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4

14 深渊的轮廓(上篇)

 

“这是怎么回事……!”

风见和其他部下发出震惊的声音。降谷没有在下属面前过多流露,眼神严峻地仰起脸,望着通向顶层的电梯。

这是诺娜塔内部。

此前调查方舟案时,降谷曾远程协助赤井潜入这里。事发之后,诺娜塔一直处于被封锁的状态。几分钟前,降谷与风见在塔外会合。风见他们跟踪带走槙岛的车队至此,监视到一行人进入了这里。

意识到此处还藏着更多的不可告人的秘密,降谷当机立断,发起行动强制接管了诺娜塔主控室。果不其然,他在监控录像中看到了白石的身影。

“这些都是厚生省的人……”

风见蹲下身去查看。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工作人员模样的家伙,全都人事不省。降谷认出其中几个是白石的私人保镖。“他们都没有死,只是被催眠瓦斯之类的弄昏了。”风见疑惑地琢磨着,“监控摄像最后拍到的是他们进入这一层,之后到底发生什么……”

“这里缺了两个人。”降谷低语,“那两个人不在。厚生大臣和方舟案的主犯——”

“难道他们被带到塔顶去了?!”

“或者是他们自己上去的。”仿佛某块拼图合拢,降谷心里产生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他迈过地面上的人体,径直朝电梯走去。突然,一只手腕被猛地抓住了。“降谷先生!您还没下达指示!”风见急迫地喊道。

声音很大,一时间部下们也都转过脸来看他。降谷扭头,却发现风见眼睛里闪着另一层警告的意思:难道您又要自己一个人追上去吗?

“请您下达指示。”

降谷环顾了一下,他四周站着公安的同事们,他们是他的追随者,同时也是拥有坚强意志的团队,他的手足伙伴。经历过之前的那些考验,降谷知道这些人绝不会背叛自己,但也不会盲从。然而他想到了风见曾向他举枪相对的痛苦,想到那些所谓的“机密”,想到白石的话:这条路永远在暗处,只要你选择了它,你就会不断遇到同样的矛盾……降谷动动嘴角:

“你们留在这里。”

“可是——”风见的质疑被打断了,他的上司露出一个坚定的微笑,和平日里毫无二致,在此刻却仿佛点亮的火焰。

“大家听我说。我知道你们心存疑问很久了,觉得自己被蒙在鼓里。其实我也不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但就我所知,当中一些内幕涉及特定秘密保护法范畴的内容,所以我才没有向你们公布。”

四周一片寂静。

“维护国家利益是我们的使命,但国家利益未必等同于正义。我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就像之前方舟案时那样……而我不希望因此把你们卷入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我们愿意同您分担!”风见急切地说,其他人纷纷附和。降谷只是摇摇头。

“正是信任你们,所以我才需要你们留在这里。施加压力也许能阻止事态失控,但让秘密公开更需要合适的语境,人多反而有可能坏事。”

“降谷先生,您的意思是……”

“守在这,不要让其他人来干扰,我上去探探情况,说不定能让那两人主动来个真相大白呢?”见风见仍然不依不饶,金发青年拍拍胸脯,“就知道你还要说,放心,我有穿防弹衣在里面。”

他略带调皮的表情让风见觉得自己像个千叮咛万嘱咐的保姆,然而风见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孩子气恰恰是他举重若轻的表示,心意一决,任何人都无法再撼动。

“如果前来‘干扰’的人是FBI呢?”最后风见问。

降谷眨眨眼睛。这个问题中包含了某些含蓄又直白的信息,他也选择了同样的方式回答。

“那就看他的本事喽。”

 

***

越往上走,空气越寒冷稀薄,到达最高一层之后,再通向塔顶露天平台就没有电梯了。降谷弓起身子,提防不要从台阶上失足跌落。他小心地沿着绕柱的螺旋楼梯向上攀登,避免发出响动。黑夜中能看到的是自己呼出的白雾以及遥远的城市灯火。

一些破碎的对话隐隐约约传过来。

“事到如今……”槙岛的声音在呼啸的风中有些微弱。

“必须承认这一点……我很抱歉,槙岛君……”白石站得近一些。

降谷让视线稍稍露出平台的地面,看到槙岛和白石站在那里。风雪满天席卷,偌大的塔顶没有其他人了。他谨慎地伏在那里谛听。

“寺山修司说过,如果谁不从自己的记忆里解放出来,那他就不能算一个真正自由的人。”槙岛向前走去,脸上透着淡漠。“你的道歉也不过是想让自己解放而已吧,白石先生?”

白石没有回答,也没有退缩。

“曾经我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毕竟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人之一,作为参与实验的科学家,那时你也有过仁慈的一面。就和宫野艾莲娜一样……”

一时间,降谷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位安室先生被你支开了——他总是这么幸运。当初宫野夫人悄悄救了他,让他免于被投入实验的命运。当西比拉计划失败,政府又开始暗中纵容新的药物开发,宫野夫妇为此离开,失败的试验品们成了被抹消的对象。”

空气冰冷刺骨,降谷觉得自己被冻僵,他的心脏艰难搏动,他无法动弹,无法思考,只能听着。那些话像冰山崩塌,与风声一起在他耳朵里轰响。

“基因调整的孩子们不过是国家饲养的小白鼠,他们都死了,但我活了下来,作为某些大人物秘藏的玩赏对象,一只乖巧又刺激的危险宠物……”雪花落在槙岛漂亮的银发上,青年的语气却没有感情,始终像是在叙述客观的事实。“白石先生,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又为了什么回来?”

“因为你无可救药的好奇心。”白石说。

“这个国家想要忘却的东西太多了,忘却自己的过错,从记忆中解放,就真的自由了?您说得对……如同我想看看方舟AI的结局一样,我对自己的结局也感到好奇。我想看看身为新一任的厚生省长官,知晓这一切内幕的男人,你到底会怎么做。不过——”

槙岛的笑意一凛,“——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坐以待毙。”

他突然一跃而起,抬手直取对面老者的脖颈。然而就在距离厚生大臣只有一步之遥时,斜刺里呼地一拳打来,槙岛被迫转攻为守。

“到此为止吧!”

降谷利索地收回拳头,挡在二人之间。

TBC

太累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3J∠)_

评论(11)
热度(107)

2017-02-10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