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02

02 美中不足


“一大早起来就偷着抽烟,没收。”

背后伸过一只手,将赤井刚夹到指间尚未点燃的七星拿走了。赤井服从地转过身,向后靠上阳台栏杆。

“一大早起来就这么严厉啊,零君。”

他注视着面前的同居人。降谷显然是刚从床上起来,在晨曦下染上微光的短发有些乱翘,身上穿着一套宽松的乳白色家居服,直接光裸着踩在地板上的双足线条漂亮,让赤井回想起昨夜它们在激情中绷紧颤抖的样子。

“干什么一脸奸诈笑地盯着我……”降谷不自在地制止对方的上下打量,正准备回屋,被赤井从后面环住,他感到赤井的鞋尖轻轻磕了磕自己的脚跟,然后赤井忽然搂紧他的腰一用力,将他抱离地面。“哇!”

“要改掉不爱穿拖鞋的习惯啊,会着凉的。”

赤井将降谷贴近自己身体,稳稳地放下,让他的脚底踩在自己毛绒拖鞋的表面上,然后又在他耳根轻轻亲了一口。降谷不禁脸红了。

“改不掉抽烟的家伙还敢说我……”他以自己的方式掩饰着情绪,却也没有拒绝赤井的好意,就这样两个人像玩踩高跷一样慢吞吞地挪回屋里去,姿势滑稽,但降谷还是忍不住在赤井看不到的角度露出笑容。

终于换上自己的拖鞋,他说:“我去做早餐。”说着往厨房走去,赤井在身后阻止道:“不用了,今天FBI有点事,我这就出发了,你再睡个回笼觉也无妨。”原本他早早起床就是没打算叫醒降谷,想让对方多睡一阵。

看到降谷站在那一副失落的模样,男人走上去摸了摸他的后脑勺。“今天一定早点回来。”

降谷仍然显得情绪不高,不过还是抬手在赤井的脸上掐了掐,以示鼓励。“不要穿着带弹孔的衣服回来,我是不会给你补的。”

赤井知道这是“注意安全”的意思,只是笑笑:“了解。”

门关上了。降谷自己从厨房拿了瓶水喝,靸着鞋晃回卧室,倒在枕头上却无法再睡着。我是不是太贪心了?他想。

这样的日子明明在从前根本是可遇不可求的,现在却似乎成了日常。

但是,赤井也许并不知道他的苦恼吧。

不是因为落单,也不是因为担心赤井的安危,而是——他讨厌这种只能等待的感觉。

如果赤井是一匹狼,降谷则是猎犬。同样是不知疲倦的执着的追踪者,同样渴望着厮杀,他自信有不输给赤井的身手和头脑,他们是一起战斗才到了今天,这些宝贵的经验,不应该是用来让他每天料理家务、一边煮饭一边等着赤井回来关心自己。

再这样下去,利爪会变得迟钝,和那个人之间也会拉开差距的吧。降谷皱紧眉头盯着天花板。

“也许再去兼职做个咖啡店侦探比较好?”

他自言自语的时候,手机嗡嗡地响了,降谷伸手在床头柜上胡乱摸索了一阵,不过听到电话里声音的时候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新的调查任务?是真的吗,风见!我马上过去!”

 

***

降谷先生的心情好像有点差。

看到刚回来的长官时,风见裕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跟随降谷零也有不短时间了,自认为还算善于分辨对方的情绪。“上级的命令是……?”他小心地问。

金发青年坐进办公椅时叹了口气。“任命我去担任某位高官的贴身护卫。”

“诶??”

难怪降谷先生会失望。不是预期的那种犯罪调查啊。

“专门找公安的高级特工来做保卫工作,是遇到了特殊的危机吗?”

“据说接到了恐袭级别的威胁,但也不排除是恶作剧……”降谷翻了翻手里的资料,然后啪地丢到桌上。“依我看,护卫这种事情交给警视厅那些人来干就足够了,不过既然是命令,也只能去完成了。我调过去这段时间,零组还有backup就交给你了。”

“是!”

风见立正回答,然后又犹豫了一下,马上就被发现了。“怎么?”

“呃、不,没什么……只是在想,就降谷先生一个人行动吗……”

“你在替我担心?”降谷揶揄道,“当初潜入黑衣组织那阵不也是一样吗?”

“我们一直都替您担心。”没想到,风见这样直率地回答。降谷仰起头,见自己的副官表情真诚,不禁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放轻松点,风见。这种任务没什么大不了的。”

风见还是那副严肃的表情,“嗯,但跟官僚打交道也并不轻松,还请小心行事。”

“唉~明明剿灭黑衣组织的收尾工作比较要紧来着,这种时候让我去干些无关痛痒的活,上头到底在想什么啊……”降谷舒缓了一下肩膀,终于还是忍不住发牢骚地趴在桌面上。风见望着自家上司这孩子气的一面,有点好笑。“降谷先生,有些心里话可最好别在办公室说出来呀。”

同样,也有些心里话是他没说出来的。

——在潜入黑衣组织那时,您身边还有苏格兰的帮助。他殉职之后,又有那个FBI的男人在暗中守护您。

然而有些战场是没有硝烟的。总有些时候,您必须得自己保护自己了。

这些年,降谷一直在潜入搜查的一线,所以对于体系内的周旋并没有风见经验丰富。

降谷先生,也许从现在开始是新的领域啊。

 

***

降谷打开家门的时候发现赤井正坐在沙发上敲电脑。“欢迎回来。”赤井扭了扭脖子,“炖菜已经差不多快好了,待会就可以开饭了哦。”

“FBI那边的事完了?”

“只是一个战略部署会。”赤井把笔电放到一边膝盖上,伸手去拿咖啡杯,他知道降谷很想知道具体情况,也不吊着对方胃口。“目前重点调查琴酒可能藏身的地方,他隐蔽得这么滴水不漏,有可能什么人给他提供了庇护也说不定。”

降谷一边脱掉西装外套一边听着。“从决战时起对空港海关的监控一直在做,可以肯定他没离开本土,不过想把日本翻个底朝天,对FBI来说难度太大了吧?”

赤井挑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

降谷瞪着他。“得意什么……”一想到明明应当是公安全权负责的事情却反而让FBI占了便宜,而自己还要去给某个愚蠢的政客当护卫这种无聊任务,降谷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到赤井腿上。“哼。”

赤井觉得他像一只蓄意妨碍主人工作的闹情绪的猫,一手将电脑合上,另一手将人往怀里带了带。“抽个我们都休息的日子,一起去台场逛逛吧?”他低声说。

“台场?”

“对,可以看到你最喜欢的RX-78-2哦。”

台场的广场有一架巨大的高达模型,有十几米高。

“不要用那种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话……”降谷泄气地向后把头仰到赤井肩膀上。虽然不甘心,但理智告诉他也不该冲赤井撒气。比起一起去约会,他大概更希望能跟赤井一起去拿枪射人膝盖啊——紧接着降谷又猛然直起脖颈,“赤井!你在摸哪里!”他抓住对方放在自己大腿上不安分的手。赤井一勾嘴角。

“为了表示我不是在哄小孩子。”

 

 

 

TBC

零式嘴炮为什么一碰到赤井大大就失效呢hhh

筛了半天敏感词_(:3J∠)_头一次碰到这情况

评论(23)
热度(164)

2016-10-28

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