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7

17 最后的任务

 

降谷是被声音唤醒的。

他试着动了动脖颈,轻微的晃动和噪声让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正在飞机内部。微型通讯器里再次传来了赤井的声音,一遍遍短促重复着他的名字。降谷起初警惕地维持自己的姿势,以防机舱里是否有敌人在近旁,不过他很快确认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便一骨碌坐起来。

“赤井?”

“你还好吧?”听到降谷有了回应,赤井的语调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放松。

脑袋还是有一点晕,降谷挪了挪身体,靠上一边的舱壁。他开始摸索惯常藏在衣袖里的工具来解开反绑。“发生了什么?你那边——”

“结束了。”赤井言简意赅道。“零君,先检查你周围的情况。”

他将琴酒对飞机做的手脚告诉了降谷。摆脱束缚后降谷马上行动起来检查机舱。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看到固定在舱内的大型塑胶炸弹后,他还是心中一沉。

“有可能拆除吗?”赤井问。降谷谨慎地端详起爆装置。

“构造比较复杂,要拆除至少需要半小时以上。而且要拆掉与雷管相连接的引线必须先拆除与之相连接的定位仪,不知道是否会因为无法显示高度而被程序判定为飞机下降,导致炸弹引爆……”

“从飞机上丢出去有可能吗?”

“也行不通。底盘焊接在舱壁上。”

赤井沉默了一下。他早就想到琴酒一定会预先把所有路都堵死,让降谷无法逃出生天。

“先避免飞机和铃木塔相撞要紧。”降谷作出了判断,放弃拆弹,爬进驾驶座。“我试试把自动驾驶系统解除掉,改为手动驾驶。”

“能做到吗?”

“别小看我啊。”

降谷集中精神开始作业。虽然他通晓直升机的操作系统,但要中止设定好的程序仍然需要动不少脑筋。手指被冻得发凉,但由于紧张,他的额头沁出了细汗。这个过程中,通讯那端的赤井一直没有说话,但降谷知道那个人一直都在,赤井信任他的能力,这也是对他的鼓励。

远处能看到高耸在夜空下的铃木塔了,终于,降谷出了一口气。“搞定了?”赤井马上问。

“嗯。只能强行关闭自动驾驶模块,现在是人工驾驶了。”

“也就是说……”

自动驾驶无法再重新设定的情况下,接下来只能依靠降谷手动驾驶。而这意味着一旦驾驶员弃机逃生,飞机就将失控坠落。

赤井缓缓开口:“警视厅在前面铃木塔顶端平台设置了救生气垫,如果控制飞机以相对接近的高度掠过铃木塔,你在那时跳下来应该可以成功……”

降谷没做声。他握着驾驶盘,眼睛望向远处的高塔。赤井没有说出的后半句,降谷心知肚明。如果按这个方案,降谷自己能够逃生,但飞机将会坠向繁华的市区并在下降过程中爆炸,有可能波及一般市民。

降谷不会那么做的。赤井也知道这一点。

那么选择就只剩下了一个。而那是他们的敌人早就谋划好了的——

“我转向了。”降谷说。驾驶盘在他手中转动,机身开始向一侧倾斜,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掉头向远离铃木塔的方向飞去。“油量还有一些,足够飞到东京湾了。必须让飞机在没有人的地方坠毁。”

那样就不会造成无辜的伤亡。但那里自然不会有任何可以靠近的建筑物了,他身在600米高空中将无处可逃,即使跳海也难以生还。

“赤井……”

听不到回应,降谷下意识地轻声呼唤对方。然而赤井说:“我知道了。零君,稍后我再联系你。”

通讯中断了。机舱里只剩下单调的噪音。降谷一阵茫然,随之是突如其来的委屈。搞什么嘛!那个混蛋FBI!至少说清楚要做什么再挂断啊……

至少,至少再对我说些什么……

窗外能看到东京的夜景。雪中的巨大城市被万千灯火点亮,对在头顶盘旋的危险一无所知,对今晚发生过的殊死斗争一无所知。降谷忽然回忆起了白石的话,当白石让他开着车去台场散心,曾让他看看窗外。现在,降谷再一次地理解了大臣的意思。

他们所要守护的东西是如此庞大,由千千万万的温暖所组成,却又如此麻木不仁。白石选择牺牲少部分人,甚至包括他自身,来维持整个系统的安定,因为白石认为那比揭发真相更加重要。但正如赤井说过的,荣耀归上帝,信念在人心。没有正直(I)的忠诚(F),又怎能称为勇敢(B)?

降谷发现自己再一次误会了赤井。当初知道FBI窝藏槙岛的事,他曾向赤井发难,但事实证明,赤井并没有违背过他们共同的信条,而是以曲折的方式做了正确的事——将崔求成带回来见槙岛,阻止白石的计划,最终让他们都得到应有的处置。

那个人总是这样。不爱替自己辩解,却默默地把一切搞定。

胸中起伏的情绪渐渐安稳,降谷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反正赤井就是那个死样子,这辈子也改不了了吧。

视野里的灯光开始变得稀疏,能看到绵延的海岸线了,飞机正朝着漆黑的大海飞去。降谷认出了台场一带的轮廓。他想起和赤井一起去看高达模型的约定。还有吃烧汁焗生蚝的事。没法再实现了,果然还是有些遗憾啊。

然后他又看向上方同样漆黑的夜空,雪还在下,不知会下到什么时候。他孤单一人坐在这装有炸弹的机舱里,脑子里却浮现出警校同窗们的脸。松田,伊达,还有苏格兰,他们用嘉许的眼光看着他,仿佛离他很近,在等着他。就在这时耳朵里的通讯器突然发出了响声。

“零?”

降谷浑身一震。“赤井……?”他听到自己的嗓音丢人地颤抖了一下。赤井的声音又传过来,就好像贴在他耳边说话一样。

“我们已经跟踪定位了你所在的飞机。给我十分钟,我就快到附近了。”

赤井的语气平静得就好像在说下班回家的事。降谷忍住鼻尖的酸,发出一个笑音。他真想再看看那张脸,想得心脏抽痛。

“保持你现在的航向和速度驾驶,不要改变,之后……零君?你在听吗?”

“秀一。我有些话想告诉你。”

罕见的被称呼本名,赤井似乎有些吃惊。降谷努力控制住自己。“我知道这样有点傻,所以不许笑我。但如果现在不说的话,也许就没法再说出口了……我平时总是在抱怨你,唠唠叨叨,有几次还朝你发火。其实我没有真的生过你的气。而且我也知道很多事你并没有错,只有在面对你的时候我才会这样不理智……对不起。”

如果是在往常,降谷绝对会耻于这样的发言。但是现在他没法停下来。

“卡迈尔说你习惯一个人孤军奋战,叫我不要让你变回那样。你总在背负,又总是不肯把自己背负的东西告诉别人。就像你一直不告诉我苏格兰那件事的隐情……”

灯光和海岸已经被抛在身后了,他双手紧握着驾驶盘,看不见大海的波涛也看不见空中的云层,黑暗在前方张开了。

“就算不知道真相,我也明白你一定对我隐瞒了什么。因为我已经了解你了,知道你不可能做出逼他自杀那种事。所以我也想让你知道,我早就不怪你了。相反,我很感谢你。谢谢你一直保护我。还有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我全部,全部都……都很珍惜……”

“我也是。”赤井说,“你是我最珍惜的宝物,零君。”

降谷咬着嘴唇,不想让赤井听出他掉泪了。然后他又听到赤井说:

“既然你也知道我背负过很多东西,那就不要说这么寂寞的话了。我可不打算再背负上爱人的死啊——”

几乎是同时,舱内的仪表滴滴响了起来。降谷连忙抹了把脸,发现上面显示有另一个飞行目标正从后方接近。是另一架直升机。

“保持匀速,注意抓牢,然后把舱门打开。”赤井说。

突然,降谷意识到了什么——这情景很像很久之前的另一次,当他还不确定赤井就是冲矢昴的时候,为了逃开槙岛的追踪,赤井让他的马自达和斯巴鲁360来过一次并肩行驶。现在,他看到如出一辙的场面,只不过这次是在空中再现……

赤井所在的直升机逐渐靠近,然后和降谷所在的飞机以同等高度和速度行驶,二者之间仿佛相对静止了。但和汽车不同,直升机无法再靠得更近了,他们之间依然隔着不小的距离,而下方是几百米的高度以及深不可测的海洋。

在扑面而来的狂风和雪花中,降谷看到了赤井的身影。对面的直升机也打开了舱门,他能看见舱内的灯光,以及赤井熟悉的轮廓;赤井没有戴那顶针织帽,头发被吹乱了,手里举着一把枪,姿势岿然不动。

“你要做什么?!”降谷隔空大喊。

赤井微微一笑。

“接你回家。”

他扣下了扳机。有什么东西从枪口射出,迅疾破空飞来,擦着降谷身侧堪堪飞入舱内,然后当地一声准确地吸附在舱壁上。降谷定睛去看,发现那是一只磁力扣爪,上面系着钢索,而钢索在两架直升机之间连接起了一道线。

这东西有点眼熟……

“抓住它!!”外面传来了赤井的声音。降谷果断抓住钢索,将索扣往自己胳膊上一缠,然后腾身跳下了飞机。钢索立刻收缩,将他拉向赤井所在的直升机。

一瞬间,他如同在夜空中飞了起来。身体被拽向前,冲破夜空中飞舞的雪花,降谷仰起头,看到赤井的身影迅速放大,他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但一切又不能再真实,直到他由着惯性重重扑进机舱里,被赤井抱了个满怀,感觉心脏都快被撞出来了。

飞机迅速转向上升,离开了正在失控坠落的那架直升机,十几秒之后,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空中的火球映亮了海面。而他们只感受到了一些震荡,安全地飞向远处。降谷从赤井的怀里爬起来,对上那双含着笑意的绿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在几分钟前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殉职的准备,但现在他竟然和赤井抱在一起,距离近到可以接吻。

“9分18秒,case closed。”赤井道。

降谷觉得,这种时候什么都不需要再说了。

他猛然再次探身向前,感到赤井的胳膊同样用力搂住他的后背。不过就在他们的嘴唇快要充满激情地相触时,前面副驾驶席上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

“那个……虽然很不想打断你们,”戴眼镜的小学生尴尬地转开视线,但脸上也带着轻松的笑。“能顾虑一下吗?这里还有未成年人呢。”

 

 

TBC

次回完结!!!!

谢谢大家的留言,我就不一个个回了,看到大家的评论超开心的(。ò ∀ ó。)会努力把结局生出来的!

评论(36)
热度(189)

2017-02-26

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