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5

15  地狱的守门人

 

血迅速洇湿了槙岛纯白的衣衫。青年摇晃着,似乎想要夺路而逃,但白石又开了第二枪,击中他的腿部,槙岛身子一歪,跪倒在地。

“现在你看清了吗,安室先生?”他按住前襟,痛苦地喘息,“这就是我们选择的结果……理想主义在这个世界是没法生存的……”

“没错,降谷君。”白石面不改色,仿佛这样的展开在他的意料之中。“我支开你把槙岛君带了出来,又把手下们隔离在楼下并让他们昏睡,为的就是这一刻。你刚才的打断,反而让事情更简单了。”

他低头瞥了一眼昏昏沉沉的降谷。

“槙岛君是西比拉计划残留的最后一人,他知道的内幕太多了。为了寻找他,我才把你调到了我身边,但我发现你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于是我猜测他有可能落在FBI的手里,而FBI的违规窃听给了我一个绝好的机会,让我得以把槙岛君换回来。”

槙岛喉咙里发出断续的哂笑。“您就不怕……不怕我已经把机密出卖给了美国人?”

“你不会那么做的,因为一旦美国人明白了你的价值,他们也不会放过对你进行研究的机会。而那是你一直想摆脱的命运……除非有把握推翻这些黑幕,你一直保守着秘密,连那个崔求成都不曾告诉,难道不是么?”

“那么您呢……把我灭口之后,您就能高枕无忧了?”

“不。我也会死在这。”白石说。

风雪声又起了,令人震惊的宣言转瞬被吹远。降谷游离在意识边缘,身下地面冰凉刺骨,他用全部毅力咬住牙根,让自己坚持不要昏过去。原来是这样,他朦胧地想,应该早点发觉的……

“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圣护君……你的人生是一场错误,而我早年也参与了制造这些错误,绝命于此也是对我的报应。”白石眼中毫无畏惧,决然的回答显示出他早有此心。“上任之后,我一直在尽全力修正,使厚生省放弃那些秘密的非法研究,这是我赎罪的方式……然而那些真相如果公开,有可能会动摇整个内阁,甚至引起混乱。”

他落寞地笑了。

“我必须这么做——尽管对你不公平,但对于整个系统而言,你我都不过是可以牺牲的微小的零部件而已。就让真相随着我们的死一起在地底下静静腐烂吧。”

白石拿着枪向槙岛走去,脚下却突然一滞。他扭过头,降谷的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裤脚,青年艰难维持着手臂,呼吸急促,眼中闪着迫切的亮光。

“住手……”

“傻孩子。”大臣脸上闪过一丝动摇。他摇摇头。“我和宫野夫人不同,她是地狱的天使,我却是地狱的守门人。为了把这扇门关上,哪怕牺牲一两个无辜的人也在所不惜……但了解你之后我改变了主意,想让你远离今晚的事,可你还是——”

“您错了……”降谷眼前一阵阵发黑,他一只手拽住白石,另一手死命掐着自己维持清醒。“这并不是修正错误……强行关上的门,还会再被打开……”

“不要再阻止我了,降谷君。你更需要考虑你自己的安危。”

白石的话音夹杂着越来越大的呼啸,起先降谷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随后,当他被药物作用而迟缓的大脑辨别出那是直升机降落的轰鸣时,新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他身后。后领被一股力量粗暴地揪住,降谷被迫松开了白石,头向上仰起,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好久不见了,波本。”琴酒森森一笑。

 

***

也许是光线阴暗的关系,也许是逃亡生活的折磨,琴酒脸颊深陷,显得比以前更加阴沉瘦削,但眼中冰冷的亮光仍一如既往。男人轻易制住了降谷微弱的挣扎,视线移开,向大臣略一致意。

“你竟然遵守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这让我很惊讶。”

“其实我反悔了。”面对黑衣组织最后的逃犯,白石直言不讳。“我临时给降谷君放了假,本以为这样能让他离开,好教你扑个空。”

琴酒冷哼。“老头子,你不该管这些闲事。”

“也许吧!但我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撕毁与你的交易,我会被愤怒的你杀死。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句话让银发的杀手露出一丝笑。

“的确……我们都是活腻了的人。”他把降谷反绑起来,拖向停在后方不远处的直升机。“按照约定,这家伙就由我来对付吧——至于你,”琴酒看了眼白石手里的枪,“大概也不需要我来送你上路了。”

白石没有回答。

螺旋桨掀起的狂风中,降谷感到寒意渗入心底。事情的发展太过迅速,所有缠绕在一起的丝线现在似乎都快要找到源头,但他却无力抓住那个线头……后背撞上机舱门,他在眩晕中望去,白石正朝槙岛走近,再一次举起枪——

“砰!!”

枪声响了。

然而中枪的并不是槙岛。白石颤抖着握住了手臂,枪掉落在地。风雪中不知从何处射来的子弹,精确击中了他刚才拿枪的那只手。可降谷知道那子弹是从哪里来的,在这种时候只有那个人,总是那个人……

赤井从阴影中一跃而出。

降谷的心脏一阵剧烈抽搐,他是如此不希望在此刻看到赤井,与此同时又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药物产生的困意终于阖上了他的眼睑。尝试失败了,但还有赤井在,一切还有机会挽回。这想法令他觉得丢脸,也令他觉得安心。

跟着赤井身后,崔求成紧随着登上塔顶。仿佛四周的对峙和他毫无关系,男人径直扑向槙岛身边,将血泊中的槙岛抱在自己双臂里,为他挡住冷风。槙岛虚弱地睁开眼。

“为什么回来……”青年的嗓音里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情绪。

“这都不明白吗?”崔求成挤出一个笑,因心痛而扭曲的表情显得泫然欲泣。“旦那,你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最愚蠢的人啊!”

槙岛的睫毛抖动了一下。从来没有人用“愚蠢”形容过他,这是不可想象的,荒谬的评价,却是他听到过的最真挚的语言。

“如果您需要我离开,我会随您心意的,但那是在您能够幸福的前提下……属于自己的新人生?”崔轻轻摇了摇头。“我这一辈子已经过了四十多年,哪还有什么比当下拥有的更重要——没有你在的人生就没有意义了啊!!”

只有在生死面前才能看清楚,只有在临了末了才能说出口。挣扎至繁华落尽,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槙岛怔了一怔,忽然微笑起来。

“的确做了蠢事啊……可是真奇怪,只有这份愚蠢,让我感觉自己终于和普通人一样了……”

 

***

槙岛的头垂落到崔求成胸口,气息陡然衰弱,黑客无助地转向赤井。“救救他!!”

“到下层去,公安的人会帮你们。”赤井把地上的枪捡起,认出是降谷的东西。确认白石已没有攻击力之后,他调转枪口。

两双绿眼睛在雪夜里闪动着同样的杀意。将昏迷的降谷挟持在旁,琴酒发出一阵嘶哑的笑声。

“接下来是复仇剧的时间了。”

 

 

TBC

还有几章能完结?(仰天流泪)

评论(31)
热度(137)

2017-02-18

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