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05

05 试探


赤井脱掉外套,挽起袖子放掉浴缸里的水。

一个多小时之前,当他进入常盘荣策家时,常盘已经死了。FBI探员在常盘宅邸附近昼夜监视,今天清晨发现常盘没有在平常的时间出门,随后就听到女仆的尖叫声。在日本警方和公安到达之前,假如不勘察现场,就很难再得到机会了。请示之后,赤井得到了行动许可。

尸体没有外伤,但也没有中毒死亡的特征——他首先想到的是APTX4869 。其他两名探员调查房间的时候,赤井快速检查了常盘的手机内容,在里面发现了一通来源不明的奇怪讯息。

只有几个字:

「寻找你的敌人」

“长官!”突然有个FBI探员大叫起来。赤井一扭头,看到了引起他们骚动的东西:房间一角的和式壁橱顶上设置了炸弹,并且上面的指示灯已经在闪动了。“所有人撤出去!!”他当机立断。

就在他们冲向门口的时候,炸弹爆炸了。

赤井并没有受伤,但同行的一名探员被爆炸波及而轻微挂彩。将与警方沟通的工作留给别人,赤井先一步离开了现场。

议员的死十分蹊跷,他坐在浴缸边沿,沉思地凝望着水面下降。首先,假如常盘是琴酒所杀,杀死常盘就等同于撕毁了交易,对琴酒有何益处?第二,常盘已死,在他家里装上爆炸装置的意义何在?

除非,凶手已经预料到FBI会摸到这里,很早之前就布下了这样的局……

那么那条讯息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赤井盯着水流形成漩涡,它不停地旋转着,仿佛有吸引力般将所有东西吸进黑暗的洞底。他让自己的视线离开它,起身走出浴室,拉开门到阳台上去。

“寻找你的敌人,么……”

他很想抽根烟,手伸进裤袋又想起降谷贴在门上的那张纸:一天不超过三根烟!眼前浮现出零君作势要发火的模样,赤井想了想,又把手缩了回来。

门铃在这时响了。赤井走过去,门外站着茱蒂·斯泰琳。

他开门时将另一只手从腰间的枪上移开,但茱蒂留意到了这个小动作。“你的警惕性还真高。”她挑了挑眉。

“习惯改不掉。”赤井接过她带来的资料,发现她在犹豫。“没关系,进来坐吧。”

女探员吸了口气,似乎拿不准这样是否合适。赤井和降谷的住址在FBI只有詹姆斯、卡迈尔和她知道,鉴于此前和降谷零打交道的经历,他们认为房子的另一位男主人不会很欢迎FBI的来访。

“只是来跟你商量一下接下来的部署。”她解释似的补充道。“詹姆斯回美国使馆去了,会和CIA方面商谈监听相关的事。”

“老实说,我仍然不赞成大规模使用这种方法。”赤井在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窃听事件造成的外交丑闻已经不少了,再如此下去,有可能我们在日本目前的自由活动将会受到限制。再说这类手段毕竟是国安局那些家伙的作风。”

茱蒂耸耸肩。“一次尝到甜头,就很难停得下来,上头哪管我们这些一线搜查官的难处?” 

“常盘的案件大家的意见如何?”

“和你差不多,”茱蒂看着赤井将装有资料的U盘插进电脑。“假设那条讯息指向的是常盘的敌人,我们调查了他周围的关系,前厚生劳动省大臣禾生壤宗下台之后,这个常盘议员原本被认为有望提名为继任者,但最后坐上这把交椅的却另有其人。而且那个人一向也是常盘的政敌。”

赤井没做声,望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档案:现任厚生省长官,白石贤太郎。

“所以接下来打算对大臣进行监听吗。”

“詹姆斯今天大概就是去决定这件事吧……”

“前提是那条讯息确实是这个意思。”赤井呷了口酒。“我有种感觉,没准凶手那条讯息是写给我们FBI看的。”

“炸弹也是用来对付我们的?”茱蒂愣了愣,“等等,如果是琴酒干的,他这是在故意留下线索引我们查下去吗?”

“陷阱底下是什么,不踏进去就无法知道。”

一阵沉默。赤井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听见对面的茱蒂叹了口气,他们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你的家看起来很可爱。”她仰起脸环顾四周。

“这都是降谷君的功劳。”赤井咧咧嘴。茱蒂微笑着。

“看得出他把你照顾得很好。”她对着那张贴在阳台门上的手绘禁烟告示眨了眨眼。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门洒进屋里,在干净的地板上落下温暖的光斑。她完全能够理解赤井在开门时那个防御性的习惯动作,理解这个男人想要谨慎守护的心情:这个地方可以称之为“家”,而不单单只是“住所”。到这里来谈工作上的话题都会让人忍不住感到有点对不住。

“在几年前,还真想象不到你会这样……对不起。”茱蒂意识到失言,不禁有些尴尬,好在赤井并没有在意。

“上帝给每个人的都不会太多,所以我很满足了。”

“对了,詹姆斯让我提醒你。监听计划相关的事,你没和降谷提起过吧?”

“没有。这件事不要被公安知道为好。”但他真的不会知道吗,赤井想。

“我走了,秀,……愿上帝保佑你们。”

在她离开之后,赤井重新打开白石的资料。他啜了一口波本酒,舌尖化开的甜味中有一丝奇异的苦。他这时想明白茱蒂刚才的表情包含的意思,她望着这房间,仿佛望着一个易碎的、被孩子当做宝贝的玩具盒子。

 

***

“您不需要这样看着我。”

降谷撩起一边头发,示意自己并没有带隐藏的通讯设备。“白石先生,我们需要首先建立互信,您这么不信任我的话,我也无法信任您进而正确地保护您。”

白石露出笑容,眼睛里却依然冷漠。“不要这么性急,年轻人。”他看看表。“时间还早,不如陪我出去散散心?”

两人离开国会议事堂,专用轿车开到停车场,大臣又提出换乘降谷自己的车子。“放心,交通费我会加入到你的勤务补贴里。”

降谷对他随心所欲的命令不满但无可奈何,甚至怀疑他是否就喜欢看自己明明不愿意却不得不服从的样子。

白石虽年过半百却是一个人独居,没有结婚也没有家人,住处也相当简单,仅仅是距离办公地点不远的国会议员宿舍。降谷接下这次任务之前做过调查,曾经有他的反对者为了中伤他称他是同性恋者。不管怎样,此人工作能力极强但似乎没什么特别亲密的朋友,大概就是因为气场难以靠近。

RX-7沿着大路飞驰,降谷一边开车,一边留意着外面的安全。坐在后座上的厚生大臣倒是一副自在的样子闭目养神。直到开上湾岸高速路之后,降谷忽然听到白石问:

“诺亚方舟那次的事件,两个主犯是下落不明?”

降谷没想到他提这个,表面不动声色。“是的。”

“当时追击他们的就是你吧,降谷君……没记错的话,就在这条路上。”

“……”

“根据提交的报告,不论是公安还是FBI的追捕和回收都宣告失败,他们为了逃脱,炸毁了方舟主机。我见过槙岛君,的确他有可能干得出这样的事——没错,我认识他,”看到降谷震惊的反应,白石满意似的笑了。“但事实的真相真的是那样吗?”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降谷减缓车速,瞥了一眼上方的后视镜,镜中的男人双臂交叠,在窗外掠过的光影中,表情显得深不可测。

“既然降谷君你要求互相信任,那么我就来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之后,作为交换——或许你也会愿意告诉我一些事情?”

 

 

TBC


评论(16)
热度(117)

2016-11-24

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