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03

 (本章与第二部有情节关联。原创人物有。)

03 新的谎言

“外面降温了,你要出门的话多穿些衣服。”

“今天没有特别需要出门的任务呢。”

赤井靠在卧室门口,降谷坐在玄关的地板上一边穿鞋一边扭头瞪他。“FBI还真悠闲。”

“只不过是弹性工作制而已。”赤井走过去,望着降谷西装革履的样子,忍不住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喂!”降谷抗议,“不要添乱!”

“是是,降谷先生……”

听到他用漫不经心的语调学着部下们称呼自己,降谷撇撇嘴,不过赤井的神情多少感染了他,让他轻松了一些。“总觉得我们最近的日程表又错开了。”青年抹平头发,又照了一眼穿衣镜。镜中他一身整肃像个标准的公务员,和站在身后穿着黑色睡衣戴着睡帽的赤井形成鲜明对比。

“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所以你也卖点力好好干活啊FBI!早点把黑衣组织残留的事搞定!不然我们公安可就接手了。”

“遵命。”赤井笑着,心想连詹姆斯都没催我……“如果超额完成的话有奖励吗?”

降谷一脸“真麻烦”的表情。

“我没有你这样无耻的部下真是万幸啊……”他小声地吐着槽,伸过手,赤井眼前忽然一黑,睡帽被对方扯向下盖住了视野。然后便感到嘴唇上蜻蜓点水的柔软一吻。赤井把帽子拉起,降谷已推开门往外走了,脸上挂着他熟悉的那种调皮的笑。

“随你要什么都行哦?秀一先生。”

 

***

因为曾经作为冲矢昴而蛰伏过一段时间,赤井熟悉独自宅在家的生活。不过和降谷同居之后,很多事情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还记得,在很早之前,他为了与仍在卧底中的降谷达成和解,冒险第一次造访了对方的住所。那时萦绕在降谷零房间里的日常气息,让赤井深深为之吸引。他自己也不曾料想会有一天可以与降谷共同拥有这种日常气息,但经历过若干曲折、一点点互相理解和信任之后,他们做到了。

赤井决心守护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但他并没有百分百的自信。多年来,“日常”恰恰是赤井不那么擅长的领域。

倘若有朝一日又失去这一切,我是否还能够承受?

屋子里到处留着降谷的痕迹。衣柜里整齐的衣物,柔顺剂的香味,冰箱上贴着垃圾分类回收的日期表,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还用彩色笔圈了出来(“这是写给你这个美国人看的!”)阳台的玻璃门上则贴着“一天不超过三根烟!!!”也是用彩色笔写的,三个感叹号旁边画了个形神兼备的颜文字。这些都是以前不会出现在赤井生活中的事物,而今天天被它们包围着,每每让他的心充满不可思议的甜蜜。

从前保留下来的那把吉他好好地摆在房间一角。赤井走过去拿起它,在琴弦上随意拨弄了一把。他正想着是不是该给它调一下音,这时手机响了。

“赤井君,有进展了。”是詹姆斯·布莱克打来的。“常盘议员打出了一个可疑的电话,对方经过了变声,但从他们电话的内容来看,有可能是琴酒或者伏特加。”

“……果然。”

常盘荣策是在黑衣组织策划暗杀土门康辉事件当中,土门的竞选对手之一。在土门退选后他成功当选,从那时起FBI就怀疑他受黑衣组织的支持,而在暗中对他进行调查。不过,此人直到组织垮台都并没有什么动作,因而也一直没能掌握切实的证据。

“谈了什么?”

“在谈条件,貌似是成事之后保证让他们脱逃去海外。”

赤井哼了一声,放下吉他。如果真的是琴酒,应该不会蠢到相信这种承诺而替人当枪使……不过如今今非昔比,即使是高傲如琴酒,为了活命,是否也会放下尊严去换取生机呢。赤井对琴酒并无怜悯,但作为老对手,他个人并不希望看到那家伙以这种形式走向终结。

“他们答应了?”

“还没谈妥,常盘说要商量一下改日再联系。”詹姆斯沉吟着。“我怀疑这个常盘背后还有人。你还记得当初的方舟一案里,降谷零被冠上罪名陷害的事吧?”

赤井没说话。他当然记得,那件事给降谷带来的冲击很大,降谷作为公安的荣誉感很强,从来没想过竟然会成为内部黑幕的牺牲品。不过在案件公开之后,对降谷进行秘密迫害的公安相关上级也都受到了处理。

“当时暗中指使重新开发诺亚方舟是原厚生省大臣禾生一派,但一直让我不得其解的是,厚生省非军非警,为何如此神通广大,竟然可以对公安委员会的人施加影响?这个厚生省很蹊跷,不像是一个负责医药劳保的无害部门。”

“这不正是FBI奉命调查的真正目的吗。”

“美利坚从来不会对所谓的盟友真正放心。”詹姆斯的语气平淡无奇,“我们继续监听,掌握到他们行动时间和地点,到时候,赤井君,就是你出场的时候了。”

“了解。”赤井准备撂下手机却又拿了起来。“我说詹姆斯,监听日本高官这件事,恐怕又是拿不到合法手续的吧。倘若真的被外交抗议,你打算怎么办?”

电话里稍稍沉默了一阵。

“赤井君。我们是FBI——忠诚(Fidelity)、勇敢(Bravery)、正直(Integrity)——你觉得为什么F排在最前面,I排在最后面呢?”

 

***

 “从今天起,在下奉命担任您的贴身护卫工作。”

降谷望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男人。

他这次需要保护的对象是厚生省新任大臣,白石贤太郎,五十多岁,长着一张精明强干的脸。诺亚方舟一案当中,前任禾生壤宗倒台,白石随后坐上了大臣宝座。降谷的任务是保证他的安全,同时调查究竟是谁以何种原因对他发出了生命威胁。

降谷不是很习惯这种地方,虽然在公安时也会常常出席一些会议之类场合,但降谷因为一直跑外勤的缘故,很少出入这样充斥着严肃气氛的政府机关。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是他的长处。

“白石先生,能允许我先检查一下这间办公室吗?”

正在阅读文件的男人抬起头,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安室戴上手套,开始仔细检查房间的陈设,在这过程中他感到白石的视线一直跟着他。

“降谷君,听说你之前在黑衣组织担任卧底?”

降谷一愣,想起关于黑衣组织的事虽然对外没有公开,不过这个级别内阁官员是知道概要的。“是的。”他简单回答。白石仍然盯着他。

“眼下正是清除余党的时候吧。按说你是最熟悉情况的搜查官,公安那边却偏偏不再让你主导搜查,你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降谷抬起头,大臣的表情难以捉摸,眼神如鹰隼般犀利。他思忖着这种问题或许不便正面回答,含糊道:“也许是因为上面认为您的护卫工作更加重要?”

白石发出一声轻笑,没有再追问。

办公室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一天下来,降谷跟着白石的各项行程,但也没能看出危险的端倪。傍晚时分,霞关2丁目的办公楼已被余晖笼罩,公务人员陆续开始下班了。看到厚生大臣也终于起身换上外套,降谷稍稍松了口气。为什么今天感觉上班时间过得特别慢呢?

“白石先生,我护送您到停车场。您有私人保镖对吧,接下来……”

 “你好像没搞明白‘贴身护卫’是什么意思啊,降谷君?”

话被打断了。降谷看到男人朝他走近过来,依然是那种难以捉摸的表情,突然间,他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不需要检查一下我家里是否安全吗?”

“今天来报到之前在下已经去您家里看过了。”青年没有后退,直视着对方鹰隼般的眼睛。“而且就算是贴身保卫也不可能24小时都跟随您,这没有先例。如果您觉得有必要,您可以向公安方面申请调集更多的人手——”

他顿住了。白石的一只手碰到了他的脸颊,然后摸向他的一边耳根。降谷在震惊中下意识地握住了藏在腰间的手枪,“您要干什么!?”

“只要你一个人就够了。”厚生大臣收回手指,指间捏着一只耳戴式微型通讯器。他微笑着,将它丢到地上用脚尖碾碎。

“今晚请来重新检查一下我的住所吧,降谷君。”

降谷绷紧神经瞪视着对面的男子。看来这个任务并不像他此前吐槽的那样,只是给一个“愚蠢的政客”当护卫那么简单。同一时间,在霞关官厅街的另一栋建筑里,风见裕也摘掉耳机从椅子上跳起来。

“联络被切断了!为什么?”

降谷先生,发生什么事了……风见攥紧了手掌。

 

***

日本的垃圾分类很复杂,因为这个,赤井被降谷教训过很多次,不过最近他也终于入乡随俗地掌握清楚了。

“告诉过你烟盒不能这样丢!塑料、铝箔还有纸盒部分都要分开!喂赤井,你有在听吗?”

他最喜欢看降谷系着围裙,一边抱怨,一边有条不紊地教他如何分开各种垃圾,因此他的学习进度十分缓慢,直到炸毛的降谷扬言要把他的来复枪们也拆卸了,当垃圾分类丢出去。今天赤井自信在整理垃圾时绝对没有出错,也许应该等降谷回来让降谷看一眼,虽然他多半不会从恋人那里收到坦率的表扬。

赤井擦擦手,打算在降谷下班之前先去厨房弄点吃的。口袋里手机滴答一声,他掏出来低头去看,降谷发来的讯息只有一句话:

「今晚我在本厅宿舍住。」

 

TBC

*常盘荣策←这是在原作红黑交锋捉水无怜奈那次出现过的人物,原帝都大学药学系教授,有不少分析帖怀疑他有可能是黑衣组织想暗杀土门的原因。

*白石这个人是原创人物,不过他和原作主线无关~

想看赤井大大戴睡帽的样子><

评论(29)
热度(164)

2016-11-06

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