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6

16 长路尽处

 

赤井举枪的手十分平稳。雪粒不断抽打在脸上,他微微眯起眼睛,透过呼吸的白雾能看到琴酒脸上的狞笑。作为老对手,他们已交锋过不止一次,每次都不曾彻底决出胜负。但这一次不同。

这就是最后了,双方都隐隐感觉到。

“看来我的推测没错。”赤井开口,“你杀死常盘议员,又将FBI的搜查引到白石身上,瞄准的是我们——为了找到报复我和零君的机会,你和大臣互相利用,共同演出了这场戏。”

“只是各取所需罢了。”琴酒一手勒住昏迷不醒的降谷,姿势随时可以拧断他的脖颈。“托那个老头子的福,你和波本到底还是上钩了。虽然中途FBI那次突袭在意料之外,那时你几乎要成功了……可老天还是给我留下了机会。”

“给你留下机会的不是老天,是伏特加。是他豁出性命保护你——”

“住口!”琴酒的目光突然变得可怕,“这个仇接下来我会双倍奉还的。”

“伏特加没有死。只是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个。”赤井不带感情道。

这个消息让琴酒稍微沉默了几秒。男人眼中的情绪无法猜透。然后他露出嘲讽的表情。

“想拿这来动摇我吗?赤井秀一,你以为这点小伎俩对我会管用?”

赤井没有理睬对方的轻蔑。

“我们总是在互相剥夺……你夺走了宫野明美的性命,让我背负上无法逃脱的罪责;而我也夺走了你的立身之处,让你为组织付出的心血化为泡影。我们一直在拼命把对方逼上绝路,事到如今已经不可能彼此谅解了。”

“你想说什么?”

“我不会再让你夺走我重要的人了。”赤井正视他的敌人,确定琴酒能够感受到他的决心。“但我还是要提醒你,除了生命以外,再想想吧……想想自己是否还拥有一些所剩无几的、值得留恋的东西。”

不知不觉,雪已在两人肩上头顶落了薄薄一层。琴酒瞪着他,但目光又仿佛是空洞的。然后,银发男人无声地笑了。

“我什么都不在乎。”他一字一句说道。

很难区分这是真话还是谎言。无论是组织鼎盛的那些年,还是树倒猢狲散的如今,没有人能透过这个男人的冷面看到他的心。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心。但谁知道呢?赤井想,这家伙毕竟也是个人类啊。换做从前赤井根本不会想到要和敌人做这样一番交流,而现在这样的做法,或许也是受降谷零的影响。

跟零君在一起之后,赤井多少也改变了。

“有在乎的,就有弱点。”琴酒瞥了一眼他的人质。“我被你和波本合伙骗了很久……是啊,之前他揭发冲矢昴就是你的那次,我们几乎真的要相信他了。这没什么,骗术本来就是我们这种人的生存之道。但你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你想怎样?”

“我想要你们痛苦。”琴酒的笑意变得有些阴冷了。“叛徒应当有与之相符的待遇,不是吗?”

他突然松开降谷,从直升机跳下。在赤井的枪口随之移动的瞬间,机舱门合拢了,将降谷关在里面,直升机随即离开地面向上升去。

零君……!赤井的嘴唇微微绷紧了。

“飞机设置了自动驾驶程序,它会保持这个高度匀速飞行,一个小时之后将撞上另一栋建筑物。机舱里装载了炸弹……一旦检测到飞机的高度降低,炸弹就会引爆。到那时,化成粉末的大概就不止波本一个了吧。”看到赤井举枪瞄准却无法扣下扳机,琴酒的表情愈发满意。“如何啊,FBI?眼睁睁看着那家伙去死的滋味——”

他没能说完。赤井已经闪到了他眼前,拳头直奔琴酒脸颊。

黑色礼帽被风雪掀飞,消失不见了。琴酒躲过了第一拳,但赤井的攻击犹如怒涛倾泄,几乎让他没有喘息之机。这是在今夜,他第一次看到赤井眼中出现真正的怒火。没错,就是得这样才行——琴酒发出一阵干涸的笑声。丢下武器,抛开理智吧,赤手空拳、像野兽一样厮杀吧!你和我是一样的,在厮杀中才能生存,最后也都该在厮杀中死去。

因为爱而不顾一切,和因为恨而不顾一切,哪个力量更加强大?

两人凶狠缠斗,赤井的截拳道使出了完全的实战姿态,任何一击都是直取要害不留余地。而琴酒也毫不手软,两眼闪着疯狂的亮光,招招毒辣要置对方于死地。这是野兽之间的较量,几番下来他们都挂了彩,终于,琴酒还是被赤井逮到了一个微弱的失误。瞅准空隙,赤井让过琴酒的出拳,踩住敌人脚面同时以手肘向内狠狠一别,琴酒的上半身失去平衡。骨骼折断的声响清晰可闻,但琴酒只是闷哼了一声。赤井没有放过他,径直向前掐住了他的脖颈。

“说,解除飞机上炸弹的方法是什么。”

琴酒的胳膊软绵绵地垂落。他已无法再还击,这就是败北了——但尽管被扼住喉咙几乎窒息,银发男人还是冷笑着。“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赤井粗暴地拧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臂。琴酒准备着接受另一阵预料中的剧痛。但赤井没有那么做。猛然间琴酒被向后摔出去,重重撞到平台的石柱上,跌在被雪染白的地面上。赤井直起身,抹掉嘴角的血。

“那么我们就没什么好讲的了。”

他的肩膀因战斗的消耗而起伏,绿眼睛里的情绪却渐渐消退。赤井仰起脸,漆黑的夜空中已看不到直升机和降谷的踪迹。又是那种眼神,琴酒想起当初曾经看到的赤井和波本之间的对视。那是他无法理解的东西,而他终究输给了它。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琴酒合上眼睛,感到一阵酣畅的倦意。

“活着吧,赤井秀一。活着痛苦下去。”

赤井没有回应这个诅咒。

“永别了,我的宿敌。”

他摘下针织帽,丢在地板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

“降谷先生被装着炸弹的直升机带走了?!”

风见用了最大的克制力才让自己没有揪住赤井的领子质问他到底干了什么。时间正在流逝,距离时限越来越近。降谷先生是那么信任这个男人,风见悲愤地想,倘若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原谅这个FBI的!

“基本情况我已经说过了。”赤井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可能是因为负伤的缘故,但他看上去仍然镇定。“根据琴酒的说法,飞机必须维持与这座诺娜塔至少同等的高度飞行,而在这个高度,1小时范围内能够撞上的建筑只有一座。”

风见沉思了一下,“铃木塔!!”他叫起来。

赤井点点头。铃木塔高635米,是东京唯一一座比这里更高的建筑。“但以那架直升机的速度,不到半小时就可以飞到那,所以飞机应当是盘旋飞行中。”

“要怎么才能救降谷先生出来……”

“他身上带着和我的通讯器,麻醉剂的效果应该就快过去了,我正在尝试呼叫他。如果他能从飞机内部进行操作,或许可以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

风见仍然一脸疑惑,但也看出赤井无意进一步解释了。公安们此刻已经把崔求成槙岛以及琴酒都带走了,塔上只剩下了厚生大臣。“善后工作就交给你们了。”赤井说。

风见没有答应,却反过来说:“降谷先生就交给你了。”

赤井略感意外,看到风见脸上郑重的表情,不由得缓和了一些脸色。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喂喂?赤井先生?”

“小家伙,拜托你的事如何?”

电话那端传来江户川柯南急促的声音。黑衣组织覆灭之后解药还在试验阶段,所以他暂时还是没能变回来。“我已经把事情告诉警视厅那边了!目暮警官说他会马上安排的!不过赤井先生,你要怎么……”

“这就是我联络你的原因啊。”

“诶?”

打完电话,赤井转过身,正看见两个公安带着大臣走来。虽然公安方面控制了白石的行动,但没有降谷指示,他们似乎也拿不准该如何处理白石。白石脸上是绝望的平静,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看到赤井时,他的表情才微微波动了一下。

“你一定恨我吧,赤井君。”白石低声说,“是我故意放出了恐吓信,制造了琴酒要暗杀我的假象,是我害得你们遭遇这样的事……”

“我了解零君,他是一个明知不可而为之的家伙。”赤井平淡地看着眼前的老人。“但他是对的,他知道只有让你主动站出来,一切才能真正大白于天下。”

“我可是一心求死的人,你还没有放弃说服我吗?”

“说服人是零君的强项,不是我的。”赤井想到了自己今夜的两次与人交涉,崔求成,还有琴酒,结果到底是好是坏,他还真说不清楚。“死亡不用强求,早晚都会到来。既然门已经无法合拢,不如就让它敞开吧——潘多拉的盒子里除了人世所有的邪恶,也有希望。”

 

 

TBC

应该还有两章?终于要平坑了!!

评论(26)
热度(167)

2017-02-22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