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06

最近粉涨的有点快,吓到我了_(:3J∠)_谢谢关注的亲们~这个系列是秀透的四部曲,前三部《君への嘘》《蝴蝶之茧》《蚌与沙》,请在阅读前文的基础上观看><

 

06 特定秘密保护法

 

“早在诺亚方舟的复原计划之前,厚生省的秘密开发项目中,人工智能并没有排在第一位。只不过由于原先准备推进的项目中途搁浅,方舟计划才被提上了日程。”

“中途搁浅?”

白石点点头。“没错。一个与脑科学和互联网大数据有关的计划,我就是在那时候见到槙岛君的。”

他透过车窗注视远方的大海,繁华的东京湾笼罩在冬日降临前最后的和煦阳光下。降谷不知自己是否该提问,不过白石很快继续说下去。

“一个秘密的、不见天日的项目,要么涉及国家的重大问题,要么违背人道伦理——这个项目二者兼而有之。具体情况你没有必要知道了……项目的名字叫做:西比拉计划。”

“西比拉”是古罗马神话传说中长生而能预言未来的女巫。这个名字来指代的,究竟是怎样的计划呢?降谷将车子转过一个弯,离开高速路。

“眼下槙岛和他的同伴被通缉,罪名是方舟一案,但几乎没有人知道,他还曾经杀害过警察官和其他实验体,是多件命案的嫌疑人……然而槙岛君拥有奇特的魅力,在一些政客和商界巨头之间很吃得开,甚至成了他们的红人。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重大的机密,没有法律能够制裁他。”

降谷一瞬想起了那次自己在公寓里被AI兵器袭击的事。那正是槙岛所为——随心所欲、对一切东西的生死都只抱持游戏态度——现在想来,那也是之后一切风波的开端,而自己和赤井也是从那时起开始真正走近的。

“所以……你在寻找那个槙岛吗,白石先生?你想把他们抓回来,重启厚生省那些夭折的计划?”

“推进西比拉计划的是禾生一派,我取代她成为厚生大臣,并不打算把那个疯狂的想法拾起来。不过,槙岛和他的同伙仍然是重要的关键人物,他们和他们所知道的东西一旦外流,对我国将相当不利。”

“您怎么知道把他们攥在手里就一定是好事呢?”

降谷的质问有些尖锐,大臣瞥了他一眼,目光中含有一丝不以为然。

“降谷君。你还记得当初你调查方舟案时,被扣上的指控吗?”

降谷胸口一闷。“……违反国家特定秘密保护法。”

“没错。这个法律的特殊之处在于,究竟什么是‘特定秘密’,完全由内阁说了算。虽然上一次你的罪名已经洗清了,但只要我乐意,随时都可以重新指控你。”

拔尖的刹车声。RX-7猛地在路边停下,降谷扭过头盯着后座上的白石。

“您是在威胁我吗?”他愤然道,“您想从我这里换得什么?我不认同方舟计划,也不知道槙岛的下落。白石先生,你们暗中推行法外的研究,反过来又制定方便自己的法律,用来封住别人的嘴!身为官员您难道不会感到良心不安吗?”

出乎他的意料,白石没有生气。两人在车里互相对峙了一会,大臣才重新开口。

“你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就像水一样清澈。”

“诶?”

“所以看看窗外吧,孩子。”

降谷茫然地坐回原处。透过挡风玻璃,作为东京标志性景色之一的彩虹大桥延伸向远方,平静的海湾有船只来往,岸边高耸的台场女神雕像在日光下半明半暗。

这就是他所保护的国家。

“看得出,你拥有强韧的信念和道德观,但与此同时你又选择了公安——公安的使命是维护国家利益,而不是普通人的正义良知;同时你们又是国家的棋子和垫脚石,一旦有需要,随时可能被舍弃。虽然这么说很残酷,但你在心底其实也明白这些的吧?蜥蜴需要断尾的时候,切断就可以了。这就是这个组织体系对待个人的方式。

“这条路永远在暗处,只要你选择了它,你就会不断遇到同样的矛盾:情与理,任务与良心,无法被大多数人理解甚至知晓,却必须不择手段地保护他们……对于你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这也许将是永远的煎熬。我只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觉悟。”

 

***

回去的路上他们无言度过。路过台场购物广场的时候,降谷忽然想起之前赤井曾经说,想等有空的时候两人一起来这逛逛。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谁知竟然载着这个老头子先来了这里,真是气人。这样想着,降谷忍不住多朝广场的方向望了两眼。

“那架RX-78,听说过几个月就要从这里搬走了呢。”

他没想到会被大臣发现,吓了一跳。“您也知道这个?”

“高达这种程度还是看过的。我毕竟也是50代的人嘛。”

“这样啊……”降谷心绪忽然稍稍柔和了一点。他望着远处广场上被施工栅栏围起来的RX-78,心想,也许没机会再和赤井一起来看了。

当晚见到赤井的时候,降谷决定把这小小的遗憾咽进肚子里。

“你这人……!”青年皱起眉放下车窗,这时他刚刚开到公安本厅宿舍楼前的马路口。赤井忽然从路旁的阴影里走出来,降谷赶紧踩刹车。“不要在这里碰瓷啊!”他左右看看,希望这一幕没有被什么同事撞见。

“我信任你的车技。”赤井双手插兜,淡定地看着白色马自达在距离他不到半米处停住。“猜你今天又要加班住宿舍,想过来看你一眼。”

这最后一句让降谷的抱怨烟消云散。他望着赤井走到车窗外,把一只胳膊搭在车顶,俯下身。

“对不起,赤井……”

“你没什么好道歉的,零君。”赤井平心静气地说。“不过一起出去喝一杯如何?不会占用很长时间的。”

“我在工作!再说之后还要开车……”

“没关系,我喝酒,你陪我一会就好。”

“我要是说不呢?”降谷学着赤井的腔调说。本尊不为所动地勾起嘴角。

“那我就站在警察厅的门口等一晚,到时候所有路过的人都会知道降谷搜查官有一个死心眼的男朋友。”

“嘁……”降谷撇撇嘴。“还不快上车!”

 

***

他们去了一家降谷喜欢的居酒屋,在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狭窄的座位,温暖的灯光,冲淡了外面的寒意。说好不会耽搁太长时间,但等他们出来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双方都知道彼此贪恋这一点点共同的休憩时光,谁也没说破。

车子停在几条街之外的停车场,赤井和降谷沿着人行道慢慢走,天早就黑了,降谷的右手被赤井的左手攥着揣在自己衣服口袋里,焐得有点出汗。

“竟然和FBI一起轧马路,想想也真奇怪。”

“不是FBI就好了吗?”赤井歪头瞅他。降谷翻翻眼睛。

“你这家伙要辞职么?先说好,公安可不会聘用你的哦,而且你领不到日本的失业保险。”

“那我就干点别的吧。”赤井认真似的思考了一阵。“加入射击队怎么样?我觉得我应该能拿个奥运冠军回来。”

降谷被逗乐了,又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说醉话。手指间碰触的温热质感,还有硬硬的枪茧——这是狙击手的左利手,赤井的手。拿枪的手。此刻紧紧拉着他的手。

“真是自信的男人啊。”

停车场就在大街另一侧了。降谷去掏车钥匙,赤井先他几步走上过街天桥。降谷听到赤井说:“零君,从天桥上看月亮很漂亮呢。”

“不是和平时差不多吗?”他登上台阶,赤井在顶端朝他伸出手招呼着。“从这边看。”

“这边吗……”

降谷漫不经心一抬头,腰间突然被搂住,他猝不及防,被赤井亲了个正着。“你!!”知道上当的降谷气恼地推了推对方,不过也于事无补了。这家伙真的有点醉了吧?他想。

但赤井的绿眼睛还是那样深邃明亮。

“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你这个美国人……”降谷不太习惯在公共场合跟人接吻,也没真的推开赤井。“FBI那边的进展怎样了?”他不自在地转移话题。

“琴酒的行踪还没跟到,”赤井稍微松开他,“不过常盘之死有很大可能是他干的,我们锁定了一个相关的目标人物。是个大人物——当今的厚生省大臣,白石贤太郎。”

降谷一惊。怎么会这么巧!?难道之前白石收到的生命威胁来自琴酒……?

“你没事吧?零君?”赤井摸摸他的刘海,他连忙回过神来。“没事。只是在想为什么琴酒要这么做。”

“这也是我一直想弄明白的啊。”

他们回到停车场,赤井与降谷道别,然后目送着恋人开车离开。他抬起头,呼出稀薄的白雾。夜空中的月亮显得十分清冷。

“希望你的车不要再让别人坐了……这是不是过分的独占欲呢?”

他低声道。这时手机在外套内侧震动起来。是一名FBI探员打来的。

“赤井先生,槙岛要见您。”




TBC

天桥上看月亮这个其实是池田古谷之间的梗23333

评论(17)
热度(136)

2016-12-02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