰了。”

一个眼睛细长的中年男子跟在槙岛身后进屋,他的神色不似槙岛那样轻快,像只狐狸似的四下警惕打量着。FBI探员们不知所措,转向他们的长官寻求指示。

“方舟一案的主犯竟然主动来找我们,有何贵干?”赤井问。

“之前那位公安先生到我们家里拜访过,算是回访吧。”崔求成说,“看来他好像不在?”

这时槙岛的声音从里屋传来:“求成,你快来看!”

“旦那,你不要在人家的屋子里随便乱走啊。”崔求成头疼地说。他们走进去,只见槙岛站在书房正中央,仰望着工藤家足有两层楼高的环形书架,双眼闪着光芒。“我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书房!”他渴望地叹息了一声。崔用看护小孩子般宽容的眼神望着他。

“就是这样……”男人转向赤井。“能让我家槙岛桑在这里看看书吗?自从上次被追缉之后我们居无定所,此前收集的书籍也全都失去了,又不能到公共图书馆里去。槙岛旦那特别喜欢书,世界知名推理小说家的藏书,对他来说吸引力实在不小。”

“只是这些?”赤井挑起眉毛。闯进FBI的大本营,竟然只是为了看书?

“没错。”从崔的眼中却无法摸透此话是真是假,不愧是曾经干过特工的人——他们在彼此身上能嗅到同类的气息。赤井重新把目光投向另一个嫌犯,槙岛已经爬上梯子去够书架上的一本精装书。

“作为条件,你们拿什么来交换呢?”

槙岛的声音抑扬顿挫。“求成擅长机械维修,IT技术,还有做点心。”

“槙岛桑,你就这么把我卖了吗?”崔抗议道,不过这忽然提醒了赤井。

“如果有足够设备的话,你能通过网络定位一个人吗?”

“有大概范围么?”

“没有。”想到零君有可能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赤井胸口一阵发空。“只知道他的长相以及最后出现的地点。”

黑客笑得很意味深长。“从全球七十亿人当中找一个人?真有趣。”

“能找吗?”

“前提是大街小巷成千上万的公共和私家摄像头数据都能为我所用,结合人像和语音识别技术,可以试试……当然了,这只能用黑客的手段。”

“如此庞大的运算量,恐怕只停留在理论层面吧。”

“那可未必。”他们抬起头,槙岛坐在梯子顶端,气定神闲地翻着书页。“还记得吗?当初被你和公安先生阻止的那个晚上,本来我们正在把方舟AI的数据向网络备份。虽然因为被打断,船只无法建成,龙骨却还有用……”

原来如此!!这两人绝非等闲之辈——在他们手中仍握着价值连城的技术钥匙。

“我不会因为私人请求和你们做交易,这需要我的上级来做决定。”

“那么我同意了。”一个声音说。赤井转过身,看见詹姆斯·布莱克站在门口。从詹姆斯的镜片后面他看到了和自己一样对形势的迅速理解。

这可不是为了协助你的恋爱哦,赤井君——詹姆斯的目光中能读出这样的意思——作为上次你和降谷零“任务失败”导致方舟被毁的弥补,这次就让FBI好好抓住机会挽回一些利益吧。

“你有想过我们可能遭到日本政府的抗议吗?”赤井撇撇嘴角,掏出香烟。詹姆斯笑得像只老狐狸。

“这个问题就交给总统去考虑吧。”

 

***

一个多月之后,英国。

“请慢用。”服务生把茶托放下,离开了。安室给红茶加了点牛奶,端起茶杯,边喝边抬眼打量坐在对面的委托人。这是个戴着圆眼镜、发梢有点翘的男人,岁数似乎和他相仿,脸上一副不安的样子。

“您为什么会觉得有人想杀您?”

“呃,这个……我也说不好……”

安室叹了口气。“那个,”他放下茶杯托腮,“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比起找侦探,我觉得您是不是应该去找心理医生更合适?这有可能是比赛的压力给您造成的精神紧张,毕竟——您是太阁名人嘛。”

被称为“太阁名人”的男子表情纠结,踌躇了一会忽然啪地双手合掌恳求:“总之!能拜托您到在下的住处附近检查一下吗,不然我实在不能放心啊!”

见他固执请求,安室也不再坚持。

入秋的伦敦已经变得很凉爽,难得是非常晴朗的天气,街道上驶过的红色双层巴士显得更加鲜艳。自从被组织秘密遣送到这里之后,安室已经很久没接触过日本人了,这位羽田先生是来英国参加一个关于将棋文化推广活动的,一天前碰巧和他相遇。安室对普通人仍然自称是私家侦探,没想到因此被对方缠上了。

接一些这类无聊又无害的工作倒也不坏,他们沿着河畔离开繁华的街区时安室想到。组织在前段时间仍然对他严加遥控,每天都需要详细汇报自己的行动。不过,这种监控在最近总算告一段落,似乎波本作为干部之一得到了承认,让他可以松口气。

由于在红方发起的上一轮行动中,组织在这里的触角被拔除殆尽,派他来欧洲似乎也有重振旗鼓的意味。虽然并不知道是否会变成长驻,但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他不必担心随时有可能在大街上碰到其他以酒为代号的家伙了。

这里是福尔摩斯的故乡——柯南君知道的话,也许会羡慕吧。随即,安室想起了那个住在工藤家大宅里的喜欢福尔摩斯的男人。

也不知道那人怎么样了。大概还是老样子吧?

胸口莫名一阵紧缩,久违的感觉让安室苦笑——曾经在米花百货商店里,他也是一边这样漫无边际地想着赤井的事,一边不知不觉地开始给赤井挑衣服。真傻呀。

“就是这里了。”羽田说着,掏出钥匙来开门。

眼前的别墅作为暂时的住处来说,未免离羽田参加将棋比赛的地点太远了,而且也太大……但的确是个安静的好地方。安室戴上白手套,跟着羽田进屋,只见屋子里的陈设有着浓郁的英国风格,落地窗外能看到阳光洒在公园的草坪上。私家侦探留意了一下几个房间,发现其中一个似乎有人住过的痕迹。“你带其他人回来过吗?”他的目光扫过梳妆台上一些明显是女性的用品。

“啊,”羽田挠挠头,“其实我的家人也来英国看我比赛,顺便度假来着……”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羽田低头去看,立刻喜形于色。“抱歉,是我女朋友打来的。”说着便匆匆到门外去接电话了。

安室摇摇头,继续检查是否有其他的可疑之处。他走进厨房,逐一打开橱柜。最下层里放着一些坚果和高筋面粉,安室拨开面粉袋向柜子深处窥视,不禁神经一绷:

手榴弹?!

“羽田先生,你先不要进来!!”他朝屋外喊道,同时小心地伸手将那颗小手雷取出来。看来羽田的话不假,难道确实有人要对他不利?但为什么会放在这种地方??

“把那东西给我。”一个陌生的女声在背后说道。

安室大吃一惊,一扭头,发现一个留着浅色鬈发的小女孩站在厨房门口。让他吃惊的并不仅仅是她镇定的神态和锐利的眼神,还有她竟然能在他毫无察觉的状态下走到他身后。“你是……?”

女孩眨眨眼,表情还是那样冷淡,“看来我儿子没跟你提过。”她朝他走近过来,伸出手示意他把手榴弹交给她。“不好意思,在家里的一些地方存放武器以备不测是我的习惯,不过既然没有外人——”

儿子???安室愣愣地注视她。她看起来顶多是个中学生!

还没等他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又一个人冲进了厨房。“妈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要在他来之前把你那些小玩意收起来的吗!”黑色短发的少女大声说,看见安室,扬起脸露出虎牙爽朗一笑。“安室先生好久不见!”

“你怎么在这……等等、”安室感觉自己的大脑内部正在噼啪爆炸,“你说她是你妈妈??”

世良真纯还没回答,羽田秀吉捏着手机冲了进来。“你们不要自顾自地行动啊,”他无奈地推了推眼镜,挥舞着胳膊。“我好不容易才找了个理由把人带到这里来……啊,由美糖?抱歉这边有点事,你先别挂电话,喂?由美糖?”

“吉哥不擅长行骗呢。”

“我、我已经尽力了嘛!”

“不要都挤在这里!真纯,去给客人倒点茶……”

安室呆呆望着他们吵作一团,神智一点一点从最初的冲击中艰难恢复。这么说羽田和世良是一家人?那么这个少女之所以这副模样……?

不过,回想起来,她的确在某些地方有点熟悉,那种淡定的气场,还有眼睛……就在安室的推理能力重新上线的时候,第四个人——同时也是他今天遭遇的最后一个意外——再次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们几个,趁我没到家的功夫都干了些什么?”

赤井秀一左手抵在门框,皱眉望着自己的家人们。

 

“秀哥!”真纯开心地朝他扑过去,“飞机晚点了吧?我来帮你放行李。”

“是真纯出的主意啦,说这样能给你们两人都来个惊喜。”

“别把错都推在我头上呀!”

“好了,这个惊喜的确是够大的。”赤井拍拍弟妹的肩膀,眼睛却越过他们盯着房间那头的人,他的零君还在当机状态,脸上的表情可爱极了,手里还捏着一颗炸弹,好像在犹豫要不要把房子炸飞来确定这一切不是幻觉。

而赤井什么也没有对他说。

安室看着赤井慢慢走近,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安静下来了,手里的手榴弹被谁轻轻拿走,然后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俩。他口干舌燥,身体在微微颤动,如同等待弹拨的琴弦;他从没有如此狼狈,从没有如此无所隐藏、只能任由整个视野被窗外的阳光逐渐炫成无法看清的一片——而当赤井伸手搂住他,吻掉他的眼角的湿润时,安室知道他将毕生无法逃脱,他的恋人是天生的猎手,只要有心,哪怕天涯海角都能捉得到他。

“你瘦了。”赤井说,用掌心轻抚过对方的脊背。安室把脸埋在他的外套,发出带着笑意的含混的鼻音。

“这一切又是你的套路?”

“世界上没有什么巧合。”赤井感受臂弯中久违的体温和贴在脖颈的安室柔软的头发,心想这也许是狡辩,也许是真理,因为一切都是事在人为。“……但你仍然可以将它称作,命运。”

 

 

 

--------FIN--------

 

FT/完坑了啊啊啊啊!

这篇用时两个月,字数不到五万字,本来一开始是想随便地想到哪写到哪,慢悠悠地来,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对我来说还能够写文就已经够幸福了T^T果然还是不想弃坑,所以加班加点地填完了,也算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不过因为我写文经常是鸡血上头没有大纲,所以到写完最初设计的一些梗也没用上,某些地方剧情可能也不够严密,节奏上自己也还是有些不满意的地方,但也只好如此了_(:3J∠)_

最后这一章的一些地方是对《蝴蝶之茧》的对应,比如把危险品和食品放在一起,有其母必有其子啊XD槙岛主从的出现也是,对应了《蝴蝶之茧》中的所留下的一些尾巴,同时也留下了新的可能性……(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有第四部了´・ω・`)

【柯南:还有人记得工藤宅是我的房子吗】

【风见:降谷先生,说好的让我做联络人呢】

《蚌与沙》这个标题,本身来自第二部《蝴蝶之茧》开头,RSB三人一起吃饭的那段回忆杀。究竟对赤井和安室来说,沙子指的是什么,又经历什么之后化作美丽的珍珠,我想有很多不同的答案,大家自由去设想就好了。原本是想好好描写下关于明美的问题,苏格兰的问题,还有包括琴酒的问题要如何去解决,结果好像并没有多少篇幅……然后其实也很想写写赤井家族以及赤安+赤井家之后的生活(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有第四部了´・ω・`)

最后,非常的感谢一直跟随这篇文到现在的每一位读者!虽然不那么完满,还是收到了很多鼓励和反馈,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乐趣><赤安大法好!萌赤安真幸福!让我们一起恭喜二位男嘉宾牵手成功!

有缘的话,大概会有番外哒(* ̄ω ̄)

 

 

2016/9/21

 


评论(40)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