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Tony和Peter搞砸的日常】01礼物(后篇)

前篇戳【这里】没想到热度能破百真是谢谢大家了。 顺便@人生出现了危机 

 

***

他是不是应该明天一早去自首?没准这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但也许Stark先生还没注意到手机不见了……或者他可以偷偷把它放回去?

独自潜入Stark实验室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万一这栋基地大楼里还藏着什么别的安保机关呢?Ned刚才已经坚定地表示再也不肯掺和这趟事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Peter重重摔进枕头,郁闷地审视内心。老实说,自从上次他谢绝了新战衣以及加盟邀请,就一直对如何重新面对Tony Stark充满矛盾。虽然Stark先生对他的不知好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Peter还是多少感到有点歉疚,但另一方面他又很想见到那个人,希望得到那个人的关注,这是出于崇拜、感激抑或对长辈的依恋,少年自己也分不大清楚。

好了,该怎么解释呢?

Stark先生万一以为是我偷了它怎么办?会不会以后再也不让我来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他会留着这么复古的手机,还把它放在工作台上伸手可及的地方?

男孩的思路转移开了。他重新掏出那个手机,举到眼前端详。它外表看上去好像没什么特别之处。难道其实也是暗藏玄机的高科技装备?Peter翻来覆去地掂量着,终究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他爬起来,振奋精神开始仔细研究。

十分钟后。

“真的只是手机而已……”

少年失望地垂下肩膀。也许他应该穿上蜘蛛服,问问他的AI凯伦姐姐有没有见过这个手机,毕竟她也是从Stark实验室诞生的。Peter盘腿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把手机重新组装起来,不料手指一滑,通话键嘀的一声,手机屏幕亮了。

“糟糕!!”

他连忙试图挂断电话,但晚了一秒钟。手机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喂?”

男孩大吃一惊,险些把手机扔出去。他慌忙将它捂在胸口衣服上,扭头朝四周看了看,生怕有谁会突然进来。然后他又把它拿起来贴到耳朵上。

“晚上好!我是……呃、我不是Tony……”

Peter语无伦次。对方听见他的声音也是一愣,但很快重新开口了。

“你是皇后区那个小伙子吧?”

这句话让Peter定了定神,同时又惊愕不已。“Steve Rogers队长?!”

“是的孩子,晚上好。那只手机为什么在你这里?Tony出什么事了吗?”

“不不不,Stark先生很好!”Peter忽然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很难解释清楚的境地。“抱歉我不知道这是您的——这是您送给Stark先生的吗?”

电话那端的男人似乎苦笑了一下。“对,一个相当糟糕的礼物。希望你不是从他的垃圾箱里找到它的。”

“没,我只是不小心拿错……总之这是个意外!”

美国队长听上去也没生气。“把它放回原处就好。不要讲出去,否则有可能给Tony惹来麻烦。晚安了,小家伙。”

“等等,”Peter的脑子这时候转了过来,“您应该正在逃亡中?难道Stark先生其实跟您还有联系?”他自言自语,“也对,我看见Stark先生做了新盾牌的样品。这么说其实复仇者联盟只是表面上破裂了……唉,他们都没告诉我这个,是怕我嘴不严吗?”

Steve听着他嘀嘀咕咕瞎猜一气,不禁笑了。

“你希望得到Tony的信赖吗?”

“当然,我是说……”Peter挠挠鼻尖。“我很尊敬Stark先生。他是我的偶像。”

“他最不缺乏的就是崇拜者。”Steve说,“咱们接触不多,孩子,不过我认为你的出现对他来说应该有更多意义。”

“可我能做些什么?”美国队长讲话的语气跟学校里那些思想教育短片不大一样,Peter不觉严肃起来。Steve停顿了一下。

“Tony需要有人能让他真正放松下来……他给自己肩膀上加了太多东西,却常常装作举重若轻的样子。”Peter听到电话那端轻微的叹息,“就……多跟他聊聊天好吗?有你在肯定不会冷场的。”

忽然,Peter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距离成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队长也好,Stark先生也好,他们都还是把他当做小孩子对待,而将成年人之间的诸多复杂向他隐藏起来。他们不会向他透露自己的内心困境,抑或跟他探讨复仇者联盟的方针。他想起Stark先生曾对他说:“我们还没那么熟。”

“我不太确定Stark先生有没有时间跟我聊天。”男孩惆怅地望着天花板。

“哦,这就得看你自己的了,”Steve的语调含着结束的意思。“记着把手机还给他,好吗?”

 

***

事不宜迟,Peter立刻去物归原主。

深夜的复仇者联盟基地比白天显得更加清冷了,静悄悄的空气让少年打了个冷颤。“是否要启动制暖程序?”AI问他。

“不不这不是生理性的,”Peter吊起自己,顺着外墙蹑手蹑脚溜下去。“不知道这里的安全锁是不是比损害控制储存库的更难破解……”他扒在实验室的落地玻璃窗上探头探脑。

“梅婶没有告诉过你晚上要按时睡觉吗?”

室内突然大放光明。玻璃消失了,Peter心跳骤停,险些直接掉进屋里。

“M…Mr Stark?!”

Tony Stark站在那,差不多跟他脸对脸。Peter吓得说不出话来,感觉自己像被警察逮个正着的小偷。

“是我,彼得·潘先生。”Tony撇撇嘴,示意他赶紧从窗户上下来。“先回答你的疑问,这里的安全锁当然更难破解,毕竟这是复仇者总部,哪怕一只蚂蚁趴在窗户上我也能发现。”

“Stark先生!我、我只是……”Peter忙不迭跳下来,取下面罩。他在这时注意到对方脖子上挂着个蒸汽眼罩。“您发现它了!”

“你说这个吗?我从桌上的这个小盒子里找到的。”Peter看到Tony掏出了他的那个椭圆小礼盒,顿时心脏又漏跳一拍。“多功能眼镜盒,嗯?”Tony把它拿在手里掂了掂。“同时具备收纳清洗及眼部按摩等多种用途,很适合老年人。”

这真的是夸奖吗……Peter有些丧气。这和他所期待收到礼物的反应差太多了。“先生,其实那个是——”

“自己改装的?想也是了,你的零花钱应该不够买它。以高中生的水平来说很不错了,要申请专利的话我可以帮你哦。”

“不,我只是想——”

“难道你想把它要回去吗?不不不已经收下的东西哪怕再不喜欢我也绝不会还回去的,还是说这其实不是送给我的?”

“我只希望能缓解一点您的疲劳!”Peter委屈地大声说,“Stark先生才是,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没有去睡觉?”

他所做的不是什么心血来潮,正因为他一直注视着那个人,才会注意到那个人有戴眼镜的喜好,才会注意到那个人戴眼镜不全是为了酷,也是为了遮住有时会出现的黑眼圈和眼睛里的血丝。他像个小孩子傻乎乎地花了那么多心思,而得到的只有大人敷衍的评价——Peter甚至为自己感到可悲了。他杵在那,完全忘了自己深夜来这的目的。

Tony望着面前委屈巴巴的男孩。Tony不会告诉他,其实自己仍然有睡眠问题,最近常常被噩梦困扰,在实验室待到深更半夜也是为了分散注意力。“人上了年纪就不需要睡很久了。”Tony耸肩。

“您不该这样作息,先生,会熬坏自己的!”

“不要试图教我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小伙子。你现在还不算复仇者……”

“那么您也没必要试图管教我,”Peter不服气地顶嘴,“您又不是我的家长。”

这话有点刺耳。Tony不禁挑起眉。小蜘蛛盯着地面,似乎有些受伤。我果然不适合带小孩,Tony自嘲地想。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不觉把自己当成监护人了?

“这里太大,也太冰冷了,”Peter小声说,“再熬夜下去,您的面相都快跟您的装甲一样了。”

Tony被他这个比喻逗乐了。

“……所以不如我们去吃点夜宵?”

小孩的眼睛亮起来。

“曼哈顿那家土耳其烤肉在这附近开了分店。你去我车里等着,顺便先把衣服换了。”

“好的先生!”Peter高兴地抛出蛛丝从落地窗一跃而出,感觉自己可以乘着风在夜色里飘起来了。Tony看着他如释重负的背影。

“Sir,那家店的营业时间已过。”Friday提醒道。

“Fine,”Tony说,“那么现在把店买下来,然后改成二十四小时营业。”

 

***

“好吃吗?”

“比梅婶做的好吃。”Peter诚实地回答。

他不敢相信自己两小时前还在为见不到Stark先生而郁闷,现在却和Stark先生两人一起坐在圆桌旁吃东西。不过Stark先生基本是看着他吃,自己只喝了点果汁。

“考大学的事考虑怎么样了?”

“唔……您之前说的MIT也很好不过我还是在衡量ESU,因为比较想读生物物理……”

钢铁侠皱眉。“我怎么感觉每次你都在跟我的建议反着干呢?”

Peter塞了一嘴烤肉,支吾着说了什么他也听不明白。Tony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真的在意。

这氛围很日常,果汁很甜,糖分仿佛松弛了他的大脑,让久违的平静睡意得以趁虚而入。Tony恍然想到,曾经在纽约大战之后,他与最初的复仇者们也是一起坐在差不多的店里,百无聊赖地吃同样的东西。现在他们都不在他身边了……现在他身边换成了这个未成年的睡衣宝宝。

他望着身边的男孩。有一天这孩子也会离他而去吗?Tony不知道,也避免去想。他本不想在Peter身上放太多心思,但不知不觉就又变得投入了,牵挂了。如果在几年之前他绝对不会认为自己乐意去引导一个初出茅庐的后辈。或许这种转变意味着他真的开始老了。

“说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今晚溜进实验室是来做什么的。”

Peter一噎,这才想起手机的事。他把手机还给Tony,坦白了来龙去脉。少年注意到在接过那旧式手机的时候,Stark先生的表情变得有些难以琢磨了。

“您把这只手机放在工作台上是为了方便接Cap的电话吗?”他问,“我打过去之后Cap一秒就接起来了,我想他也在等您的电话也说不定。”

也许我们都在等对方打来,但却永远不会打过去。Tony低头看着那老手机。“如果你和你的好朋友疯狂互殴了一顿,你要怎么跟他和好呢?”

Peter脑补了一下自己和Ned疯狂互殴。“呃……”他吸溜了一口可乐。“买一套新出的乐高,然后邀请他来家里一起拼?”

“好主意。”Tony脑补了一下美国队长坐在桌前拼乐高,忍不住咧咧嘴。说真的,Steve知道乐高是什么吗。

Peter偷瞄着身旁的人。他好像还是做不到能让Stark先生开怀大笑,但至少对方的面部表情变得柔和了一些。大人的友谊要修复起来似乎更加复杂,但真的有那么复杂吗?抑或那只是因为成年人总把一切都想得过于复杂,而其实拨出那通电话也并不比重新拼好一堆乐高积木更难……

“哦对了,谢谢你的礼物。”结账时Tony说,“眼罩挺舒服的,虽然有点丑。我打算等到去参加国务卿那些无聊的冗长会议时把它戴上以示态度。”

“我倒是希望您不需要用到它,还有您那些墨镜之类的。”

“为什么?”

“因为您的眼睛很迷人,先生,为什么要把它们遮起来呢。”Peter不假思索地说。

Tony翻翻眼睛,“要不是知道你未成年,我会以为这是一句调情呢。”

“……要到什么时候我的话才不会被认为是小孩子胡说八道?”高中生提出抗议,“等我穿上那身新的蜘蛛战衣的时候吗?”

“我倒是也希望你不需要用到它。”

“为什么?”

Tony转过身。他的小男孩站在夜风中,眼睛明亮,如同不知人间疾苦。

这是未来的复仇者,也是复仇者的未来。

对于Tony,制作大家的新装备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虽然他曾一度打算招募Peter,但现在他知道,假如Peter Parker有需要穿上它的一天,那就意味着Peter将卷入更加危险的战斗,将要担负起他现在担负的责任,将要面对成人世界的一切残酷,残酷宇宙的一切威胁。他不想Peter也出现在他那个噩梦里。

“因为那套战衣有不少新功能,用上之后没准连我也打不赢你了。”于是他开玩笑地回答。

没想到小孩立刻严肃起来。

“我永远不会与您为敌的,先生。绝对不会!我以蜘蛛的名义起誓!!”

蜘蛛的名义是什么鬼?Tony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想果然还是个小鬼。但他还是微微一笑,拍了拍Peter的肩膀。

 

 

尾声

被婶母从房间外面叫他名字的时候Peter正和Ned在卧室里拼乐高死星。“快来看,Peter,电视里在播钢铁侠。”

“他又不是第一次上电视……”Ned嘟哝着。但Peter站起身去了客厅。他看到Tony Stark坐在一群国会议员的对面,双手交叉靠在椅子里,场面十分尴尬。反对他的议员恼火地喊着,Stark先生,您就不能把那见鬼的眼罩摘掉吗,我们在讨论正经事。

“No,”Tony正经八百地说,“这是中城科技高中一位学生送给我的珍贵礼物,我打算一直用到一百岁呢。”

Ned瞅着电视机。“喂,Peter,那个该不会是……”

Peter吐吐舌头,笑了。

 

 

END

一些无关紧要的注释:

罗德上校复健用的腿部设备那些高科技:我瞎掰的。

幻视离开基地去找绯红女巫:见于漫威的无限战争前奏漫画。估计在复联3里也会看到他们在爱丁堡的剧情。

小虫跟美队通话第一句“我不是Tony”:跟荷兰弟那个NG花絮一样hhh

铁人有给美队做新的盾牌,这个细节是在《蜘蛛侠:英雄归来》电影里。好像还有锤哥的什么装备。不过看复联3预告的话美队还用得上吗……

Tony管窗外的小蜘蛛叫彼得潘:一是因为他们都叫Peter,二意思是调侃小蜘蛛是个像彼得潘一样会飞的自由自在的小男孩。

Tony说“哪怕蚂蚁趴在窗户上我都能发现”:《蚁人》当中朗爹确实跑去潜入复联基地来着,然后被发现了。

Peter说比起MIT更想去ESU:根据漫画,小蜘蛛好像后来读的大学是ESU,专业生物物理。(没看过漫画,只是百度查了查)

标题《礼物》当然文中也几次提到礼物了,但我认为Tony得到Peter最宝贵的礼物,是Peter对他全心全意的相信、支持以及他在引导Peter过程中所体会到的宽慰,这对于内战后的Tony其实也是一种治愈吧。

无限战争的先导漫画里Tony说他知道如果打那个电话,Steve一定会接,但Tony认为那是不够的,他还是想一个人先做好准备(我爆哭)很想告诉铁人爸爸你不是一个人啊!

以及,虽然小虫和铁人之间这种互动真的很戳我,但一想到小蜘蛛也会长大,而铁罐大概也要退休了,就真的是……太伤感了……

感谢所有点赞和留言!祈祷漫威善良!

评论(27)
热度(209)