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09

lof也会吞贴???【被吞掉的07】【08


09 不可越过边界


赤井在黑暗中潜行。

他一边耳朵里塞着微型通讯器,里面间断地传来詹姆斯·布莱克和另一个男人对话的声音。“……利用卫星图和大楼废弃前留下的电子资料做了比对,里面构造不是很复杂,但照不到的死角有若干个。”姓崔的男人解说着——日语发音非常标准,听得出他待在日本已经有很多年头了。“对方至少有五个人。我定位了他们身上的移动设备,只要他们还带着手机就能追踪得到。”

这次的作战目标之一是验证崔求成提供的技术,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利用这个黑客获取了极大的搜查便利。此刻通过即时通讯,全体作战队员能够分享现场情报分析。

这样集体行动的感觉倒是久违了。自打赤井结束卧底生涯从组织撤回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获得了较大的自由行动权限。一是他的能力和地位当时已经得到充分认可,此外说句实话,那段时间赤井过得比较阴郁,没心情和别人走得太近。

 “赤井君,他们开始移动了!”詹姆斯说,“两点方向!”

没等他说完,赤井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那里。昏暗的走廊里静得可怕。他浑身振奋,四肢所有神经末梢都变得异常灵敏。

来吧,我的老对手。你在哪?

第一丝响动出现的几乎同时他的枪口射出了火花。躯体重重倒地的声音,赤井知道自己干掉了一个,但这不是他,不可能是他……

你在哪?

察觉到袭击,剩下的敌人立刻开火,哒哒的枪声席卷了整层楼,几乎盖过了耳机里的提示。“三个目标退回房间……他们跳窗了!狙击手!!”

外面响起了狙击的枪声,然后是掉落的惨叫声。这个也不是。赤井站起来。总是要留到最后的……

“他们躲进下面一层了!!”

空气中灰尘鼎沸。将那些顶住火力准备投掷催泪弹解决问题的同事留下,赤井两步跃上楼房另一面的阳台,利索地一个空翻降落到楼下阳台上。他冲进废旧的房间,黑暗中有影子一闪而过,就像逃窜的老鼠。

他们真的要以这种方式结束了吗?某种意义上,FBI胜之不武,但与这个组织的较量从来没有什么道德可言,从最初派他去当卧底开始,这就注定是一场充斥着尔虞我诈的不光彩战争。难道还要奢望一个堂堂正正的结尾吗?

他像狼一般迅猛而无声地向前,寻找猎物暴露的尾巴。在又一个敌人做出绝望回击之前,赤井抬手一枪打穿对方的膝盖(他很爱这么干)然后在那人痛叫着失衡的时候上去重重补了一拳,把对方直接甩飞到墙壁上。一抬头,正好看到熟悉的长风衣一角消失在走廊尽头。

“前面从地图看应该是死路。”通讯器里黑客的声音变了,“等一下……目标进到了墙里?!”

赤井哼了一声。再先进的技术也代替不了现场的经验和观察,还有捕杀者的直觉。他注视着出现在眼前的暗道,它类似于大型通风管,不知通向哪里,能听到管道里微弱的风声。他没过多犹豫,钻了进去。

“注意,赤井君!你已经离开了行动小队的支援距离!”耳机里传来詹姆斯变得微弱的声音。赤井没理睬,微微躬身继续追踪。通道里的可见度进一步降低,脚下慢慢变得泥泞起来,他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脚印是两个人的。

刚刚情报说的是至少五个人,上面干掉四个,这么说……

“赤井君,”詹姆斯再次警告。

赤井直接关掉了通讯。

穷寇莫追……他明白詹姆斯的意思。情况不明,这是冒进的行为。按赤井一向的谨慎周全,不会犯这种错误。

但如果错失这次机会的话……不尽快抓住琴酒的话……

必须赶在零君卷入这件事之前结束掉。

他能听到脚步声了。通道在转向,风开始从四周涌流,应当离某个出口不远了。枪在手中仿佛逐渐加热的铁块。就在前面,他就要面对这个时刻了。

只需做出最后一个动作,命中猎物——

突然间,一道黑影毫无预兆扑上来,从赤井的侧面,在他刚刚到达通道岔口那个瞬间;赤井反应极快一缩身体闪开,同时举起手枪,但让他吃惊的是对方并没做出任何人面对枪口都会出现的本能动作,而是迎面硬冲了上来。

是伏特加。

砰地一声。距离太近了,血直溅到赤井手上。然而伏特加的体型在并不宽敞的通道中几乎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这个琴酒忠实的跟班一直以来似乎从未作出过让人刮目相看的举动,在组织的那些年,他留给赤井的印象也永远是那个有些笨拙、只会执行命令的大块头男人,谁也不会想到,在被逼到山穷水尽的这一刻,他也会作出惊人的选择。

“大哥!!快走……”

伏特加发出嘶哑的吼叫,向赤井撞过来。完全是蛮力的攻击,但通道当中难以灵活回旋,赤井在物理对抗上优势降低了。他挟住男人的手腕,而伏特加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拼命一挣,竟然使赤井脱手了。

手枪在掉落前一秒迸出了一朵火光,而对方仍然在踉跄中狂乱向前,抵死相搏的刹那,赤井感到肋侧传来尖锐的疼痛。他顺势朝后仰,使匕首不至刺得更深,后背触到墙壁的同时借反作用力向前一踹。伏特加跌出去轰然倒地,赤井爬起来,正看见琴酒的背影从通道出口一晃,消失了。

他走过去。下方是湍急的水流,什么都看不清。夜色在他眼中晕成一团,只剩下寒冷中喘息的白雾。赤井伸手摸了一把胸口,发现已经被血浸透了。但他能从疼痛程度判断出伤口不是太深。赤井将重心靠在通道壁,从喉咙里发出一个低笑。这是对他自己的嘲笑。

事情可能会变得不太妙了……

 

***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

灯光十分刺眼。降谷望着白石的脸,从那里读不出是吉是凶。他们已经返回官厅街,降谷联系了风见,秘密地将那两名被抓包监听的FBI和他们的车暂时扣押。

他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什么表情,但他必须克制,克制住内心翻滚着的惊涛骇浪。现在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FBI对公安最新提出的联合调查表现不积极。因为他们在担心,一旦与公安共有情报,他们为何能获取超越常规的信息,就很容易引起日方的怀疑。

“美国人对我们实施监控,长久以来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白石给自己倒了杯茶,“去年,维基解密公布了美国监听日本政经界高层人士的事实之后,为了平息民众的不满,维护彼此的面子,美方曾经为此道歉——但他们总是学不会收手。现在正是敏感时期,如果将这件事上报,或许又要引起轩然大波了吧。”

“向上级通报这件事是我的职责。”降谷说。白石笑了笑。

“的确,这次抓住了把柄,说不定能把FBI从日本一举扫地出门。这也正是你们公安的愿望吧?”

青年没有回答,指节攥得有些发白。

“不过,也许可以借这个机会,跟他们讲讲条件。”厚生大臣放下茶杯,向椅背上靠了靠,露出意有所图的眼神。“能帮我安排一下联系FBI的渠道吗?”

白石的嘴唇在翕动,降谷知道自己会听到什么,但他耳朵里嗡嗡作响,太阳穴针扎般疼,他只想跑出去,跑到外面寒冷的冬夜里去,一直跑到力气耗竭为止,那样就不需要再思考这一切。

“——请他们把槙岛君交出来。”

 

 

TBC


评论(23)
热度(140)

2016-12-16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