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0

10 粘合

赤井把外套脱下来丢进脏衣篮。轻微的反应迟钝让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在低烧。伤口还在渗血,赤井啧了一声,从盥洗室拿了条毛巾,在柜子里翻出应急药箱。他回到客厅坐进沙发,解开衬衫准备给自己包扎。身后传来卧室门拉开的声音时他并没有太在意,接着感到一把枪顶住了后脑。

“别动。”降谷低声说。

赤井眯起眼睛停下手中的动作。

“这不是正式程序上的讯问,你也没有拒绝或保持沉默的权利。”降谷飞快地说,嗓音平静冷淡。抵在他脑后的那把枪十分平稳,赤井无法知道身后的人此刻是怎样的表情,“从现在开始,你只能用‘是’或‘否’来回答我的问题。我不希望把这些问题留到与FBI对簿公堂的场合,如果你不肯回答或是对我撒谎,只会有害无益。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赤井简单地咕哝了一声。降谷太聪明,太敏捷,从来不甘落后。他知道降谷会问什么——也知道这一刻迟早会来。

“FBI对厚生劳动省大臣进行监听,对此你是否知情?”

“是。”

“你们是否取得了在日本使用这种调查手段的权限?”

“否。”

“……让FBI使用这些手段是你出的主意吗?”

“否。”

“明知这可能引起纠纷,你是否曾向上级决策者反映?”

“是。”

降谷停顿了一会,似乎在调整自己的心绪。

“情报收集行动中,你们是否得到了诺亚方舟一案嫌犯的帮助?”

“……是。”

“你是否知晓槙岛的藏匿地点,并和他们有过接触?”

“是。”

“还有一个问题。我被组织派到英国期间,为了找到我的下落,你是否利用了方舟技术?”

赤井沉默了一会。“是。”

这个答案并不完全准确。广义上讲,赤井那时能够尽快地找到降谷,确实是拜槙岛和崔求成所赐,但这件事并不是他主动促成的。话虽如此,让那两人如今成为被FBI开发的资源,他也脱不开干系。和以往在许多事上一样,赤井不打算为自己辩解。

“昨天夜里,我们发现并扣留了FBI的监听站。”降谷以平铺直叙的声调说,“厚生大臣提出今天与你的上司进行交涉,我猜他们大概会把这件事情私了。双方各分得一些利益,同时互相不再追究对方的把柄,这是常有的外交妥协。”

他顿了顿。

“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背负罪孽,然后继续前进——这是你告诉过我的话。赤井,这些是你认为正确的事吗?”

伤口的痛感随着时间已经变得麻木了。赤井微微朝后挪了挪,让自己倚着沙发靠背支撑身体。

“零君……”

“回答是或否。”降谷的声音仿佛拼命压下什么。

屋子里阒静无声,赤井忽然觉得十分疲惫。视线扫视四周,原色木地板和浅色系的家具,干净淡雅的桌布,给人一种温暖安全的感觉。这一切是否建立在正当性之上,又是否只是某种自欺欺人的稳固假象?

“是。”最后他说。

枪口在他后脑勺上抵的紧了些,赤井感到微弱的抖动顺着降谷的手臂传过来,他不确定接下来以自己的状态还能不能成功应付更难熬的局面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当初就应该把槙岛他们——等等,你受伤了!?”

降谷声音一变,“怎么弄成这样的?!”他震惊地问。

“我还需要用‘是’或‘否’来回答这道题吗?”赤井用开玩笑的口吻道。

他望着降谷匆忙绕过沙发侧边,将手枪丢到一边,蹲下身靠近查看他的伤情。扔在沙发上的枪一看便知枪匣里根本没有子弹。降谷并不打算威胁他,也明白威胁对赤井不会有用,降谷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提醒他这场对话的严肃性,让他知道,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有可能上演真正的枪口下的交流。

“眼看就能把琴酒他们一网打尽,多少有点急于求成了……这是伏特加给我的教训。”

降谷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你?被伏特加伤到?”

“笑我吧,”消毒水的刺激让赤井猛地皱眉喘气。他由着降谷给他擦拭伤口,止血包扎妥帖。“原本以为只要早一刻抓住他们,就能赶在你察觉之前结束这一切了。结果反而落到这副狼狈的地步,真是不像我啊。”

这些话让降谷的表情动摇了。

“琴酒和伏特加怎么样了?”

“琴酒跑了。伏特加为了掩护他才不要命地来攻击我,这家伙现在在杯户医院重症看护室,能不能挺得过来就看他的命吧。”

降谷吐出一口气,知道赤井轻描淡写的几句后面经历了怎样千钧一发的死斗。他不是很想去想象那些场面,手上沾到的赤井的血让他的心跳无法控制地变急促。

“去盥洗室等着。”处理完之后降谷直起身,“一会帮你擦下身体,我先去拿替换的衬衣。”

“别担心,只是小伤。”赤井抬抬下巴,觉得俯视他的降谷脸上的责备和担忧充满妈妈式气场,不禁微笑起来。“对了……生蚝买好了,刚才进门时我放在冰箱里。”

降谷把手放在他额上试了试他的体温,动作却更像是爱抚。这种时候赤井还惦记着买食材的事,让降谷啼笑皆非,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酸楚。

“等你伤口愈合再一起吃吧。”

他扶赤井站起来,两人的手顺势握在一起。这是继“去台场看高达”之后,又一个被延期的约定。

 

***

白石贤太郎与詹姆斯·布莱克的会面是在双方认可的一处安全屋内进行的。作为白石的贴身特勤,降谷肯定要到场。赤井没有来,降谷知道他是在家休息,而且一般他也不怎么参与这种行政事务。随同詹姆斯出席的是安德烈·卡迈尔。

会谈是在大臣和FBI官员之间秘密进行的,其他人都在房间之外等候。降谷和卡迈尔一左一右坐在椅子上,轮流盯着房门,彼此无话可说,直到目光不慎相交。降谷公式化地点点头,而卡迈尔看上去似乎想说什么。

“那个……赤井先生还好吧?”

“没有大碍。”降谷说。“怎么了?”

“不,只是因为他昨天离开现场时的样子——”卡迈尔作为探员的资质并不算差,就是有时候缺乏自信,不安情绪容易泄露在外。“其实,我从没看到过赤井先生那种状态。并不是说他从来不会失误,但他向来是一个很沉稳的人,很少因为什么事而心烦意乱。”

降谷诧异地看着男人的脸。卡迈尔的话让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在他专注苦恼于自己的困境时,他的焦虑也有可能影响到了赤井。也许正是因为他的抱怨,赤井才会想着要赶紧结束战斗,以至于孤身犯险。不过,虽然有了自省,在外人面前降谷还是不愿放下高傲。

“你是想提醒我吗?你认为我是那个干扰到他思考的源头,所以有责任安抚他……或者远离他?”

“不是不是,”卡迈尔连连摆手,他不善于和降谷这种类型的人打交道,却还是绞尽脑汁组织语言,这也能看出他真心为赤井着想。

“以前我曾经跟赤井先生说,他需要一个能和他保持同样步调一起前行的人,那样他就不必再刻意保持孤独。”说起来,在赤井身边的几个FBI同僚当中,卡迈尔是对他和降谷零的跨国恋爱支持度相对较高的一个,茱蒂和詹姆斯当然也希望赤井过得好,但对于这段关系的前景,实际上并不真正看好。

“赤井先生无法左右上面的决策,所以他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在被允许的范围内努力吧,这大概也是出于对你的珍惜。我是不会劝你放弃赤井先生的。正相反,我希望你不要让他变回那个喜欢孤军奋战的人。”

他的眼神很认真,让降谷感觉自己是在面对一个诚恳的委托人。这让降谷有一点点想笑,同时又有些发窘。好在这时里间的门开了,他不必想出如何恰当回答卡迈尔了。两人转身,只见白石和詹姆斯一前一后出来。

“协议达成,双方人员交换定在明晚。”詹姆斯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白石倒是显得比较轻松。“降谷君,具体的时间地点还要劳烦你来安排一下了,之后我们会更多地展开合作。”詹姆斯犹豫了一下,直接对降谷说道,“交接的事项也请你直接和赤井君商量吧,他熟悉情况。”

“赤井?”

说话的却是白石。詹姆斯转向他,解释道,“是我们FBI的一位优秀的搜查官,赤井秀一,之前也参与了方舟案的追查。”

“这样啊……”白石沉吟着,降谷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某种无法解读的东西。

 

 

TBC

写的时候觉得很憋闷,难道是雾霾的原因(´・ω・`)

评论(17)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