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鹤一期】金柯之上(35-END)

 前文链接:

幕末·上】【幕末·下】【宫城·上】【宫城·下】【关东大地震·上】【关东大地震·下】【玉音放送·上】【玉音放送·中】【玉音放送·下】【德川三代·上】【德川三代·中】【德川三代·下】【现世末永·上



(35)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怎么,探望一下旧时的伙伴也不被允许吗?”

“不是说这个啦,”鹤丸连连摆手,“明明之前从来就没……”话说到一半,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原因。

“在这个国家里,皇居大概是结界最强的地方之一吧。”三日月平静地解释。“从前,我们即使来了这里也无法进入,只能远远看着这些城墙……然而前些天狮子王碰巧路过这,毕竟他在皇居住过,发现结界的变化,立刻就告诉我们了。如今的交通真是方便啊,哈哈哈。”

鹤丸脑子里浮现出一群付丧神浩浩荡荡,坐着JR线来观光的样子。“这还真是吓到我了,你们平时也经常这样到处跑吗?”

“只是偶尔兴之所至。毕竟不是人人都像鹤一样,一刻也闲不住。”

“真像是老爷爷会说出的话。来之不易的自由,当然要充分利用、一丁点都不能浪费啊!”

三日月眉眼弯弯,“那你出去之后要做什么呢?”

鹤丸挺起胸脯,深吸一口气。宫外的春日充满了诱人的气息,连空气仿佛都在微微骚动,一想到这放眼望去的大千世界有多少惊奇,他的心便又像个孩子般跳得飞快了。随即鹤丸看到一期。一期一振搂着弟弟们肩膀,脸上的笑容很满足。鹤丸忽然想到,一期不久前也问了他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在他们共同谋划着逃亡的这近百年岁月中,一期一振竟然从未问过。

 

(36)

这天深夜里,一期一振被叫醒了。

“鹤丸殿……?”他揉着眼睛坐起来,却发现鹤丸已经穿戴整齐,手里还拿着个小包裹。鹤丸的表情很严肃,一期不由得清醒。

“跟我一起走吗?”鹤丸轻声问,在他旁边蹲下身,却没有碰触他。

一期觉得浑身仿佛被凉风吹过似的轻轻战栗。“去哪?”他下意识问。

“去外面,”鹤丸说,“我们逃亡吧。”说这些话的时候鹤丸视线移开,扭头朝向窗子的方向,尽管那里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一期试图捕捉鹤丸的情绪但无法解读,他只是直觉地感到,这次行动不同以往。

终于来了,一期想。自从结界消失的那天起,他就一直在等着这一刻。

“好。”一期一振简单地回答,然后起身整理衣装,叠好被褥,收拾了几样贴身的东西。他思忖了一下,又对鹤丸说:“请允许我给弟弟留一封信。”

鹤丸站在门口,看着一期冷静而迅速地完成这一切。等一期朝他走过来的时候,鹤丸说:“我以为你会阻止我呢。”

一期摇摇头。“您在说什么啊?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努力不都是为了现在吗?”

鹤丸的眼睛在黑夜里灼灼盯着他,然后,鹤丸终于咧嘴笑了。

“那就让我们尽情享受吧!”

 

他们的旅行并不比观光客更有计划性,毫无章法地走遍了东京的诸多景点:坐着屋形船欣赏隅田川沿岸的樱花,到浅草寺去抽签,到宝冢去看剧场……爬上东京铁塔时,一期这辈子从未到过这么高的地方,因而深受震撼,鹤丸更是兴奋不已,一期简直以为他要从塔上飞出去了。

由于徒步的关系,他们走了相当多的冤枉路,让一期回想起很多年前,自己为了去丰国神社参拜而误入歧途、与鹤丸巧遇的事情。

“人类的街道比从前更加难以辨认了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并肩坐在涩谷的忠犬八公铜像旁边,那天下着毛毛雨,鹤丸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罩住两人,一期看到一旁的八公铜像只能淋着雨,不禁对它有些同情。他们本质上都是金属化成的器物,只不过灵性有别,命运也不尽相同。来来往往的行人看不到两个付丧神,而鹤丸凝望着那些五颜六色川流不息的雨伞。

“是因为寿命短暂的缘故吗?人类看上去总是行色匆匆的。”

“但他们却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创造出这样宏大的城市,给后世留下那么多东西。”

“的确很了不起啊,”鹤丸揉着自己的小腿肚,“不过我更羡慕的是他们能造出那么多代步工具……我们出来多久了?十天?半个月?”

一期低声笑了,“忘记计算了呢。”

“这可不像你啊,一期~”雨停了,鹤丸站起来,像只鸟似的抖掉外套上的水珠,然后宽宏大量地把一期拉起来。“既然如此也没办法了,我们就随心所欲地走下去吧。”

“接下来去哪呢?”

鹤丸托腮想了想。“去更远的地方!”

这个目标太过笼统,但他们终于长途跋涉走到东京湾,开始沿着海岸线蜿蜒前行,有时踏着海滩漫步,有时沿着海边公路前进。太阳不断落入地平线,又从海上升起,夜晚海面如漆黑的墨池,天空中星星多得不可思议,而他们就在这当中穿行,渐渐地将更多高楼大厦抛在背后。

走得日子久了,两个人之间的话也并不总是那么多,常常无言地并肩而行。有时一期走在鹤丸身后,看到鹤丸戴着草帽、拄着一根树枝斜背着小包袱的背影,就像古时候常见的旅人一般,让他心生怜爱之情,也让他在机械性地迈动双腿时产生了一种舒适的幻觉,要是能一直这么走下去就好了。

但他开始感到,灵力在逐渐变得薄弱,向前迈步不再那么轻松了,他能看出鹤丸也时不时停下来,弯下腰喘息;他们对这个事实心照不宣,直到有一天,当两人在爬上一条坡道的时候,一期发现鹤丸的轮廓变得透明了。

他低下头,自己也开始变得透明了,透过手背能够看到地面上干燥的纹路。一期一振抬起头:

 “鹤丸殿。”

鹤丸还在向前走。一期又喊了一遍。“鹤丸殿!”

他看见鹤丸终于停住了。鹤丸的手紧紧攥着当做拐杖的小树枝,像个登山者那样弓着身,紧促呼吸着。一期仰望着鹤丸的后背,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在喉咙里涌上,他不知如何开口。

但是鹤丸先开口了。

“一期,其实我早就想问你了,”白色的付丧神抬起脖颈望着天空,“如果没有本体的束缚,没有灵力的局限,如果我们真的能像真正的人类一样,可以去到世界的任何地方……你还是会跟我一起走吗?走到天涯海角去,就你和我两个人?”

“鹤丸殿……”

“你不会的。”鹤丸说。“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会。你把家人看得很重,会为了照顾别人而决定自己的生活。可是我却是个冒险主义者,我想去更新、更远的地方,不试一试我就绝不会罢休啊。”他苦笑一声,“不过,我大概也就是这种程度了吧……”

鹤丸转过身来,一期透过他半透明的身躯看到坡道上方的晴空,雪白的云朵和鹤丸仿佛融为一体,让鹤丸看上去就像要随云飞起。但大地的重力将他们牢牢吸在地面上,他从未见过鹤丸那样的表情,那就像是魔术师对观众戳穿了自己的戏法,从此再没有什么让人甘心被骗的梦幻与奇迹了。

这就是最终的问题。

现实太大,梦想要代价,这场长达百年的逃亡计划,他们最后还是要面对它的结尾。

 “您说得对,但我也是一样啊。”

一期直起身子,鹤丸发现他的眼神意外地坦然。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样的逃亡不可能成功,我们身上的枷锁永远无法解脱,真正的自由只是痴人说梦。但鹤丸殿,你告诉过我,一个人是有极限的,两个人却可以打破那个极限。是您身上那种无拘无束的坦荡,让我体会到了遵从内心的意义……”一期擦掉额头的汗水,深吸一口气,“尽管我们本性如此不同,但我希望能陪您,哪怕一次也好,试试抛下一切,看自己能到达哪里。我们不是已经在这样做了吗!”

鹤丸注视着自己的恋人。尽管疲惫不堪,也依然保持仪态端正,一期一振是那样一个认真的家伙,却参与了如此荒诞不经的计划;他们在做着明知不可而为之的尝试,直到一起败下阵来,可鹤丸却忽然感到,自己好像也并没有输掉。

“回答您之前的问题。也许我一个人的话是无法选择游荡漂泊的生活,可话说回来,鹤也不可能永远在空中飞翔,总要有降落的一刻,总要有休憩的地方嘛。”一期慢慢向前几步,登上缓坡走到与鹤丸齐平的高度,然后向对方伸出了手。

“所以我也希望您不论飞到了哪里,都还记得,您可以回到这里来。”

“是我的错觉吗,一期,你好像变得比从前更伶牙俐齿了。”

“大概是跟着某位耳濡目染的缘故吧。”

鹤丸大笑着把拐杖随手一丢,然后张开双臂抱住一期,猛地把他举起来原地转了半圈,两人都失去平衡跌坐到地面上,险些顺着坡道滚下去。他们并排躺在马路温暖的斜坡上,喘着气,一期惊异在这种体力逼近透支的时候对方竟然还有力气闹腾,然后猝不及防,他听到鹤丸说:“咱们回去吧。”

一期张了张嘴,眼泪却突然汹涌上来。这句话从自由自在的鹤丸嘴里说出来,让他的心脏皱成一团。他翻了个身,把脸颊埋在鹤丸肩上,而鹤丸用半透明的手臂抱着他,轻轻拍着,一边用金色的眼睛望着天穹。鹤丸记得,明治三十四年,当自己第一次把一期举到城墙上,决定和这个看上去温良恭谨的青年共同策划逃离皇宫时,一期也是这样不明原因地哭了。如今,隔着时光呼应,这泪水宣告了结束,也宣告了新的开始。

 

 

尾声·2015年

“真是厉害啊。”

东京国立博物馆人潮涌动,让碰巧来串门的鹤丸和一期惊叹不已。原来今天是三日月宗近作为国宝展出的日子,很多观众都是赶来看三日月的。

“从前迷恋宝刀的都是武将们,现在怎么来的净是些小姑娘,真是吓到我了。”

“哈哈哈,看来女性们也懂得欣赏我这个老爷爷的美。”

在库房被保存多时,得以再次仔细打理刀身并展示于人前,喜欢被人照顾的三日月倒是很开心。鹤丸和一期帮他整好穿戴的挂饰,看三日月盛装出席展览,不禁也替他高兴。时间充裕,他们便也趁机在偌大的博物馆里四处逛起来。忽然,一期听到有游客在交头接耳。

“要是也能看到一期一振展出就好啦!”

“没错,还有鹤丸国永……”

“喂,小姐们,我就在这里哦~”鹤丸淘气地探头到游客们面前,向她们挥手做着鬼脸,一期不禁失笑,连忙把他拉走。

“没想到还有人提到我们,总觉得有一点感动啊。”

“就是,突然嫉妒起三日月来啦。”

明仁天皇即位后,一部分御物被上交国库统管,曾经和一期同去名古屋展出过的短刀浮田志津就被划归旧御物,搬到三之丸去了。最后一期和鹤丸仍然被保留了御物身份,很少会向公众展览。

也就是说,皇居中的共同生活仍将继续。不过……

“我又有了一个新计划!”鹤丸信心满满地说。

“是什么呢?”一期习以为常地微笑。

“为什么你用这种迁就弟弟们一样的口气啊,一期,就不能表现得再惊讶一点吗?”

一期心想,就算是您要飞到月球上去,我也不会感到吃惊的。但从鹤丸故作不满的表情下面,他能够看到掩不住的爱意、默契以及永远活跃的生命力。看起来接下去的日子也不可能无聊了。


“那就请您再加把劲,让我大吃一惊吧!”

 

 

 

FIN

 注:有关天皇家的生物学研究的剧情,参见果壳网专访《五条堀孝:和天皇一起写论文的人》

拖了这么久终于算是填平了最后一勺土,这样平平淡淡的结尾真是抱歉_(:з」∠)_虽然类似于单元剧,随时都可以结束,但想想还是希望能够给“逃离皇居”这个勉强算是的主线任务一个交代吧,当然,结局一开始也就是知道的,尽管不断努力,最后还是无法突破现实,无法获得彻底的自由,但虽然令人失落,却并不觉得寂寞,因为在这个长长的过程中他们拥有了彼此的陪伴,也收获了珍贵的记忆吧。

最近因为怀孕身体不太舒服,码字特别容易累,剧情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高潮真是抱歉QAQ但看着心爱的刀刀们谈恋爱还是觉得好杏糊~~~o(≧口≦)o

再次感谢喜欢鹤莓、喜欢这篇文的所有人!

评论(42)
热度(222)

2017-05-22

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