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大结局)

前文链接:【01】【02】【03】【04】【05】【06】【07】【08】【08下】【09】【10】【11】【12】【13】【14







15 终幕

 

大家的视线向声音的主人汇聚了——说是新同伴,其实他们曾经见过他,但大部分人没有看到过他作为同伴发挥战力的样子。在之前那场由时之政府策划的阴谋中,他是天下五剑中第一个碎刀的成员。

数珠丸恒次凌空显现。

“新的天下五剑……”大包平神色复杂地喃喃着,随即又振奋精神举起刀,“主公给我们送来援军了!全员,一鼓作气取胜!!”

剩余的狐之助们更加疯狂地发动反扑,向数珠丸袭去,但那些瘴气竟丝毫无法靠近他。极为清净的气场环绕着数珠丸,他双目低垂,长发飘飞,脸上似乎带有一丝悲悯。

“原来如此……让我来将你们引至正道吧。”

他低不可闻地念诵了几句经文,取下缠绕在身上的念珠,扬手抛去。

“破邪显正!!”

珠串顷刻飞散,如粒粒晶莹的雨滴从湖心向四周撒开。顿时,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洁净的气息,即使是以灵力著称的大典太也不由叹服。这就是此人作为“杀手锏”的原因吗……

感受到威胁,那些管狐们纷纷试图逃避,但很快全都被数珠丸的净化之力追及,尖叫着化为乌有。余下的检非违使仍在顽抗,岛上的刀剑们各尽其力,将他们一一消灭。小狐丸悄悄打量着归来的三日月,三日月一手按在腰间刀柄,上身微弓,深蓝长袖拂开飞雪,移动之间下摆衣褶宛如牵牛花开合。

“又和小狐一同出阵了,真令人怀念啊。”

“反正拦你也拦不住的吧。”小狐丸轻笑一声。

无需再多说什么,他们对彼此的心境都能够了解。就像小狐丸希望自身更加强大,三日月也一直盼望着重新找回痛快战斗的感觉。

“说起来,我见到神明大人了哦。”

“真的!?”小狐丸惊讶,“连我上次去都没能谒见到……”

“稻荷神明于我有大恩,也许是心诚所至?当然,这也是托小狐的福气了。”

三日月的表情云淡风轻,让小狐丸怀疑他此行不那么简单。三日月此次被送进稻荷神的灵域,肩负着等待审神者联络的使命。从结果上看,主人的确感应到了他,并将最新召唤的数珠丸送到了他们这里。这难道不应该是最圆满的结果吗?

但他并未提及这最主要的任务。

击溃最后一个敌人,三日月扭过头来,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又无声消融,那双眼睛在呼吸的白雾中显得格外澄澈。“在神明看来,万古之间人类的历史不过是一些小小的浪花吧。我们也只是诞生在浪花之中、为了那些微澜而斗争不息的工具,犹如浪尖上的雪沫一样。”

当波浪平复,泡沫又将到何处去?

小狐丸没说话,而是环顾四周的战场。他在这时发现被数珠丸的力量净化的不仅仅是那些式神狐之助,那些在湖面上沉浮挣扎的检非违使,还有更多……他望着湖岸上的那些溯行军士。它们焦黑的身躯逐渐发出淡淡的光芒,一点一点开始消散,这让他霍然意识到数珠丸所说的“回归正道”意味着什么。

“数珠丸大人!”一期一振的声音充满了痛切,“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帮助了我们啊!!”

数珠丸没有作声,依然低垂着眼睑,只是双手合十默默诵经。一旁的三日月却开口了:

“恒次是知道的。在来这之前就知道的……但这是审神者的意志。”

“为什么!?”

“为了让一切回到正轨。”三日月收刀入鞘,和震惊而默然的众刀剑一起望向远远的湖畔。“不要难过,他们只是恢复本来的样子而已……”

他张开双臂,微微屈膝,目光十分平静,却又含着深邃的情绪。其他刀剑男士随即明白了他在做什么,所有人收刀肃立,向对岸做出最后的致意。

在洁净的光芒包裹中,原溯行军刀剑们犹如雕塑般不动如山,坦然接受这终于到来的解脱,那些因愤恨而变形的鳞爪逐渐化为乌有,曾经的怨念融化殆尽,他们的身影在审神者阵营的注视中消泯了,雪地上只遗留下一把又一把伤痕累累的刀。

那是他们的本体和初心。

雪仍在飘落。大家无声遥望着这一切时,一期一振仍盯着湖面。宽广的水域中,唯有四处漂浮着大大小小的冰块昭示这里刚刚发生过的一切。他跪坐到岸边,凝视着浮冰和下面深邃的湖水,像被冻住了一般。

突然,一块浮冰晃动起来。一期打了个激灵,脱口而出:“鹤丸殿!!!”

他的喊声唤来了其他人的注意,与此同时水面猛地翻腾起来,哗啦一声,有谁从水下冒出头。

“我在这!”鹤丸国永拼命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艰难地从水中游向同伴们所在的方向。一期浑身都在颤抖,用力将手伸向他,大家也纷纷跑来帮忙,七手八脚将鹤丸拉到岛上。平日的潇洒已经荡然无存,鹤丸全身湿透,嘴唇也冻得发白,银发软塌塌地贴在脸上,只跪在那里双手撑地,一个劲地喘着。

“鹤丸殿……”一期紧紧握住鹤丸的双臂。宽慰、辛酸,他不知此刻自己凌乱的心绪到底是什么,也看不见鹤丸的表情。然后他感到鹤丸疲惫的手指碰到了他的,那手指像冰一样凉,却紧攥着什么东西,如同攥着不可丢失的珍宝。鹤丸仍旧喘息着,什么也没有说。

一期将那东西接过来。

是一柄短刀,刀刃有些残破,无铭。一期忍不住眼眶一热。他将短刀擦干,然后默默贴在自己胸口上。

 

“你做得很好呢……藤五郎。”

 

***

“喔,这里的视野真不赖。”

和泉守手搭凉棚感慨。听到他这么说,一旁正在往屋脊上敲钉子的小狐丸和大典太也不由得停下手头的工作望过去。碧蓝如洗的晴空下,新的本丸正在建造中。他们正在修的望楼是本丸的最高点,从这里能将四周风景尽收眼底。

随着审神者归来,结界再次稳固,将这里与世隔绝开,大家得以安心休养生息。今晚会举行全员重聚后的第一次宴会,除了庆祝之外,听说主公也会宣布一些关于未来的事情。

院中传来短刀们的嬉戏声。大典太怀着略带寂寥的心情俯瞰着他们,忽然头顶一阵扑棱棱的声音,原来是主人所用的那些信鸽正自由自在地舒展翅膀,寻找落脚点。他自知从来不受动物欢迎,也没有在意,却不料肩膀忽然一沉,一只鸟儿竟落到了他身上。

“啊……”

大典太吃惊地看着这小家伙。它似乎并不忌惮他,自顾自地梳理着羽毛。他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心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看来鸟儿们对你并没有什么成见啊。”

回过头,小狐丸也正瞧着他,赤瞳里有一丝戏谑。

“这……我以为……”

“本丸里拥有传说的刀剑很多。神刀啊,妖刀啊,诸如此类。但过上百年,好多事情也都是会改变的吧。”小狐丸笑笑。“你都可以和狐狸和平共处了,那这又有什么奇怪呢?”

他把手巾搭上脖颈,顺着梯子下到地面去了,留大典太继续和鸽子一起待在望楼顶端。冬天还未过完,风仍然带着凉意,却已经吹来了一丝萌动的生机。大典太看到一旁屋头上的树梢鼓出了新芽。也许过不了很久,春天就会再次来临了吧。

这也会是他在这里度过的第一个春天。

小狐丸所留意的却是另外的光景。他穿过新挖的池塘,来到后院。刚刚从望楼上他就注意到了,尚未建好的稽古场上,几个人正在这里手合。

“可恶……!”大包平咬牙切齿地站在三日月对面。

“身手还不错吧。”三日月笑眯眯地垂下刀尖。“算我输也可以哦?”

一看就知道,大包平又没能在自己发起的挑战中占据上风。见三日月无意再打,他也只能懊恼地收起武器。“茶沏好了哦!”莺丸在场外招呼他们。三日月看到小狐丸走过来,就又露出无忧无虑的笑容。

“看得出你的病已经完全好了。”

“哈哈哈,感觉又变强了呢。”三日月毫不谦虚地说。大家坐下来休息,聊起最近的事情。

“听说时之政府更迭了,是真的吗?”

“从审神者那边的消息来看,应该是确实无误了。”三日月喝了口茶,“原先一直想对我们赶尽杀绝的决策层发生了变动,现在的政府已经大换血,对残余刀剑的政策也改变了。”

冰湖一战,审神者阵营重挫了政府一方的围剿计划,或许也是促成这改变的原因之一。

“主人会跟朝廷讲和吗?”大包平有些不平地问,“能相信那些人类吗!”

“别忘了,将我们锻造出来、召唤出来的也是人类啊。”

“那……将来的我们又会怎样呢……”

历史修正主义者已经放弃了篡改历史,溯行军之乱也不复存在,倘若再次与政府合作,来自检非违使的威胁也没有了。对刀剑男士来说,还会有新的使命吗?

“我想,今晚的宴会上审神者要告诉我们的也正是这个吧。”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茫然。三日月却悄悄附在小狐丸耳边,问他:“还记得你从前说过的吗——”

喂马,种田,守护着主人和主人的子孙后代——直到我们一同腐朽为止。

“但对主人来说,我们却不仅仅是他所驱遣的刀。他终究还是要与政府达成协议,其实也是在为刀剑们的未来着想吧。”

想让文物重新得到保护,作为见证者长存下去。

因为在审神者看来,他们不仅是刀,也是国之宝藏,是万物有灵的一部分。

“这也是主人的温柔吧。”小狐丸叹道。这时大包平又跳了起来,因为数珠丸恰好从附近路过,他想去过过招。三日月放下茶杯也站起身,欣欣然舒展一下肢体。

“好了,下一个对手是谁呢?”

“那么,请与小狐共舞吧。”小狐丸彬彬有礼地一笑,满怀自信跟了上去。

 

***

“不,我已经好了……晚上务必让我出席……”

“都说了没关系的,长谷部君。没人跟你抢近侍的位置啦!”

大部分伤员都恢复了,还在手入的只剩下长谷部和——鹤丸。

“为什么会这样啦!!”白色的付丧神无可奈何地躺着,身上盖了几层厚被子,额头敷着毛巾,脸颊倒是红得有些过头。

“因为只有鹤丸老爷下水了嘛,结果着凉得了重感冒。”药研把冒着热气的药罐捧过来,一副轻松的笑容。“又能让一期哥照顾你了,不是很好吗?”

“药研。”一期接过药罐,“你就别再逗鹤丸殿了。”

药研知道他是害羞,也不说破,转身走到房间另一头。刀架上安放着鹤丸从水底捞回来的那支短刀,藤四郎们正围着它看。

“你就是我们编外的兄弟吗……是叫藤五郎来着?”后藤伸出手碰碰刀柄,“谢谢你保护一期哥他们啦。”

短刀静静地放在那里,当然是不会有任何回应,不过少年们依然会时不时地跟它说话。

“主人会让它重新显现吗?就像召唤我们那样?”前田问。药研摇摇头。

“不知道啊。不过,它会和我们一同继续存在下去,总不是没有希望。”

“能再见面的话,就可以一起玩啦。”秋田天真地说。

“那就太好了,”鹤丸鼻子发涩地在被子里出声,“这次因为我的贡献,主人终于同意让我和一期住单独的房间了。哼哼~我要独占你们的一期哥咯?”

他的炫耀引起短刀们的一阵喧哗。“讨厌!一期哥才不会丢下我们呢!”乱藤四郎扑过来挽着一期的胳膊,一期忍不住笑起来。

“好了,你们也去休息一会吧,总待在这会被鹤丸殿传染的。”他温柔地将弟弟们送出房间,回来时看到鹤丸坐了起来,沉思地盯着刀架上的短刀。大战之后,他们将那些溯行军刀剑也都带回了本丸,它们尽管都并不是什么名刀,但全部被仔细地收藏进本丸的仓库中保管。

“就算它真的能再次被召唤出灵体,恐怕也不会是之前那个模样了。名字大概也不是藤五郎了吧。”鹤丸喃喃地说。

一期挨着鹤丸坐下,“其实,鹤丸殿,我之前一直避免给它起名字,也是因为害怕……害怕自己对它产生了感情,就再也没法割舍掉了。”

“我知道,”鹤丸摸着恋人的头发,“但羁绊这种东西都是不知不觉间结下的……你和我不也是一样吗?”

他的呼吸很烫,慢慢接近了一期的嘴唇。就在要亲吻上去的时候,一期忽然向后一躲,把药罐堵到他嘴边。

“您、您该喝药汤了!”

“唔!?好苦……!”鹤丸猝不及防被灌进一大口,连连咂嘴。抬头去看,一期的脸颊也染上红晕,就像被自己传染了似的,掩饰似的说着“有之前大家送来的慰问品,我去拿给您”就转身去柜子上找点心了。鹤丸的视线又落到刀架上,心里知道一期扭捏的原因,在一期看不见的角度作出恶狠狠的样子,挥了挥拳头。

“都剩下本体了还要当电灯泡,你这个小东西!等我好了就把你丢到仓库里去!”

当然,善良的一期并没有听见鹤丸的腹诽。碰巧烛台切从外面进来,带来了刚做好的牡丹饼,分给鹤丸他们一些之后又拉开门到隔壁,送给养伤的长谷部。

“终于又有足够的材料做糕点了。”

光忠显得很高兴。鹤丸咬了一口,糯甜的味道冲淡了刚才的苦涩,这时他们听到了长谷部的咳嗽声。“你没事吧?”光忠连忙过去帮他拍背。

长谷部摇着头,仍然噎住说不出话来,咳着咳着,忽然掉下了眼泪。大家都不做声,用柔和的笑容看着他,每个人都深深明白,在那不轻弹的泪水后面,如此平淡的一天是多么来之不易。

 

 

尾声

晚宴上的欢声笑语似曾相识,不同的是这次又会加入新的同伴。

“恒次也并非善于聊天的人物,不过他对之前发生过的事有记忆,也看得很开。”三日月道。“我猜他会融入得比光世要快一些呢。”

“你又在替别人闲操心了。”

小狐丸与他结伴而行。因为先去看望了病号们,他们来得迟了一些。小狐丸迈步跨上走廊,却没听见三日月跟上来,回过头,只见三日月站在后院里的树下,静静地看着他。

“怎么了?宴席上的大家还等着看你跳舞呢。”小狐丸问,“是忘带折扇了吗?”

“没有忘哦。”三日月从腰间取出小狐丸送给他的新折扇,“事实上……我想只舞给小狐一个人看。”

月光从枝杈间泻下,照亮了远离喧嚣的庭院,也落在三日月身上。而当三日月展开扇面,在皎皎月光中轻缓移步时,四周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没有伴奏。没有掌声。小狐丸将这景象深深烙在眼底。这一刻只属于他们两人,哪怕是转瞬即逝,对他们而言却是永恒;只要月亮仍能照彻黑夜,关于爱的传说便会亘古长存。

 

 

 

Fin

FT/

就这么完坑了简直不可思议(暴风哭泣)

从今年五月开始断断续续写的,说快也快说慢也慢,作为一个孕妈妈,一直担心不能平坑,不过还好计划通TWT快要生宝宝了也不知之后情况会怎样,且写且珍惜!

个人感觉这次的续篇比起上一部的故事来说相对平一些,因为人物之间没有那么尖锐的矛盾,两对cp也都感情比较稳定XD不过想写的梗基本都写进去了,还算满足吧o(* ̄) ̄*)o 当中参考了原游戏活动/花丸/活击/舞台剧的各种设定。不论是活击还是刀音刀舞,感觉爷爷都是一副看过剧本的样子2333真的没问题吗(捂心口)好像也只有花丸他是相对傻白甜的退休生活……总之我心中的爷爷很美丽也很厉害,气场从来不乱,却也有日常可爱的一面,很想写出那样神仙般的三日月呢!从小狐丸的角度,其实小狐丸本身也是很神仙的一把刀了,得到他的理解和支持,三日月也就有了可以让内心放松休憩的地方吧。对鹤一我已经没什么要说的,甜甜的小两口就很好XD

上一篇里大典太还有其他五剑差不多是作为反派出现了,但我还是怀着尊重去描绘了他们,主要那时没有实装,全是脑洞233重启之后也发现了很多典叔的新萌点。其实这篇文最初的动机就是觉得他的祛除狐妖传说梗大有可YY,却没怎么看到有人开脑洞,于是有了这样一个故事……

关于题目。这里落花流水指的是容易逝去的事物,天衣无缝则指的是纯真和浑然天成,是日语意思。大概是想暗喻刀剑们的生命和感情吧。

藤五郎这个名字真的是随便起的(喂)能被大家这么喜欢是个意外~~然后长谷部是个好主命!相信婶婶会好好慰问他的!!其他的没有太多要说的了。萌刀剑到现在居然写了这么多字,想想也挺机缘巧合。萌着他们度过了许多愉快的时光,真的是非常的开心,以后大概也会很怀念吧!

感谢所有读者!感谢一直给我评论和点赞鼓励的大家o(≧口≦)o 也祝大家都愉快地度过爱刀刀的每一天。

松风2017/12/4


评论(54)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