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3

年前最后一更!

13 辜负

 

 

“说实话,我以为证人保护计划要办理下来需要更长时间的。”

“的确,”赤井打了下方向盘,驶入另一条车道。“我当年要是知道有这条捷径,也就不必花那么多力气去拿绿卡了。”

副驾驶座上的崔求成干笑了一声,车内重新陷入沉默。他们正朝着美国大使馆的方向行进,外面的雪越下越大,雨刷器在挡风玻璃上来回晃动。男人入神似的看着它们一次次擦去雪花,但新的雪花转瞬又再次让玻璃变得模糊。

“感觉就像是在做无用功一样啊。”

赤井仍然保持着车速,只是听着。

“不管怎么尝试,都还是徒劳……”崔求成自嘲地摇摇头。“咱们还是别再绕弯子了,探员先生,你带我出来到底是什么事情?我想肯定并不只是送我一程这么简单吧。”

“我接到的任务确实是把你送去使馆——当然,确实不是在今天这个时间。”赤井低声道。“你好像对证人保护计划获得批准感到很意外?”

“是啊,所以我很怀疑你其实是来‘送我一程’的,赤井先生。听说你的枪法在FBI里数一数二。”

“确切讲,你可以把那个‘二’去掉。”赤井毫不谦逊地说。“假如FBI真要秘密处理掉你,也不是没有理由,毕竟你的身份和技术倘若不能为FBI所用,那你活下去就是个麻烦——尤其是,你确实并没有真正在帮我们,对吗?”

一瞬间,崔的细长眼睛似乎变得冷酷了。但他没有做出什么特殊的举动。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追踪琴酒的下落,比起当初你在半个地球之外的英国找到安室透,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难度。但你一直有所保留,没有使出全力。而且,那次我参与的围捕行动,敌人的数量比你报告的多了一个,虽然也可以解释为那是由于情报有限,但我猜那也是你故意为之的失误——这个失误或许顺便还能要了我的命。”

崔求成盯着车窗上的雾气。

“我承认,我的确暗中希望过你在那次战斗中死掉,赤井先生。”

“为什么?”

“男人也是会嫉妒的啊。”黑客笑了笑,“槙岛旦那似乎很欣赏你和那位安室先生。但我不一样,对我来说,你和他都不过是对我们具有潜在威胁的敌人罢了。可是……除去这一点私心,为什么我要浪费FBI的信任,做消极怠工的蠢事?难道你想说我是在自寻死路吗?”

“因为你其实并不想获得证人保护计划。”

崔脸上的冷笑消失了。他略带诧异地望着赤井。

“你不想离开这里到美国去……所以你故意让FBI低估你的价值,表面上接受证人保护计划,实际上那对你根本没什么吸引力。”赤井的声音始终波澜不惊。“这是自暴自弃的表现吗……就像你刚才说的,‘都是无用功’?”

福特野马在大雪中顶风前进,城市在车窗外显得朦胧不清。崔求成重新转向挡风玻璃,许久,他渐渐露出苦笑。

“大概,等你到了我这把年纪就会明白了吧。有的事无法改变,有的人无法拥有……到头来,连我自己都搞不清到底该如何让自己活下去。”

赤井想到了降谷。降谷比他小几岁,尽管他们已开始认为自己不再年轻,听到这样的话会让人更加意识到有时候年龄也会改变很多事。

“你今年多大?”

“我是40多岁的大叔啦。”崔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笑。“其实能活到这个年纪,对我这种人来说已经可以称之为奇迹了吧。”

“我很好奇干特工这行的有多少人能幸运地拿到退休金。”赤井从怀里掏出烟盒,自己叼了一根在嘴里,然后把烟盒递到崔面前。“来一支?”

“谢谢。”崔求成取了烟点燃,然后深深吸了一口。“真怀念。很多年之前在军队执行任务那会我烟瘾也挺大,到槙岛旦那身边之后就一直没抽过了。”

“我最近也抽得少了。安室君不喜欢家里有烟味。”

男人们大概永远不知道,当他们谈论心里宝贵的人时,经历过再多风霜的眼神也依然会柔和起来。赤井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将烟灰掸到窗外的寒风中。

“烟让人上瘾,离开了虽然痛苦,渐渐却也会习惯没有烟的日子……你现在要放开的,只是这种程度的东西吗。”

“我才是被放开的那个,赤井先生。”崔生硬地说,“是我不再被需要了。”

“假如这正是那个人的愿望呢?”

“……什么意思?”黑客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就像你想让FBI以为你无能一样,有人也想让你以为你是被抛弃的——因为他知道,只要你还在他身边,就无法拥有完全属于你的新人生。于是他推开了你,以便给你自由的机会。”

崔求成愣神地坐在那里,像是被震惊凝固了。

“眼下我们距离美国大使馆还有大约5分钟的车程。”赤井没有看他。“崔先生,从踏进使馆大门的那一刻起,你将受到美利坚的保护,改换姓名和身份,从此永远摆脱日本公安的追捕。你将拥有重新生活在阳光下的可能。”

“现在,做出决定吧:继续向前,那么你会让自己拥有安全,拥有发挥才华的新平台,同时满足槙岛圣护对你的愿望;在这里放弃,那么你会继续面临逃亡之路,辜负他的好意——也许是他对别人为数不多的好意——同时,我也辜负了他对我的拜托。”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呢?”崔反问。

他们对视了一眼。在这一刹那——或者在很久之前,早在槙岛靠近过来,说出请求的那时候,赤井就知道了答案。

那也是他曾经回答过降谷的,属于赤井风格的万能答案。

“选我认为正确的。背负罪孽,然后继续前进。”

崔笑了,一种释然的、会心的笑。然后他碾灭烟头,转身探手到后座上取过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在膝盖上打开。

“给我五分钟,我能定位出槙岛旦那的所在位置。”

“那倒不必了,零君他们现在正跟踪着你那位任性的同伙呢。”GT500从大使馆门前一晃而过,没有停留,转弯向另一个方向驶去。赤井碰了碰挂在另一边耳孔的微型耳麦。“听到了吗零君,我们现在就赶过去……你怎么了,零君?”

 

 

TBC


原本没想会把赤井跟老崔之间的谈话写整一章篇幅……不过两个攻之间的对话也蛮有趣的_(:3J∠)_

评论(14)
热度(121)

2017-01-26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