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2

久等了!抱歉这个月每天加班累成狗,只能稍微更一丢丢……提前祝大家春节好(喂)

12 命运之人


 

这是他们第一次主动在外人面前挑明关系。降谷被一种不知所措的奇异情绪席卷,他既为赤井毫不客气的自白而尴尬,又担心这是否会招来什么麻烦,明明年纪不小了,却仍会被这样简单的宣告触动,他自己也觉得惊讶。

出乎意料,白石脸上并没有出现被冒犯的恼火。他以一种沉思般的奇怪表情盯着赤井的脸,又仿佛看的并不是赤井。

降谷和赤井都见过,当身边的人们得知他们彼此相爱的时候,流露出的那些不同反应——惊愕,祝福,担忧——但此刻白石的眼神中没有这些,而是近似于自嘲的悲伤,又被年过半百的世故所掩盖。三个人在静默中僵持了一阵,然后大臣开口了:

“那么我应当向你道歉,赤井君。”他已然恢复常态,以稳重的口气说,“最近让降谷君加了不少班,挤占了你们二人相处的时间,还望你见谅。”

赤井从车子里下来,合上车门。“交涉已经达成,FBI归还了槙岛,作为条件您也不再追究监听一事。希望我们能更密切地合作,以便保障您的安全。不过……”

他站到白石对面,绿眼睛在夜色中显得锐利。

“让我好奇的是,方舟技术的主要开发者其实是那个叫崔求成的天才黑客,但您在谈判中却只要回了槙岛一人。”

“布莱克先生告诉我,那个黑客已经获得了美国的证人保护计划。总要照顾到盟友的利益,”白石圆滑地笑了笑,“这正是妥协的艺术啊,探员。”

“没错,然而您只是象征性的讨价还价,就同意他和他的技术被美方带走。FBI这个便宜占得有点太容易了,让我不得不做出如此设想:也许比起方舟,槙岛身上的某种价值对厚生省来说才更加重要吧?”

“喂。”降谷小声警告。而白石则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赤井。

“你是一个聪明人,赤井先生。”他缓缓道,“好奇心这种传染病是很危险的……我们刚刚达成的默契之上不需要再增加新的裂痕了,你说呢?”

赤井对当中的警告意味心知肚明。“的确。”男人不以为意,降谷看到他的视线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我只是想提醒您,”赤井说,“因为零君在为您工作,所以我对这个案件的关注或许会格外的多……请别忘记这一点。”

红色GT500远去之后,白石侧过脸瞥了降谷一眼,戏谑道:“年轻真让人羡慕啊。”

降谷明智地保持缄默。赤井刚才的那些话让他的心被暖意所萦绕,并没有注意到大臣转身时瞳孔里的阴翳。

 

***

接下来一段日子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异常事态发生。降谷仍然负责陪着白石出席各种活动。会议,视察,电视演讲……前任因方舟案下台后,白石对厚生省的政务进行了大力整肃,尽管他和美国人的交易使降谷明白他是个狡猾的政治家,但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了事业。

在此期间,依照约定,FBI不再对白石进行监听。他们仍然让崔求成协助对琴酒的行踪进行大范围搜索,却一直毫无收获。

新年前后,东京开始下雪了。连着两周时下时停,大街小巷的屋顶变得白皑皑一片。终于将年终和新一年的公务都安排妥当,大臣开始休假,降谷也终于得到短暂的喘息之机。

“结果连公安那边的忘年会也没能参加啊……”

翻着手机里风见发过来的同事们联欢的照片,降谷连连叹气。他把RX7发动起来。头灯顶起车盖上的积雪,雪向两侧簌簌滑落。降谷以短暂的闲适心情观望着雪中的东京,却不知道纯白的马自达驶过雪中的街道在外人眼中也是一道风景。车子经过浅草寺附近,他忽然想起自己也错过了初诣的时间,临时起意停下来拨了赤井的号码。

“今天的晚饭……等等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哦,别在意,是FBI在开忘年会。”

“玩得很嗨嘛,”降谷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我看我还是回去接着加班好了。”

从电话里能听出赤井笑了。“不要闹别扭,零君,我待会就打算撤了。你现在在哪儿?”

“在浅草。”降谷怏怏地望着窗外的天空,雪花仍不断从昏暗的云里飘落。“本来想问你要不要过来一起新年参拜,不过反正你们美国人也没有这种习惯吧。”

“其实,”赤井停顿了一秒,“我去过了,被真纯她们拉着去的……我知道初诣对日本人很重要,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一起去的,再说比起和人群挤在一起过新年,我更想和你两人独处啊。”

后面这一串找补似的解释让降谷表情微微放软,他知道赤井是怕他又要炸毛才这么说的。仔细想想,自己在无意中朝赤井撒娇了。

“行了,别甜言蜜语了,我有那么心胸狭窄嘛。”把车熄了火,降谷解开安全带。“参拜完我就回去,晚饭就由你来做咯。”

“了解。”

因为已经过了新年,浅草寺附近人并不是很多,落满白雪的屋瓦与朱红色墙柱互相映衬,非常美丽。降谷从一排排灯笼旁边穿过,来参拜的人三三两两,有情侣,有家族,几个穿中学制服的男孩子挤在一起互相嬉笑。他忽然想起从前上警校的时候,曾经有一年和松田他们一起去神社参拜。那大概是他记忆里最热闹的一次初诣了。

“神啊,请让我今年在考试中超过零酱成为警校第一名吧!”

“神啊,请让降谷在今年的新年祭上穿裙子表演节目吧!”

“喂!揍你们哦!!”

“哈哈哈开玩笑的,松田呢,松田你许的什么愿。”

“请让我的平均拆弹速度提高30秒。”

“………”

那些熟悉声音犹在耳边,几年中他的人生却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那时自己许的是什么愿望?不知为何,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回过神来,降谷发现自己一个人站在庭院里,雪还在下,天色向晚,灯笼已经亮起。他深吸一口气,走上台阶。

“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一起去的。”赤井的话突然在脑海冒出来。

很多机会……吗。

他又想象出赤井站在这里的样子,戴着厚实的针织帽,被家人围簇着,低声说着话,眼睛里露出少有的温和与纵容。大概会是十分温馨平常的一幕吧。赤井许愿了吗,会许什么愿呢?

那个愿望里,是否也会包括我呢?

降谷来到签筒面前,投了币抽签,刚找到对应号码的签纸,忽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他放下签棒,是风见打来的。

“降谷先生,槙岛刚刚被人带走了!!”

“什么!?”降谷愕然,“怎么回事?”

“本来我们想先向您请示的,但对方是厚生省的人,我看了文件,他们得到了总理大臣的许可……”

是白石授意的吗——降谷皱起眉,迅速切换回工作模式。“我知道了!你有问他们的去向吗?”

“对方拒绝告知,但是我留了个心眼,现在咱们的人正在偷偷跟踪。”

“干得好!!别跟丢了,我马上赶过去。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降谷匆匆挂断电话,转身想跑去取车,忘了手里还攥着刚求的签纸。

“啊,”

一阵风刮过,签纸从他手里滑脱,飞向彤云密布的天空。降谷只来得及看到上面写着“凶”字,他心头一紧,但也没时间再去想了。

 

 

TBC

评论(17)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