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4(续)

14 深渊的轮廓(下篇)


风似乎小了一些。降谷摆出标准的拳击姿势,准备着。他凝视对面的槙岛。他们打过几次照面了,槙岛总是那副模样,微微笑着,沉静理智又离经叛道。但这一次,降谷觉得自己对这个奇妙的敌人有了更多的理解。

他们的人生轨迹曾经有可能重合,命运却如此不同。

然而他们又同样被一个阴谋所笼罩,这个从多年前就开始酝酿的巨大的阴谋,他们兜兜转转从未跳出去,最终再次交汇于此。

“是你……”槙岛柔然一笑。“今晚我一直在猜测你是否会再一次地追上来,果不其然,不愧是安室先生。”

“这个名字已经是过去式了。”

“喔,抱歉。不过我仍然更愿意称呼你为‘安室先生’,因为这个名字所代表的身份既不属于公安也不属于组织,它更能代表你自己的独立意志。还记得吗?这是当初你自己说的,给我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降谷自然记得。那时他只身追踪崔槙二人,与他们在海边的悬崖上对峙。就是那一晚,槙岛认可了他,并且借他之手销毁了诺亚方舟的主体。

“我以为在听到刚才我和白石先生的对话之后,你多少会有一些动摇才对。”银发青年垂下睫毛,眼睛里有一丝惋惜。“现在的你是降谷零吗……到头来,你还是选择作为国家的走狗生存,哪怕套在脖子上的绳子曾经差点勒死你,今后也有可能把你拉向错误的方向?”

“我不会让你刺杀大臣的。”降谷平淡地回答,“这不意味着我赞同厚生省的做法,仅仅是因为这是我职责的一部分。”

槙岛轻笑。

“那么,我也来尽到一个犯罪者的职责吧。”

一阵旋风迎面扑来。槙岛出手极快,降谷接下对方迅雷不及掩耳的第一道攻击,但槙岛尽管看上去体格修长纤细,发动连击的力量却并不弱。他虽然有心理准备,依然感到惊讶,边后退边见招拆招。

这是……马来拳?

一个侧踢,降谷猛地压低重心,就势在地上翻了个滚。他和许多人搏击过,包括赤井,槙岛的格斗术在某些地方让他想起赤井的截拳道,灵活多变,张弛自如,攻击时却凶狠异常。不管怎样,这家伙总不至于比赤井更强吧——想到这,降谷的信念熊熊燃烧起来。不能输给他!

槙岛的腿再次扫来,降谷以双臂架住对方脚踝,顺势一扭,将敌人带倒向后甩去,但槙岛同样反应敏捷,很快再次爬起,招式连绵向他袭来。降谷沉住气,稳住步法逐一抵挡。几回合过后,当槙岛连击出拳打向他侧脸时,降谷抓住空隙,一把抓住槙岛的手腕将其拉向前,同时另一只胳膊的肘部直击对方面门。

这一招是某个FBI曾经对他用过的,虽然不愿承认,但的确有用。与他预料一样,槙岛也以另一手来防,而降谷的手臂却立刻改变态势,旋转身体反顶住对方肩关节,两人一起扑倒在地。疼痛让槙岛不由得低哼一声。然而他没有束手就擒,以惊人的柔韧性从降谷的压制中摆脱了。两人重新拉开距离。

“真的打算把我交出去吗,安室先生?”槙岛喘着气,晶亮的瞳孔里闪着冷光。

“你和多起案件有关,犯过的罪必须偿还。”

“明明赤井先生都没这么做?”

降谷不快地皱眉。“之前FBI是为了利益而窝藏你们,但我会把你们绳之以法。”

“呵……想想厚生省干过的那些勾当吧,方舟一案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仅仅为了曝光那个案件就已差点让你失去立足之地。你想做的事无异于与虎谋皮。”

“的确。”降谷说,“所以我不会让厚生省来处理这件事。”

槙岛微微一怔。

“你说你也好奇自己应有的结局,那么我来告诉你……你应当得到公正的审判。不仅仅是你,还有在幕后推动这一切的那些人——”降谷站直腰板,锐利地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白石。现在他已然明白,制造人工智慧的方舟计划、篡改基因的西比拉工程,连同黑衣组织的药物研究在内,都得到了日本政府的暗中默许甚至是支持;公安之所以退出对黑衣组织残党的清扫,也是因为越往上查,就越有可能牵动内阁高层官员,迫于巨大的阻力,选择见好就收。

一线的搜查官们为了铲除罪恶而奋斗,结果却发现自己做的事就像手指与大脑相搏一样荒诞。降谷克制着内心的怒火,他想到了苏格兰,想到许多因组织而死去的人们,想到那些作为卧底而殚精竭虑的日日夜夜。“我确实在做与虎谋皮的事情,但我还是想试一试。”他重新望向槙岛。“现在诺娜塔已经被我的部下控制了,你们都不可能从这里离开。束手就擒吧!必须有人向公众说明真相,然后去承担责任!”

雪越来越大,雪花无声地落在他们头顶和肩膀上。许久,槙岛垂下双手。

“你是个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不会舍弃天真的一面。”他忽然笑了起来。“虽然这样也很可爱……”

“其实你也一样是理想主义者,不是吗?槙岛先生,你从方舟的毁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在内心某处其实也期待着得到制裁,因为那意味着你没有被这个国家遗忘。”降谷转向白石,从他出现在这里到现在,白石还没有和他说过话。“白石大人,您还好吗?”

大臣叹息了一声。“你不该来这里的……”

“护卫您是我的工作。”降谷走过去,“但槙岛必须由我们看管,以确保未来对他的处理会遵循法律程序。就算您动用权势也没有用,因为您也脱不了干系——是时候让所谓的‘特定秘密’见光了。”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从这儿离开。”白石说。

他抬起双手,降谷以为他要接受逮捕,紧接着突然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青年的瞳孔缩小了。“!!”

白石手里握着一支麻醉针筒。

“你……”降谷意识到不好,晕眩已经席卷上来,他一个踉跄,白石的脸在视野里倒了过来,变得越来越模糊。

“我说过了,你不该来这里的。”

在降谷失去意识之前,白石俯身低声道。然后他取下了降谷的枪,抬手毫不犹豫扣动扳机,子弹打穿了槙岛的胸口。


TBC

上次因为太累只写了一半,这次补上。和前文是同一章_(:3J∠)_

评论(14)
热度(95)

2017-02-13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