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零】(最终话)再见我的昨日先生18

18 明天

 

 

降谷忙不迭推开赤井。“这是警视厅的直升机……你怎么做到的?”他欲盖弥彰地转换话题,指了指赤井手里那把能发射钢索的枪。

“这个啊,”赤井无奈地被推开,“感谢小朋友们友情出演。你的魔术道具很好使。”他把枪丢向前排,被驾驶座上穿警服的年轻人敏捷地接住了。

“我可不是小朋友,”驾驶员一把撕去伪装,恢复了本来面貌。“请叫我‘非主线人物’。”怪盗基德朝助手席上的柯南调皮地挤挤眼睛。“不过不愧是FBI的王牌先生,像刚才那种情况,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能射中刚好的位置呢。”他由衷地称赞。

“谢谢。我和零君欠你们一个人情。”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基德说,“所以名侦探,改天请我吃饭吧!”

“等等为什么是我请!?”

“因为是你把我叫来帮忙的啊……”

少年们在前面你一言我一语,降谷坐在后方,听着他们的争辩,鸟瞰窗外重新清晰起来的城市轮廓,感到被前所未有的安详包裹。然后他的手被悄悄握住了。降谷转过脸,赤井正会心地凝视他,于是他也回以微笑。

他们就这样一直握着彼此的手,直到飞机随着万千雪花一同落入东京的灯火中。

 

***

第二天,连日的降雪终于停歇。与街头被白雪覆盖不见的足迹相反,一桩重大的案件曝光在太阳之下,瞬间引发了轰动。厚生省大臣白石贤太郎公布了此前政府秘密推动的一系列违禁项目,并宣布辞职谢罪,接受检方调查。一时间,内阁被丑闻席卷,公众和媒体纷纷要求彻查事件,制约权力,反省《特定秘密保护法》的运作透明度。与此同时,包括西比拉等计划在内的一系列研发也引起了国际的关注,由于FBI也卷入了此次对厚生省的调查,美日之间的情报合作再次变得微妙起来。

“虽然明知是被插手内政,最后只是要求FBI召回在日特工,估计也是因为明白自己理亏在先吧。”

赤井站在阳台上吸烟。此时距离诺娜塔事件已经过了一个月之久,外面阳光明媚,初春的空气虽仍带着丝丝凉意但已能感受到生机萌动。他向屋里瞥了一眼,降谷正在收拾家务,从这里只能看见一个忙碌的背影。

“不过鉴于新一届总统刚上任,眼下双方都不想让这件事的负面影响扩大,多半是各退一步了事吧。”

他掐灭烟头回到客厅里。电视上正播放着最新调查进展。铺天盖地的报道中,槙岛和崔求成的名字与照片第一次列在其中,标志着他们终于成为了这个社会的一员。经过在警察医院的治疗,槙岛脱离了生命危险,不日将出庭受审。赤井拿起遥控器,正好看到槙岛出现在屏幕上。这个不可思议的犯罪者站在法庭外洒满阳光的台阶上,面对蜂拥而上的镜头,绽开一个慵懒的微笑。

人生漫漫路悠长,是该为了理想不懈找寻,还是该学会知足?

“行程确定下来了吗?”降谷仍然背对着赤井,声音听不出什么变化。

“嗯,这个周日的飞机。”

“之后呢,是在纽约工作还是……”

“说不准啊。毕竟这次我的行动有些出格,虽然受到詹姆斯力保,但估计还是会被打发去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任务,以示惩罚吧。”

赤井把电视关掉,屋子里忽然安静起来。降谷不停地翻箱倒柜,不知在弄些什么,赤井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忙活,直到降谷终于慢慢停下手头的动作,像是下了决心似的转过脸。

他们终究还是得面对这个话题——在短暂的休憩时间之后,离别又要再一次到来了。

降谷故意换了轻松的语气。“说说看,还有什么想做的?趁着回美国之前的这两天就尽量地满足你。”

“想和零君做爱。”赤井不假思索地回答。降谷脸刷地一红,“不是说这个啊!!我问你还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想吃的东西,诸如此类的……”

“什么都好。”赤井说。见自家恋人又要开口唠叨,他又补了一句:“只要是和零君一起,什么都好。”

降谷注视着赤井,一时心中五味杂陈。这一个月来,尽管外界风波汹涌,他们却度过了有史以来最为平静的一段日子。每天一起在家中醒来,一起烹饪一起用餐,互相送对方去工作,互相接对方下班,当然还有许多许多次不分白天夜晚的两情相悦……赤井亲自下厨做的焗生蚝整个变成了一场灾难,降谷毫不留情地笑话了他但还是吃了下去;他们开车去了台场,在即将撤除的高达模型脚下照了合影;坐过摩天轮,泡过温泉,到浅草寺去重新抽了签;看望过赤井一家人,给秀吉和由美送去了订婚贺礼;当然,也去给明美、松田、伊达和苏格兰他们扫了墓……

所有想到的都已办完,剩下的就只有等待动身的那天。

“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嘛。”赤井打破沉默,安慰地说。“你想吃纳豆意面吗?今天我来做饭。”

“你确定吗?”

“纳豆意面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注:这是CV池田老师的梗)

见他笑着站起来,捋开额前的黑发,降谷忽然心里一动。“喂,赤井。你的头发是不是有点长了?”

“这么说来……”

“我来帮你理发吧。”

 

***

从前,当赤井还在组织中卧底,被叫做“莱伊”的时候,留着一头不羁的长发。那个造型使他看起来有点不良气息,但尽管那时降谷看他百般不顺眼,也不得不承认,赤井的头发让人印象十分深刻,以至于总是无法忽略其存在感。

当然,现在想来,也许从最初见面时起,赤井在他眼中就是特别的。

“不要乱动哦,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安全。”降谷拿着明晃晃的剪刀半真半假威胁道。赤井只是坦然地坐在那,全权交给他。

“那么就拜托手下留情了,零君。”

发梢的确有些长了,长过衣领的边缘,略显碍事。刀尖一点点顺着头发平移,降谷仔细地一边梳理一边打量,赤井似乎很享受被他摆弄。

“想不到你连理发都很擅长。”

“这种小事……以前在警校上学那时,我们都学会了给自己理发。”降谷直起身,用指尖将赤井的脑袋轻轻向前推,拿起海绵清扫粘在他后脖颈的碎发。“上一次给别人理发已经是好久之前了。那时在组织里卧底,苏格兰他……”

他停住了。

赤井以为降谷会离开这个话题,没有想到降谷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下去。“苏格兰他有一次受伤了手动不了,就拜托我帮他剪头发,那时候我们还谈起过你,讨论你还有琴酒到底怎么保持那种发型……他告诉我,他觉得你人并不坏。”

“理发是一种特殊的行为,毫无防备把自己的头颅交给另一个人打理,意味着信任甚至是亲密。苏格兰说,假如未来有一个人,能让我乐意帮他理发,也许那个人就值得我敞开心扉了。”

赤井感受着他手指的力度,听着剪刀的沙沙声。“我很荣幸。”

“为这个理发的机会?”

“也为你能亲口告诉我这些。”赤井说,“这让我忍不住考虑要不要再把头发留起来了。”

降谷的动作慢下来。他抚摸着赤井垂落的发梢。剪掉长发的那一刻,也是这个人曾经处于痛苦中的决定吧。他想起他们迄今为止经历的一切,从对峙到互相试探,和解,一点点靠近,共同经历风雨,如今互相坦诚,再不回避彼此过去的伤痕;这一切就像一个奇迹,让他们残缺的人生嵌合在一起,变得完整。这时,他发现赤井的黑发中夹杂了一丝新生的白发……这个人也到了会长白头发的年纪啊……

“零君?”

听不到背后人的响动,赤井有些纳闷,但他没有扭过头。因为降谷俯下身,把脸颊埋到了他颈间,用力搂住他很久也没放开,直到温热的液体慢慢打湿他的衣领。

 

***

“降谷先生,这是从白石那里转交过来的东西。”

对着风见递过来的信封,降谷挑起了眉毛。“我以为案件的材料之前都处理完了?”

“事实上,这个好像是私人信件。”风见小心瞥了他一眼。“而且因为前两天您也在休假……”

降谷无言以对。他昨天刚刚送赤井登机,而且此前被赤井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夜导致腰痛,现在巴不得来点案头工作,以便分散他的情绪。

“谢谢你了。”青年伸手接过信封,风见注意到他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以前降谷先生从来不会在上班时戴戒指的,风见想,终于还是决定公开恋情了吗?

办公室剩下自己时,降谷拆开信,是白石的笔迹。前厚生省大臣主动站到风口浪尖承担责任,外界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但降谷知道这个人内心深处保有良知,虽然之前他让降谷有过诸多纠结,他仍然是个值得尊重的男人。

这的确是一封私人信件。白石在信中表示了他的歉意,也谈到了对降谷的期望。不过信最后的一句话引起了降谷的注意:

「随信附上的东西,我想也许由你收下最合适。请原谅我,孩子,后来我对你另眼相待,除了有感于你的执着,还有另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降谷奇怪地思索着拿起信封,从里面掉出一张照片来。

照片上是一对夫妇。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和浅色鬈发的女人。两人看起来表情都很和缓,珍惜地抱着一个黑头发的婴孩。虽然照片已显得陈旧,但仍能看出那孩子有一双明亮的绿眼睛。降谷把照片翻过来,看到几行手写的字——

“吾友贤太郎惠存。

P.S.我和玛丽给他起名叫秀一。其实我之前更希望是个女孩来着,不过这就不用告诉玛丽他们了。”

降谷震惊地看着那张相片。人世间还有多少意外,多少巧合,多少随处可见的偶然和命中注定的必然,让人们为之尝尽酸甜苦辣?他忽然觉得万分感慨,在未来还有多少不可预知的东西在等着他们?

但他发现自己的心情不是惶然,而是期待。

仿佛提醒一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那熟悉的头像,降谷不自觉勾起嘴角。现在他又有一个赤井不知道的秘密了。

他按下接听键——正如最初那个晚上接起赤井的电话一样——去接通属于两个人的崭新可能。

 

 

FIN

 

FREE TALK

到这里,赤安的“谎言四部曲”正文就全部完结了。

还是要说,进赤安坑以及写这个系列确实是一个意外,第一篇文的第一章,原本只是看了绯色篇动画之后的一个短篇衍生,非常之短,没想到从赤井那一通电话,衍生出了十几万字,写了整整一年多。我还记得《给你的谎言》是上一个春节之前开始写的,时间过得真快啊!

回头看看文中赤安关系自始至终的变化,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而我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在这个过程中结婚了(捂脸)其实第四部当中赤安两人面对的许多问题,本质上就是婚姻之道呢XD工作和家庭的平衡,彼此的信任等等……虽然只是我的脑洞,但不管今后原作会怎样,我都一厢情愿地相信可以有这样一个世界线,他们会共同战胜艰险,向昨日的所有苦痛说再见,然后幸福地在一起~~

强调一下最后并不是分开啦!只是赤井大大暂时回国一趟而已!其实还是有一些没能写出来的包括琴爷和黑衣组织其他人后来的境遇,还有赤安甜蜜一百遍的日常什么的,也许有机会再考虑番外吧(有机会的话……突然惆怅起来)

赤安大法好!感谢大家追文至今,非常非常的感谢!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QAQ

补:差点忘说了。关于白石的名字,白石贤太郎:白石取自《机动战士高达》当中的白色木马white base,贤太郎取自《跳跃大搜查线》里的人物新城贤太郎。白石和赤井务武的关系大家脑补吧~~

以及,也非常感谢喜欢崔槙的小伙伴们跨越片场的支持><

评论(66)
热度(270)

2017-03-01

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