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鹤一期】金柯之上32-34 现世末永(上)

(伪)历史向鹤一期,很久没有续过这篇啦……这个系列也真的要做个结束了。



(32)

1989年正月新年结束的时候,昭和天皇驾崩了。一度深陷战争泥潭,历经动荡与更生的昭和时代随之告终,平成时代开始了。在这个新叶还没怎么长出的早春,御苑中传开了新的流言。

“听说要对御物进行重新划定了。”

他们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天皇的葬仪正在举行。作为灵柩的蔥花辇被身着黑衣的神官们抬着,在萧萧冷雨中肃然前行。廊檐下弥漫着沉郁的安静,鹤丸和一期坐在木地板上,望着庭中潮湿的景物,一期一振停下正叠着衣物的双手,直起身来。

“……这样啊。”

出乎意料,这个消息在他胸中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波澜。一期知道所谓的御物之身,并不是定一而终的。被下赐者有之,在世代交替时降格者有之,而随着昭和天皇去世,现有的御物中又将有一部分作为昭和旧物,被皇室交给国库所有。目前大家议论的消息是,这些“旧御物”刀剑,或许将被送到别的地方重新保管。

一期望向鹤丸,鹤丸仍凝视着庭院,树梢上挂着晶莹的雨水,一滴滴缓慢地往下掉落。对于天皇的驾崩,一期和鹤丸并没有多少感觉,入宫这么多年,他们对于“主人”的观念已经渐渐变得淡薄。而且,不可思议地,随着彼此关系的深厚,他们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也越来越能够泰然处之。

我们也变成老头子了啊,有一次鹤丸曾笑着对一期说。

或许真的是这样,一期想,尽管他们的样貌丝毫不为岁月所减损,心灵却被时间打磨得愈发圆润。从幕末至今,他们共同经历过许多:作为无用之物的苦闷;被拘囿在高墙内的焦灼;对世道的困惑;对恋情的不安……酸甜苦辣万千思绪,而今竟都远去了,两人都渐渐感到,正如多年的夫妇般,他们已经有了默契,在他们之间已不再存在任何障碍。

该度过的都度过了。

那么需要面对的问题,只剩下最后一个……

“如果被交给国库,不知道要搬到哪里去住呢?”

“谁知道呢……不过也有人说会在三之丸那边建起博物馆来。”鹤丸把视线收回,然后忽而躺倒,将头枕在一期腿上。“这样不就和没搬家一样嘛,真是无趣……”

一期一振低下头,见鹤丸合着眼睛,银色头发散落在他膝上。他伸手摸了摸鹤丸的头发,鹤丸像舒服的猫似的眯缝眼睛,一期忍不住笑了。

“又盘算着借机溜出宫吧。”

“哎呀,一期最懂我了。”鹤丸双臂向上环住一期的腰,顺手捏了一把。好在廊下清静无人,一期也不去责怪这明目张胆的狎昵。他平心静气地拿开鹤丸的手,抬头望见近旁的树枝,被雨气浸润的枝头冒出了一颗细小的春芽。又是新一年了,一期一振想到。去年的自己、明年的自己、每一年的自己,都会一直这样注视着它吧。

 

(33)

明仁天皇和前代天皇在生物学方面的兴趣一脉相承,为了撰写论文,天皇还时常把学者请到宫里来。皇室讲究体面,在公开场合行事往往显得拘束,但对于宫中盘踞的古老灵魂们来说,这些皇族也只是普通而真实的人类罢了。鹤丸有时候会跟着那些进宫来的教授们转悠,一期来找他的时候,看见他凑在皇子公主们身后,一边偷吃点心一边旁听他们的谈话。

“听说秋篠宮的研究课题是野鸡的种类,如今的皇子们,可真是让人吃惊!”听见鹤丸嘀咕着,一期乐了。

“没准他们还会研究鹤的品种呢。”

“对啊,”鹤丸兴致盎然地睁大眼睛,“世界上究竟有多少种鹤呢?这个问题我还从没有想过……”

他们离开那些温暖而脆弱的人类,把关于生物遗传学的讨论抛在脑后。教授还在讲着:

“假如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生物的DNA都是血脉相连的,正像地球上的大海彼此连在一起;虽然有的地方海水很热,有的地方很冷,但不论到哪里,海水都是水……”

那么刀剑呢?

他们的身上不存在那种叫做DNA的东西,也没有后代和遗传学。那么对于刀剑而言,是否存在着所谓永恒的联系呢。

“结果,逃亡计划还是没什么进展啊。”

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天还没有大亮,两个付丧神依偎在一起,早春的寒意还没有褪去,他们在没有灯火的宫舍深处享受着起床前的最后一点温存。

“不知道是哪位的错啊。”

“怎么,你想说是我的错吗?”鹤丸笑嘻嘻地一手支在褥子上,另一手去捏恋人的发梢。一期似乎还有些困意,只是柔和地望着他。

“从这里出去之后,您打算做些什么呢?”

“这倒是问住我了。老实说,每年我的想法都有新变化,就比如说……”

鹤丸忽然停了下来。他机警地坐起身,仰脸望向天花板。一期也警觉起来。外面仍然一片寂静,但的确有种久违的异样感降临了。过了一会,一期才想起来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什么。

“是皇宫的结界……”他悄声道。鹤丸点点头,爬起身来穿衣裳。

“……消失了。”

 

(34)

随着时间向现代推移,虽然对文物的照顾变得越来越精致,但与之相反,各地诸如结界之类的施法却在不断减弱。这大概与人类的世俗变迁有关。和付丧神不同,结界的存在更加依赖民众的信仰强度,或许因为皇室的神性在当代已经大大减弱,百年来笼罩着皇居的结界也逐渐式微了。

鹤丸他们出屋去查看的时候,宫里的人们有许多还在沉睡中,只有和他们一样对灵力气息敏锐的付丧神们感觉到了异变。上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多年以前的关东大地震,后来他们才知道,结界消失的时辰,正是1995年阪神大地震发生的时刻。

“过几天就会修复的吧。”

起初,一期和鹤丸都是这么想的,但一周多过去了,结界依然没有还原。一个月后,鹤丸开始确信,那道将他们与外界隔开的障碍,很可能就此寿终正寝了。不止是他们,皇宫里的御物都开始对此事议论纷纷。

不过,先采取行动的并不是御物们。

这天午后,鹤丸和一期听到了外面传来纷攘的声音,走廊里一阵凌乱的跑动,平野刷地拉开门:

“一期哥!鹤丸大人!你们快来!!”

短刀拉起一期就往外跑,鹤丸连忙跟在后面。他看见大家都穿过庭院,奔向皇宫正门。古老的二重桥上,远远能看见一些身影。当中一个少年一看见他们就高兴地喊起来,径直朝他们飞跑过来。

“厚……”一期万分惊讶,直到弟弟厚藤四郎扑到他面前。他不知该说什么,只能伸手用力搂着弟弟们的肩膀。鹤丸余光瞥到另一边,莺丸正呆呆站在那,而面对面走过来的竟然是大包平。往常终日念叨对方,此刻的莺丸却是一句话也讲不出了。

“怎样,对你来说还算得上是惊吓吧?”在四下里令人感动的团圆场面当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鹤丸瞠目结舌地转过身,对上三日月宗近微笑的脸。

 

 

 

TBC

 东博组团来玩啦!以后可以天天开联欢会啦!(打住)

 下回应该就是结局了。

好想念鹤一期T^T想吃原作向的粮啊 

评论(16)
热度(127)

2017-04-24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