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1

11 雪降下之前

 

这是入冬以来最寒冷的一天。风见裕也遵从指示,将之前扣压的两名FBI人员带到指定地点释放。透过车窗,能看到他们的降谷先生正和那个戴针织帽的男人站在一起。

“风见先生,”一旁负责开车的部下小声询问,“这次的事真的没问题吗?虽说降谷先生一直有特许行动权限,但以方舟案的分量,犯人如何处置,肯定需要上报公安委员会吧。就这样由我们小组暗中接管,万一……”

风见打断了他的疑惑。“既然降谷先生这样命令,自然有他的道理,相信降谷先生的判断吧。不该知道的事就不要问了。”

“是!”

风见知道部下的问题不是没有道理的,就连他自己心里也有这样的担忧。男人表情谨慎地拉开车门,看着那些寒风中守在房子周围的FBI特工。日本的生态和美国不同,上下级之间更加森严,有时候为了保全上级,下级甚至会被授意自杀来揽责。风见知道降谷虽然严格,但内心深处是个重感情、爱护下属的人,也正是因此大家都愿意为他分担风险,可是这次事态诡秘,他只希望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危及降谷先生的安全。

降谷不知道部下的心思,此刻他正注视着在FBI陪同下走出来的银发青年。槙岛面色如常,仿佛早料到会有这样一天,安然接受自己作为筹码在双方手中交换。他依旧穿着单薄的白色衬衫,对外界的寒意恍若无知觉。

“好久不见,安室先生。”槙岛说。虽然降谷已经不再使用这个假名,槙岛对他的称呼还是保留了最初的习惯。

降谷礼貌地点点头。“抱歉,我们需要做一下搜身,请配合一下。”之前商定交接时赤井特别提醒他,槙岛很可能练过搏击,也说不准会藏什么刀具在身上,所以押送时需要小心。降谷避免去考虑赤井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嫌犯服从地举起双手,降谷搜查确认无误之后,示意风见他们把人带走。然而,槙岛却走到了赤井面前。

“各种意义上……多谢你关照了,赤井先生。”他柔声道,对赤井露出一个微笑。

气氛一时间微妙起来。赤井没做声,只是取出嘴里的烟抖了抖,表示听见了。就在槙岛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崔求成的声音。

“槙岛旦那。”

崔站在房门口,手里拿着一件风衣还有围巾。曾多年跟随槙岛,又被他突如其来随心所欲抛弃,这个中年男人脸上却看不出太多情绪。“您穿得太少了。”他走过来,帮槙岛套上风衣,围好围巾,又仔细将对方银色的长发从衣领里撩出来梳理好,举动熟练又缓慢。而槙岛没有推开他,也没有任何表示,脸上始终一片木然。

“走吧。”终于,风见催促道。崔求成的手离开了槙岛的衣襟,“……多保重,旦那。”

“再见了,求成。”槙岛掉转身走向公安的轿车。黑客目送着他钻进车子,槙岛一次也没回头,仿佛心如冰雪。

 

***

“为什么你还坐在我车里?”降谷瞪着RX-7副驾驶席上的赤井。

“我以为我们接下来要回家?”戴针织帽的男人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接下来我要去厚生省,白石那边的护卫任务可是还没结束。”因为他们是一起从家里来现场的,降谷自然知道赤井没开车,其实他完全可以把赤井先捎回家然后再去官厅街,但他就是不想主动提出来。“下去,坐你们FBI的车不就好了。”

赤井纹丝不动。“刚刚在外面吹过冷风,感觉伤口疼痛复发了。你车里有种特殊的香味能让人安神,至少允许我坐一会吧。”

降谷半信半疑,也钻进车子,四下嗅了嗅。“我怎么闻不到?而且我也没有在车里放过芳香剂。”

“是零君身上的香味呀。”赤井咧嘴一笑,系上了安全带。降谷立刻知道他又在调戏自己,把刚脱掉的外套朝他脸上掷过去,赤井笑着接住了。

白色马自达轻巧地在夜色中滑行,开出一段距离,赤井道:“不管怎么说,FBI和公安又能够在追踪琴酒的行动中没有障碍地合作了,假如他的目标真的是白石,你就等于处在最前线的位置上了。我们会随时支援你,不过你也要加倍小心。”

“我还是不明白琴酒想干什么。常盘荣策也死了,他应当需要白石来作为新的靠山,而不是发出预告要袭击白石才对。”

赤井沉思了一下。

“琴酒这个人骨子里十分骄傲。在组织的那几年我就一直觉得,比起为自身谋取利益,他更热衷于守卫组织这件事本身。他就如同城堡门前看家护院的恶犬,对潜在的敌人拥有可怕的嗅觉,对危害这座城池的家伙毫不犹豫地亮出獠牙、咬断他们的喉咙。而现在,他所倾力维护的城已经倒塌……你觉得丧家之犬还会寻找新的房檐吗?”

降谷握着方向盘没说话,脑海想起琴酒冰冷的眼睛。

“在调查常盘之死时我们从他手机发现了一条讯息:寻找你的敌人。假如那不仅仅是指政敌白石,也是写给我们看的——在我们寻找敌人踪迹的同时,敌人也在寻找我们。”

赤井转过脸。“所以说你也要加倍小心,零君。他已一无所有,行动也许会变得更加疯狂。”

降谷看到他眼睛被窗外的霓虹灯染上光亮,那是注视着珍视的宝物的表情,让气氛过于郑重。“我可不需要你的关照。”他努努嘴,赤井早习惯了这种傲娇的回应,不过降谷的用词倒是让他想起了另一件事。

“零君……该不会你是在吃醋吧。”

“哈啊??谁会做那种幼稚的事。”

明明就是。赤井在心里笑了,从槙岛和他打招呼那时开始他就察觉降谷情绪不高,不肯让他上车大概也是在闹别扭吧。

“前面下桥之后离开快车道,拐到海边的码头那边停一下吧。”

“喂,刚才是谁说要我送他回家的——”

“零君。”赤井息事宁人地说,“我有个圣诞礼物要送给你。”

降谷一怔。他依然盯着前面的路,但下桥时还是听从了赤井的话,打方向盘拐弯。车子沿着湾岸前行,外面一片火树银花,圣诞节的气氛正是最浓之时,而他们却离开了繁华的街道,开到空无一人的码头附近。按赤井说的,降谷把车停到靠近水面的视野开阔处,刚熄了火,一扭头发现赤井已经取出了狙击枪。“你要干嘛!?!”

“送你礼物啊。”赤井解掉安全带,拉开一侧车门走出去。降谷赶紧看了看四下,好在夜里这附近并没有人。“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啊FBI!”他不满地跟出去。

赤井没吱声,对着水面上方的夜空稳稳地端起了枪,摆出了狙击姿势。

第一发子弹飞向夜空,随着砰地一声,降谷惊讶地看到夜空中炸开了一朵烟花,红色的光点渐渐扩散,在空中形成一颗心的形状。赤井又连开了两枪,每一声砰响都让降谷觉得心脏跟着狠狠一震。

第二朵烟花在第一朵的中心绽开,同样是心形的,却是美丽的银白色,渐渐扩散和先前的红色形成连环,漂浮在漆黑的夜空里格外醒目。而第三颗烟火爆开后形成了一支长箭的形状,精确穿过了红白两色的连环,将它们串在一起。

降谷呆呆地仰着脸,直到赤井喊他的名字,他看到赤井把举枪的手垂下,在烟花下面走近,脸上的表情就和当初在夏日祭上一举射中了所有奖品那时一样。说起来,夏日祭时他们也一起看过烟火,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冬天。而此刻的烟火只属于他们两个人。

降谷愣了一会,突然弯腰大笑起来。

“零君?”轮到赤井惊讶了。降谷喘着气,一边笑一边揉着自己的肚子。

“你居然也会做这种事……哈哈哈……这是什么,迪士尼表演吗?太傻了哈哈哈……”

“是吗?”赤井抬起右手摸摸鼻尖,他不知自己是否弄巧成拙了,但看到零君笑得那么开心,他也不由得微笑了。“这是阿笠博士的试做品,不知道效果如何,其实我还带了几颗备用弹来着。”

降谷的笑声一点点弱下去,然后,赤井感到手掌一暖,扭过脸正对上降谷亮晶晶的眼睛。也许是大笑过后的缘故,他的眼睛显得湿润,嘴角翘着,是赤井许久未见的忘却烦恼的表情。

“很久之前,贝尔摩德曾经跟我说,她喜欢看聪明的男人犯傻。现在我有点理解她的意思了。”

降谷把他冰凉的手拉起来,放到嘴边哈了口气,然后将脸颊贴在上面。烟花在他们头顶渐渐淡去时,他们接吻了。

“圣诞快乐,亲爱的。”

“圣诞快乐。”忽而降谷又拉开距离,“那个……”他有些尴尬地小声说,“对不起,最近发生太多事,我忘记给你准备礼物了。”

“这个么,”赤井话说一半,降谷刚待抬头,忽然脚下被什么一绊,“哇!”后一秒他就跌进RX-7的后座了。“等一下!”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的降谷急忙想要脱逃,赤井已探身进来,牢牢把他钳制在座位上,顺手关上了门。

“不,不行……唔……”有限的密闭空间内无法完全伸展开,降谷感到彼此的肢体纠缠在一起,让赤井显得比平时更具侵略意味。他身上的西装被三两下剥掉了丢到前座,赤井开始解他的领带,降谷努力维持理智想制止他。“等下我还要——”

“回去工作是吧?”赤井说,“我会注意不弄脏你衣服的。”

“不是这个意思!!”长裤脱到一半,被迫叉开的双/腿间紧紧顶着赤井的那里,降谷不敢想自己此时看上去是什么样子。“而且我,我的车不可以……”

“为什么?”赤井一边不慌不忙地在他身上留下吻痕一边问。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不过都是在赤井的车里,降谷的RX-7还从来没当过“战场”。

“在这里做了的话……我会总是想起来……”降谷惶急地推着他,然而这回答似乎反而让赤井很受用。

“就像你一样,我也会吃醋的,甚至不希望看到别人坐在你车上。”他将降谷的腿向上折,然后强硬地向前一挺。“记着我们在这里做的事吧。”

下方突然增强的刺激让降谷颤抖着叫出声来,他这才想起来,既然之前一段时间FBI监视过白石,大概赤井也会知道白石时常坐他的车。腰开始渐渐发软,他被赤井紧紧摁在座位上,皮肤和座椅表面磨蹭的声音、汗水以及做/爱时特有的气味,让他失去了最后的抵抗。

“你……哈啊……你的伤还没……”

赤井无声一笑。“你的话太多了,零君。”

到后来,降谷不记得他们是怎么结束的了,总之最后还是回了趟家,洗澡并且换了新的衣服,然后赤井开着福特GT500以狂野的车速送他赶去国会议员宿舍。白石从寮内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降谷从车里出来,正回头对着车里的人小声抱怨着什么。

“真少见,降谷君,你也会迟到。”

“十分抱歉,白石先生。”降谷真心实意地为失职而懊悔,低头行礼的同时忙不迭地检查了一下自己是否露出破绽。在他身后,赤井并没有马上驱车离开,车窗内外,白石和赤井的视线对上了。

“这位是?”

“啊,”降谷考虑着该怎么说,“他是FBI的搜查官——”

“在下赤井。”车里的男人却自己开口,同时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望着对面的高官。“赤井秀一。我是降谷君的恋人。”

 

 

TBC

大家圣诞快乐>V<

评论(37)
热度(174)

2016-12-25

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