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初雾云】最后一块拼图

 本番外收录于既刊《美狄亚》,是《一夜星辰》和《美狄亚》所有故事最后的隐藏结局。感谢所有喜欢这套书的人!

P.S.《烟火人间》这篇将不会在网络上放出。

-=-=-=-=-=-=-=


番外  最后一块拼图

 

【1859年末】

初代家族解散前夕,Giotto和除了雾守之外的五位守护者开了最后一个会议。他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斟酌着想征求大家的意见。

“你从‘那位夫人’那里听到了什么吗?”

即将卸任的首领笑了。“不愧是阿劳迪,说对了。”

“那位夫人”指的是基里奥内罗家族的女首领,一位不可思议的女性[1]。从前,Giotto从她那里获赠了七个拥有力量的指环,这些指环因此成为彭格列传世之物。“莫非她做了什么预言?”G问。

“是的。不过塞佩拉夫人只告诉我一句话。”

Giotto沉吟了一下:

“走了的,都还会回来。”

这几个字让大家沉默了。回来?这预言所指的主体究竟是谁?从“都”这个词判断,应该不止一个。

“难道说在未来,我们的子孙还会再次聚到这里吗?”

“也有可能是指其他离开的人吧。”晴之守护者视线投向空缺的那把椅子。它曾经属于戴蒙·斯佩多。

“或许她指的根本不是人,而是说彭格列失落的精神还有希望再次回归。”

初代首领笑笑,“不管怎样,这个预言听起来并不坏,不过在这里凭空猜测也没什么用,我们应该为那个遥远的未来做一些准备。”

“怎么讲?”

“我和Secondo已经商定了,为了分散首领的权力,彭格列在未来需要建立一个门外顾问组织。这个组织的领导者作为监督人,既在彭格列之中,又在彭格列之外。”

“亏Secondo那样的男人能答应啊!”蓝宝惊奇道。

“他当然不大情愿,但还是同意了。我个人认为,为了确保威慑力,至少门外顾问的第一代首席应当由我们当中的一个来担任。”Giotto的目光转向一直面无表情的云守。“阿劳迪,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纳克尔担心地望着他的朋友。他觉得阿劳迪会一口回绝,这样的工作对阿劳迪有什么吸引力呢?但事情的结果出乎了他的意料。“我考虑一下。”云守说。

初代目的笑容几乎是感激的。

当其他人离开后,Giotto单独叫住了阿劳迪。“把额外的工作加到你身上,我真的很抱歉。不过想让你来担任门外顾问除了因为你能够保持与彭格列的独立性,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关于戴蒙。”

阿劳迪发现,Giotto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这些的。

“你知道戴蒙最恨的是谁。”

“艾斯托拉涅欧家族。”阿劳迪缓缓道。“……还有西蒙·科扎特。”

“是的,我所担心的正是这个……不论过多少年,戴蒙对他们的复仇永远不会停止,而这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悲剧。科扎特已经告诫了他的家族,为了避免迫害,他们世世代代绝不能再回到意大利来。但我担心预言中所说的也有可能是他们。”

“所以?”

“尽管科扎特隐瞒了真相,但在必要的时候,我希望能够让西蒙的孩子们知道我们的这段记忆。这需要一个触发物……”

“由彭格列保留一件西蒙的遗物如何[2],”阿劳迪深思之后说,“这样西蒙的后代也许在将来会想要将它拿回去,那时候公开真相是最佳时机。”

“好主意。”

Giotto叹了口气。“那么剩下的就是艾斯托拉涅欧家族了。”

正是这个家族导致了初代彭格列的分裂,提到这个名字,首领还是忍不住皱了下眉。“艾斯托拉涅欧已经被戴蒙重创了,仇恨的种子撒下,没有办法收回……但那个家族的孩子是无辜的。”

“你知道我们永远没法保护所有人。”

“我知道。我只希望门外顾问组织在暗中能注意一下艾斯托拉涅欧,保证他们的血脉不会断绝,同时在适当的时机,让艾斯托拉涅欧家的后代与彭格列的后代和解。[3]”

“这只能作为门外顾问组织的一项长期计划,至于能否做到,我无法预知那么远之后的事。Primo,是你点燃了彭格列的火,但你却不能有效控制它,你该明白这些遗留问题不是靠我一人能够收拾的。”

阿劳迪并非在抱怨,不过这些话仍然透出一丝严厉。Giotto抱以酸楚的笑。

“是的,我其实是个真正的失败者。我的余生将一直活在这个阴影当中。”

“往前走吧,惩罚自己是一种愚蠢且毫无意义的做法。”

“哈哈,说真的,我还挺羡慕你这个性格的……阿劳迪,我知道其实你并不在意西蒙或者艾斯托拉涅欧的未来,但我相信你会去做的。”

——因为这样就有可能再和戴蒙·斯佩多见面。Giotto知道阿劳迪会为此而留下,他也知道自己在利用这一点。某种意义上这很狡猾,也很残忍。

阿劳迪盯着他,瞳孔像冬天结冰的湖。Giotto觉得自己被看透了。

“你终于还是学会狠心了。”阿劳迪说。

初代目未予置否。重复的道歉是没有意义的。

 

【1863年】

意大利统一后一年,距离斯佩多在远征中阵亡也已经过去一年。彭格列二世家族与门外顾问机构在战后都构建完毕并且开始运作,为了处理一些具体事宜,阿劳迪去了一趟总部。二代首领很客气地接待了他。

临走前,Secondo突然唐突地问:“戴蒙·斯佩多的事,你怎么看?”

阿劳迪正从墙边取下大衣。和斯佩多有关的破事太多了,他心想。“你指哪件?”

“听说他在战争中殉国了,真令人惋惜。但我怀疑他并没有死。”首领没多绕弯子,这是这个男人值得称道的优点之一。“我认为他有可能是诈死,然后改头换面回到彭格列内部潜伏起来。”

“这个想法很有趣。”

“我知道这样说很离奇,但我所知道的戴蒙绝对超出常识。也或者他找到了某种金蝉脱壳的方法……你是怎么想的?”

前任云守挑起眉毛。“原来你害怕自己身边藏着一个看不见的幽灵。”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也不想讲这种荒唐的鬼故事。”二代有些恼火,因为他看到阿劳迪似乎对此无动于衷。“阿劳迪先生,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你答应成为门外顾问也和他有关,我猜得没错吧?”

阿劳迪把大衣搭在臂弯,没有马上回答。Secondo像盯住了猎物的猎人般继续追击。“你也跟我有相同的怀疑,对吗?那么我们在这点上是可以合作的。如果我发现了他的蛛丝马迹,我会告诉你的,反过来倘若你得到了有价值的情报,也请及时分享给我们。如何?”

首领觉得自己提出了一个好建议。然而他看到对面的青年嘴角不易察觉地一扬。Secondo印象中从未见过阿劳迪笑,这一细微的表情让他吃了一惊。

“你还忽略了一种可能,”阿劳迪说,“如果我与他是一伙的。”

黑发男人心中一震,但不加流露。“那么我可以杀了你。”他的表情阴鸷起来,从桌后站起身。

“劝你不要这么做,否则会变成外交问题[4]。”门外顾问十分平静。“而且,相信我,我死了只会让他对你更危险。”

“你们真是一伙的?”

“不是。”阿劳迪答道,“他如果不想让你发现,你就不可能发现得了。不过我可以请你放心,你是他所欣赏的那种首领,他不会对你不利的。”

Secondo看起来还是半信半疑。阿劳迪转身走向门口,听到他在身后喊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对彭格列的事并没有兴趣,这份工作是受人之托。”Secondo看到阿劳迪最后转过脸来,那表情令他久久难忘:那对蓝眼睛里一切风雨都已远去,但却凝结着不逊于殉道者的信念。“倘若你所说的那个斯佩多的幽灵真的存在,我会等着收拾他的。他身上需要算的账可多着呢。”

 

【十代继承式10年之后】

“亲爱的,你看我在信箱里找到了什么~”

阿劳迪正在屋后开垦菜畦,闻声站起来,抖落手上的泥土。斯佩多绕过田边,走到他身边,阿劳迪在斯佩多手里看到一个颜色鲜艳的信笺,上面有两个名字。

“……喜帖?”

斯佩多眉开眼笑,“那个凤梨小鬼,还真寄到这里来了。”

这里是生死之外的领域,在很多年前骸和云雀来访过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人世的音讯。不过两人都能感觉到固定他们精神体的雾和云指环共鸣很稳定,这或许说明在现世的那两个孩子过着幸福的日子。

“看起来他比你要活得聪明些。”云守转身走进屋子里去洗手。雾属性默认了这一评价,也跟进去。

“阿劳迪,其实我一直想问……你觉得真的是那个预言言中了吗?”

“从结果来看不是吗?”

“我有另一个看法。”斯佩多靠在洗手台上,凝视着阿劳迪的侧脸。“你是在什么时候猜到我会回彭格列的?”

阿劳迪想了想。

“在去西西里的船上。后来加里波第将军告诉我,你那天晚上曾对他说,‘只有离开,才能重新回来。’[5]这句话让我立刻想到了基里奥内罗的预言。”

“你真敏锐。”

“不只有我。二代首领也有相同的猜测,他的确是个厉害角色。我们认为你大概会以某种形式保存力量潜伏在彭格列,那么假如西蒙或艾斯托拉涅欧的后代再次与彭格列相联系的时候,你很有可能会现身。”

“所以你也在等这个机会?”

“是的,我死后只有精神力存在于指环,所以无法亲手把你找出来,倒是十代云守的嗜战恰好给了我机会,让我的力量得以接近你,了结这一切。”

“你根本只是想亲手解决掉我吧……”

一切已经明朗。继承式是一盘大棋局,斯佩多、西蒙家族、彭格列九代家族和十代家族都抱着不同的目的介入其中,但万万想不到的是还漏算了这一位。斯佩多摇摇头,“我一直以为我就是NO.1的反派角色了,想不到你才是真正隐藏在一切背后的终极BOSS。”

的确,某种意义上,阿劳迪才是推动这一切的人,为了追踪斯佩多,他设下了延亘百年的棋局——而且他赢了。

阿劳迪回到客厅坐下,斯佩多也过去挨着坐下,将骸和云雀的喜帖放到一边。他绞尽脑汁思考着可以扳回一局的遗漏点。“曾经有人到你的住所附近站岗放哨,那都是我派去的,这个你不知道吧?”

“早就发现了。”面无表情剥桔子。“不过我以为那是派来监视我的。”

“那是我不放心你的安全!”斯佩多抱怨道,同时突然想起那次,当自己以二代雾守的面目和阿劳迪相见,那次失败的告白——那件事的真相阿劳迪大概至今仍然不知道。这可算是扳回一局了。

但他永远不会告诉阿劳迪的。也不需要了。

“所以,”最后斯佩多说,“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并不是预言应验,而是我们的主动行为创造了预言的结果。”

阿劳迪吃着橘子,含糊地哼了一声。斯佩多望着阿劳迪微微鼓起的腮帮随着咀嚼抖动,慢慢浮起笑意。这个人曾经不动声色地做过多少事啊,终于换来了这样的未来;这是拯救他的天使,也是收割他的死神,是世界上最单纯的谋略家,他的爱人。

“那么终极BOSS先生,我能吻你吗?”他说。

“不行,”阿劳迪毫不犹豫地说。“我在吃水果。”

这一拒绝无效,斯佩多立刻凑上去实践了他的吻。




 

END


[1] 尤尼的祖先塞佩拉,详见原作405话。

[2] 即继承式上出现的彭格列的“罪”。

[3] 事实上后来原作中与六道骸交换条件、促使其成为雾之守护者的,正是现任门外顾问泽田家光。

[4] 虽然阿劳迪是英国秘密谍报部驻意大利地区的特派首席,但他的表面身份是英国外交部工作人员。当时英国还没有特设统一的情报机构,阿劳迪所领导的谍报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被整合,成为了军情六处的前身。

[5] 见《一夜星辰》第20章。

作者的话:

再次感谢所有购买本子的亲们。这篇也算是给爷奶一个最终的交待,因为这一对在正篇里真的太虐了……当初《美狄亚》的结局也没揭露事情的全貌,所以在番外里想做一下补完。

哪怕是生死的夹缝、时空的狭间、天堂与地狱之外的孤岛,有你在的地方就是HE。

(以及奶奶才是最终boss这设定挺带感的不是吗>V<)

评论(39)
热度(265)
  1. 骘酾松风+:.゜(*゚∀゚*)゜.:。+ 转载了此文字
    我永远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